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马晓霖教授:以发展的思路化解上合组织成长的烦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6日 14:47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以发展的思路化解上合组织成长的烦恼

  来源:北京青年报

  马晓霖(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  

  11月10日,一再延期的2020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将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召开。盘点前10个月的形势可见,除新冠疫情造成的各种不良后果外,上合组织里里外外都遭遇成立近19年来罕见的多重危机,包括内政危机、军事冲突、边境摩擦、外交纷争和大国博弈,给这个处于扩员转型期的欧亚新型区域组织构成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也必然使圣彼得堡峰会议题颇有分量,意义非同寻常,因为上合组织的确面临一次智慧大考。

  据10月15日俄新社报道,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热恩别科夫宣布辞职。热恩别科夫9日曾签署总统令,解除博罗诺夫的总理职务并解散政府,承诺议会于11月6日前再次选举,一旦组成新政府,他将离职以求国家恢复安定。13日,议会推选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党的伊萨耶夫为议长。14日,热恩别科夫正式任命反对派领导人、刚出狱的扎帕罗夫为总理,并敦促其支持者不要继续举行示威活动,还首都以宁静。

  热恩别科夫提前3周卸掉总统职务,也提前3年结束合法任期,临时总统将由新议长伊萨耶夫担任。61岁的热恩别科夫在官方声明中暗示自己迫于压力辞职,称“没有任何权力比国家完整、社会和谐更重要”,表示不想因为权力而引发暴力冲突和流血。

  这场始于10月4日的议会选举风波,本质上是两任总统及其追随者的权力角逐,最终以热恩别科夫高姿态引退而暂时渡过危机。但是,它折射了上合组织核心板块中亚诸国的普遍现象,即政治良治尚未完成转型,依然处于规则意识和公民意识缺乏、暴力土壤肥沃的议会民主初级阶段,给上合组织的稳定、整合与发展造成了巨大隐患。

  多事之秋的上合组织“苦恼”,并非仅限于吉尔吉斯斯坦一国权争与政变,而是“家大业大”头绪繁多,矛盾丛生。与19年前的6个创始国规模相比,上合组织正式成员与准成员已扩大3倍,包括8个成员国、4个观察员国和6个对话伙伴国。今年以来,这个大家庭近半数成员卷入里里外外的各种是非,挑战前所未见。

  内忧之一是持续一个多月的纳卡冲突。作为上合组织的两个对话伙伴,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围绕苏联解体留下的纳卡遗产再次大打出手并造成严重损失。另一个上合组织对话国土耳其全力支持阿塞拜疆,影响力直逼里海,深入上合组织安全利益范围。

  内忧之二是持续4个月的中印边境西段摩擦。2017年上合组织首次扩容并吸纳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南亚大国,不仅是该组织人口规模、幅员面积和影响力的一次升级,也将更复杂的宗教、民族、边境矛盾伴生带入。然而,6月刚刚被上合组织接纳的印度,7月就派兵侵入洞朗地区中国境内。今年5月以来,印度又在班公湖地区越界挑起事端并引发流血冲突,再次导致双边关系紧张。

  内忧之三是未曾中断的印巴冲突与摩擦。2018年初,印巴爆发几十年来罕见规模的边境冲突,去年关系降级并将零星交火延续至今。巴基斯坦指责印度试图升级边境冲突,仅今年前10个月就违反停火协议2400余次,造成近200名平民伤亡。双方外交战今年年中后也有加码,互相压缩外交人员编制乃至彼此驱逐外交官并在联合国口舌对攻。分析家认为,印度分别对中巴两个邻居制造事端,完全是基于内政需要,旨在转移经济严重下挫而造成的执政压力。

  上合组织扩容带来新麻烦,也凸显了新机遇和新功能,其一为内部斡旋。2019年中国在印巴间做了多次斡旋。今年俄罗斯也表现突出,先在莫斯科组织多轮中印防长外长会谈并达成冷却边境事态的成果,后利用天然影响力资本,分别在吉尔吉斯斯坦内部各派以及纳卡冲突双方之间劝和斡旋。

  尽管俄罗斯的斡旋角色得到提升,但是其外交也是磕碰不断。10月12日,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报道称,欧盟准备就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利内疑似“遭遇未遂暗杀”(下毒)制裁俄罗斯。同日,俄罗斯宣布驱逐两名保加利亚外交官,以报复9月两名俄罗斯商贸代表被逐。此外,俄罗斯宣布退出马航MH17班机坠落事件的三方调查机制,以回应海牙国际法院和西方压力。

  凡此种种,以及另外3个观察员国阿富汗、伊朗和白俄罗斯所处的诸多麻烦,都给上合组织构成巨大的成长烦恼。很显然,这些烦恼都是发展中的烦恼,无法简单回避,只能用发展的眼光和有创意的思路去消化,用更大的视野和情怀来整合上合组织。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