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对话写“封城日记”的叶青:分管医疗卫生领域领导要懂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6日 03:52   新京报

  原标题:对话写“封城日记”的叶青:分管医疗卫生领域领导要懂医

  “我相信这些日记是有价值的。”叶青说。

  2月13日,叶青在网上发布了新一期《叶青疫区日记》,提出了第19条建议:尽快将宝宝用品列入民生物资,尽快出台相关办法,保障母婴用品物流通畅。

  提出这条建议的原因是,他关注到疫情期间,有些地方曝出孩子吃不到奶粉、年轻父母在家里自制尿布的新闻。

  58岁的叶青,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现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因敢于直言,连续9年给全国两会上书要求进行“公车改革”,叶青被冠以“中国最具个性官员”的名号。

  自武汉封城之后,在这里生活了40年的叶青,坚持每天写《疫区日记》,来记录武汉的大事小情。截至2月15日,他已经写了22篇。“我相信这些日记是有价值的。”叶青说。

  作为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并不担心疫情之后经济的恢复。他在日记中提出了“头发理论”:“新冠肺炎来了,一夜之间,理发厅都关门了,而我们每个人的头发依然在长,总要理发的。”

叶青在正和岛开设的专栏。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正和岛”。叶青在正和岛开设的专栏。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正和岛”。

  “中央的几项重大决策,都是给老百姓增加信心的”

  新京报:写《疫区日记》的初衷是什么?

  叶青:我原本就有写东西的习惯,我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已经用了两年多,每天发文两篇。疫情发生后,1月22日上午,宣传部门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建议我为新型肺炎疫情做一些记录与宣传,我立刻答应了。

  我从1月23日开始写《疫区日记》,那是武汉封城第一天。我就住在武汉,能亲身感受到封城对百姓生活的影响。从此,我每天以《叶青疫区日记》的方式,记录武汉的大事小情。《疫区日记》记录了每一天的重大变化、重要决定,还有每日的财经分析,我会从中提出一些建议。截至2月13日,我已经提出了19条建议。我相信这些日记和这些建议是有价值的。

  新京报:能列举其中的一条建议吗?

  叶青:比如说,我对超市运营所提的建议。大年初一的时候我去超市,当时超市里很混乱,老人和小孩都有,好多小孩口罩也没戴好,这很危险,所以我提出了十个建议,限制老幼病孕进超市、自助支付、付款时在一米外等待、推广网上菜场等。

  不久,武汉市商务局发布了要求,这些建议基本上都被采纳了。2月14日,我又去了超市,当时就变得很规范了,顾客进门需要量体温,手消毒后才能去挑选商品。但是2月14日当天,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蔬菜称重区域经常有人聚集,这样又会增加危险。我会在之后的日记里提一下这个意见。

  新京报:你在日记里说,如果提前五天封城,情况会好很多。为什么这样说?

  叶青:现在看来,损失最多的就在那五天。我们知道,很多大学春节之前五、六天才放假。那几天,大学生返乡走了一批,打工者走了一批,各个企业也正在开年会,所以那是人群聚集最多的几天。如果提前五天封城,至少可以把企业返乡的员工拦住。这样,情况就会好多了。

  新京报:你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疫情形势开始变得严峻的?

  叶青:1月20日那天,钟南山院士证实疫情呈现人传人的特点时,大家才觉得很危险,我也是从这天开始意识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性。1月21日起,我就戴上了口罩,戴口罩是最基本的防护措施。在此之前,很多人都没有防护措施,认为不会“人传人”。

  1月22日,武汉发布通告,要求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在岗期间应当佩戴口罩,进入公共场所也要佩戴口罩。这一天,中央指导组就来了,孙春兰副总理到武汉了,后面基本上就是在指导组的领导、监督下开展工作。

  新京报:现在武汉的生活怎么样?

  叶青:生活没有问题,什么都能买到,价格也和疫情发生前差不多了,路上小摊贩卖的东西会稍微贵一点,毕竟进货成本高了,但超市里的“爱心蔬菜”的价格,比原来还降了一半。“爱心蔬菜”是全国各地支持武汉的蔬菜,除了定点支援,其他的都进了超市。以前不论品种,都是两块钱一斤。2月14日,我发现“爱心蔬菜”只要一块钱一斤。

  这二十多天,大家也逐步接受了从封城到封闭小区的过程,毕竟这样才能控制病毒扩散。中央的几项重大决策,都是给老百姓增加信心的。大家心里有底了,也对武汉越来越有信心了。

正在做直播的叶青。 图片来源:叶青微博。正在做直播的叶青。 图片来源:叶青微博。

  “武汉筑起了四道防线”

  新京报:政府机关现在也是远程办公吗?

  叶青:对,都在家里办公。实际上我们一直都在上班,任务重,工作没有停。我们现在尽量少开会,或者不开会。目前,到了决战阶段,再也不能出现像以前那样在医院里面挤来挤去的情况了。要听从指挥,不让你出去就不能出去。

  理论上来说,今天武汉的街上不应该有一个闲人,(应该)只剩下管理人员或者运输途中的病人,其他人都应该在家里。2月14日,武汉提出了“全面总攻”、“武汉保卫战”的说法,就是要保证医院之外再没有病人了,病人都要在医院隔离,不再出现新的感染病患。

  新京报:你生活的社区现在是什么状态?

  叶青:2月15日开始,社区已经都进入战时管理状态了。除了特定人员,都禁止出入,大家也不能在小区散步,一天比一天严了。原来,我们可以去超市采购,2月15日开始,就只能通过电商配送,物品送到后自己下楼取。

  新京报:根据你对数据的分析,武汉医疗资源的现状如何?

  叶青:现在外来的医护人员已经接近3万人了,2月15日应该会超过3万人,本地也有8万多人了。如今,资源全部调动起来了,现在可以做到“床等人”,有人治好了,出现空床,新病人马上可以入住。疫情已经持续这么多天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另外,武汉已经筑起了四道防线:首先,从基层做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及发热门诊尽快发现疑似和确诊病人,锁定传染源;第二,相继征用民营医院、酒店、学校等场所作为集中隔离点,阻断病情传播;第三,“方舱医院”主攻轻症患者;第四,定点医院抢救重症、危重症患者和疑似危重症患者,把最重的病人从死神手里夺回来。

  新京报:你觉得目前武汉面临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

  叶青:目前,最紧迫的就是隔离。战时管理,越严越好,要让所有有病的人,都能被及时发现。现在,很多中心城区都公布电话了,谁如果出现相关症状,赶快打电话,他们会上门去拉,这是比较好的措施。

  新京报:根据你了解到的数据,现在武汉物资缺口有多大?

  叶青:现在武汉的医护人员大概有10万人,在一线冲锋陷阵的、直接接触病人的大概是5万人,每天的需求量大概在4万到5万人。4天前有个说法,我的印象是现在每天物资方面的缺口是,口罩1万多个,防护服也是1万套。当然,一些企业已经开始复工,70%的企业都在生产,所以情况会越来越好。

  新京报:物资缺口方面你有什么建议吗?

  叶青:我建议公务员不戴N95口罩。上次有个副省长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过,N95口罩要让医护人员用,非医护人员不能戴N95口罩,但是我觉得还是很多人在戴,其实没有必要。我们分析了数据,N95口罩在产量中占得比重很低,大概只有10%到20%,这个一定要给医护人员用。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建议。

叶青本人。 图片来源:叶青微博。叶青本人。 图片来源:叶青微博。

  “各级领导层要有懂医的副省长、副市长、副县长”

  新京报:这次疫情过后,你觉得有哪些值得反思的地方?

  叶青:我在之前的日记中提到过,2月8日上午,各大媒体宣布《王贺胜同志任湖北省委委员、常委》,懂医的省委常委终于来了。我的一个小目标:各级领导层要有懂医的副省长、副市长、副县长,哪怕是人大副主任、政协副主席也好。各级政府要成立健康顾问组,不能只有招商顾问。对于卫健委主任来说,有医疗专业背景要作为一个基本要求。   

  现在,大多地方是一个副省(市、县)长,分管文教、卫生、体育、科技。一方面,事务太繁杂,难以理清头绪;另一方面,大都不是医学科班出身,专业上比较欠缺,只能是边学边干,自学成才。这往往会贻误战机,人们常说的“隔行如隔山”,就是这个道理。一个副省(市、县)长,如果能够把公共卫生安全管好,就非常了不起。

  还有,遇到疫情应该怎么上报?我在1月29日提了一个《建立医务人员及时报告可能疫情线索的建议》。我们常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其实,医生对疫情的反应是最敏感的。因此,我建议今后应该建立一种制度,让医务人员及时报告一些可能的疫情线索,还应该建立疑似传染疫情直通国务院疾控中心的机制,接到相关报告,直接由国家疾控中心派国家级专家组来研究确认,形成快速反应机制。中间环节太多(会)误事。宁可接报后确定不具传染性,也不能等到发生了传染再来定方案。

  新京报:对下一步国家的公共卫生体系完善有什么建议?

  叶青:通过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我建议把国民健康保障作为工作重点,这个问题非常重要,经济发展得再快,再来一场这样的疫情,就什么都没了。健康要放在头等大事,要从经济发展、环境保护,推进到健康保障。

  头发理论:“每个人的头发依然在长,理发店总会有生意”

  新京报:从你的角度看,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是什么领域?

  叶青:首先是社会影响。据我所知,疫情甚至影响到海外华人,我听到国外有消息说不要和华人接触,不要吃中餐,我感到很难受。另外,对经济的影响肯定是最大的,现在网上招聘减少了一半,很多小企业招不到人。疫情还没宣布解除,大家都很担心。

  我曾在日记里提过“头发理论”,头发多了,才能够有发型。意思是说,经济总量大了,才能够进行经济结构调整。新冠肺炎来了,一夜之间,理发厅都关门了。过去,有的女同志可能一个星期就要去一次美发店,现在不行了,头发长了扎个马尾辫。但是,我们每个人的头发依然在长,作为“理发店”总会有生意。

  新京报:这次疫情对湖北省造成了多大的经济损失?湖北省的各项经济指数怎么样?

  叶青:现在还没有这方面估算,第一季度的情况,要等到4月15日之后才能知道。

  新京报:在你看来,疫情缓解之后,经济多久能恢复?

  叶青:钟南山预测,三月底四月初疫情会好转。现在也有专家分析,如果这个时间准确,经济大概会在五一之前有一个比较大的恢复。

  我在之前的日记中提到过,疫情对第一季度经济影响肯定是最大的,很多专家也说,GDP增长率可能会跌到5%以下,我也相信是这样。如果第二季度能恢复正常,应该不会低于或者与去年第二季度持平。

  我也分析了2003年非典时期的经济状况,当时影响的是第二季度的经济。当年第一季度的GDP还是11%,第二季度跌到9%,第三季度恢复到10%。这次疫情也是一样,后面会有一些爆发式的增长,第三、四季度应该没有影响。

  新京报:有观点认为,疫情对中小微企业影响最大,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你怎么看?

  叶青:疫情中,这些企业生存确实很困难,但现在各地都出台了相应政策,湖北出了“18条”,浙江出台“30条”,重庆是“20条”。主要有四个办法:第一是降低企业负担,比如水费、电费、房租等,就湖北而言,1月1日到6月30日,全省工业用水价格、工业用天然气价格均下调10%,房租也有免收和减半政策;第二是金融支持,比如有些企业借的钱快到期了,那就延期几个月,也不收滞纳金了,在增加一些新的贷款通道;然后是财税。增加财政拨款,还有就业的补贴。另一方面,企业也要靠自己。减少不必要的开支,富余的员工可以引导到其他企业,走共享员工的道路。

  “红十字会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分配的主体”

  新京报:你是湖北省慈善总会的监事。前段时间大家对红十字会提出质疑,在你看来,这样的机构应该如何管理、分配善款物资,才会避免类似的信任危机?

  叶青:它应该是独立运转、快速运转、高效运转的单位,没有必要把钱交到财政,再由财政给它拨钱。它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分配的主体。另外,今天收了多少钱,用了多少钱,它应该公开。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物资,医生没有口罩不行,所以应该用这些钱(善款)尽快去买口罩,别人捐来的口罩,要尽快给医生。希望红十字会能够提高效率。另外,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监督员,应该要聘请。比如慈善总会,会聘请一些监事参加他们的会议。重大的财务收支,监事都要了解。

  新京报:你在日记里说过,新冠肺炎会让很多产品得到升级的机会,六大行业即将爆发。

  叶青:举个例子,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张图片,电梯上下按键上绑了两根木条,为了避免手的感染,坐电梯只能用脚了,由“手控”变成了“脚控”。当时我就在日记里提出,应该有声控电梯出现,业主进电梯,只要说“5楼”,电梯就会识别业主的声音,在对应楼层停下。

  结果我上网一查,还真的有。国外已经有产品出来了。就像我们现在洗手要开水龙头,但在公共场所,感应式水龙头已经很普遍了。这次疫情,很多产品得到升级的机会,我预测这种声控类产品、感应产品未来会成为主流。

  还比如说消毒类产品。上海一个企业生产了消毒机器人,现在武汉已经开始用了。隔离的病区里,消毒机器人在里面工作。我在日记里也提到,如果能把消毒机器人连成网,会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所以未来医疗机器人和消毒机器人会得到爆发式发展。

  新京报:你提出要关注一些低收入、无收入的流浪者。实际上,在战时管理的状态,他们的妥善安置也很关键。

  叶青:我看到过一篇文章,各地“封城停业”以来,一些极低收入者怎么办?比如,平时一些人靠街头乞讨为生,但现在路上没有了行人。另外,一些废品收购站也关门了,收废旧物品的人,也没有了生活来源。

  在无人的街道上,我曾经看见一个人,这个人没戴口罩,头发蓬乱、胡子拉碴,小四轮车上堆满矿泉水瓶子,无助地行走。他靠收破烂应付每天的花销,过去还可以勉强度日,现在废品收购站关门了,建议各级民政部门要关注、要安置(他们)。

  新京报:你在《疫区日记》中提出的建议,通常以什么渠道反馈上去?

  叶青:我有四个渠道。一是交给民主党派的省委会,他们在收集这方面的建议,我本身就是中国民主促进会的;二是单独交给民进中央的信息员,我自己是民进中央特约研究员;第三是通过省政协APP反馈,委员可以直接发信息,我就在上面发;第四是通过微信上“国务院客户端”的小程序。我写了建议,会通过这四个途径同时往上交,这样把握就比较大了。

  新京报记者  王昱倩 王翀鹏程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