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国潜艇之父”去世,曾眼看潜艇变废铁,从失败中踏出几十年自强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7日 23:11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中国潜艇之父”去世,曾眼看潜艇变废铁,从失败中踏出几十年自强路

  来源:环球人物

  在国家海权觉醒的上世纪中期,毛主席亲自下令:“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以邓三瑞为代表的船舶设计师,正是毛主席说这句话的底气之一。

  |作者:隋唐

  又一位“国之重器”离我们而去!

  9月16日,哈尔滨工程大学官网发布讣告,“中国潜艇之父”邓三瑞于9月15日下午13时30分不幸逝世,享年91岁。

  作为中国第一艘常规动力试验潜艇、第一艘核动力潜艇的总设计师,邓三瑞老先生“一生为船、为海、为国防”。

  在国家海权觉醒的上世纪中期,毛主席亲自下令:“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以邓三瑞为代表的船舶设计师,正是毛主席说这句话的底气之一。

  1956年,邓三瑞参与制定了全国科技十二年发展规划的潜艇规划;1958年,他领导主持新中国第一艘试验潜艇的设计与研制;1959年,他领导主持我国潜艇首次自行设计的技术设计工作,其后担任我国第一艘核潜艇设计总体顾问,是我国潜艇事业当之无愧的的先行者!

  从“小半拉子”到船舶专家

  1929年,邓三瑞生于北京,但中学就读于南京中央大学附属中学。在他的青少年时期,恰好遇到了战乱的年代。

  他说:“(在南京读书)原本来说是个学习的好机会,可惜当时恰逢国共兵戎相见的关键时刻,所以生活上、学习上都很不安定。”

  不过即使在炮火声的陪伴下读书,邓三瑞依然考上了上海国立交通大学(上海交大前身),成为天之骄子。

  1949年上海解放之后,邓三瑞来到了交大就读造船系,从此一生与船结缘。

  当时,新中国对各个行业的人才都求贤若渴,周总理更是亲自批示将4年制的本科学习缩短为3年。

  邓三瑞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在大三时毅然参军。后来,他被分配到了当时中国造船技术水平最高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海军学校继续学习。

  等到1953年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哈尔滨工程大学前身)成立后,他便北上做了一名海军工程系的教员。

 ·年轻时的邓三瑞 ·年轻时的邓三瑞

  当时,新中国在许多领域都属于刚起步阶段,要求“全员学习”。据邓三瑞回忆,当时连大学里的教员都要不停地学习、进修、提高。

  用他的话说,就是“要永远地学习,永远有前进的空间”。

  1956年,中央要制订十二年科学规划,邓三瑞被军方选中参与了规划的制定。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规划,因为正是这次规划,确定了中国要建造自己的水面舰艇、核潜艇和原子弹。

  但是在回忆起这次规划制定的过程时,邓三瑞谦虚地说:“当时我军衔只是中尉,在华罗庚、梁思成等大专家面前属于‘小半拉子’。”

  其实,当时的邓三瑞已经是国内出色的船舶专家。不久之后,国家便给予了他一项重任。

  挫败的教训

  上世纪50年代,对于中国海军来说是极为特殊的历史时期。

  1954年6月,人民海军第一支潜艇部队宣告诞生。然而,此时服役的潜艇没有一艘是国产的。

  但与此同时,世界主流国家的潜艇装备却在迅猛发展。

  美国早在1951年8月就开工建造第一艘核动力试验潜艇“舡鱼号”,另一艘核动力试验潜艇“海狼”号也已在1957年编入大西洋舰队。

  到了1958年,法国DCNS集团开始研制可畏级战略核潜艇,苏联也已经在“列宁”号破冰船上使用了核动力装置,并开始建造核潜艇……

·美国SS580“长须鱼”号潜艇,是当年美国率先研制的水滴形核潜艇试验艇“大青花鱼”号的正式实用型。·美国SS580“长须鱼”号潜艇,是当年美国率先研制的水滴形核潜艇试验艇“大青花鱼”号的正式实用型。

  同年,中国的潜艇事业才刚刚起步。

  1958年初,还是哈军工一名青年教师的邓三瑞准备被派到苏联留学。在他正为俄语感到头疼时,却忽然接到了一个通知。

  那一天 ,海军工程系科主任冯捷来到单身宿舍,把午休的他推醒 , 急切地说:“海军有任务,你来主抓,出国的事以后再说吧 。”

  原来在那之前不久,中国军方决定开始自主研发潜艇与核潜艇。而这个重担,就落在了邓三瑞等一批新中国船舶专家身上。

  回忆接到任务时的心情,多年之后的邓三瑞依然激动:“我当时是哈军工海军工程系舰艇设计教研室主任 ,上尉军衔 ,根正苗红的共产党员,能接受这样一个任务自然也是深感自豪。”

  很快,他开始带领舰艇设计第二期学员的4个组进行毕业设计,目标就是攻克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水滴型”潜艇。

  设计草图出来之后,邓三瑞由当时哈军工院长陈赓大将陪同,一起向海军司令部修造部副部长薛宗华作了汇报。

  与此同时,邓三瑞的同事们也在争分夺秒地根据草图进行实验。1958年11月底,032-1实验潜艇建造完成,并拉到旅顺下水实验。可惜的是,因为技术还有瑕疵,再加上当时特殊的历史原因,032-1的实验最终以失败告终。

 ·032-1试验潜艇在海军旅顺基地码头 ·032-1试验潜艇在海军旅顺基地码头

  后来接受采访时,邓三瑞这样回顾了032-1实验潜艇的命运:

  “由于困难太多 , 实在搞不下去了 ,海军于1958年底决定暂停项目。我很坦然地说 ,‘停就停了吧’。” 

  最后,这艘失败的032-1潜艇被卖了废铁。

  “中国潜艇之父”

  据邓三瑞自己回忆,032-1项目的失败其实属于“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通过那次研发,有关部门和组织理顺了科研队伍的人员构成,为几个潜艇研究单位和大学的潜艇研究专业奠定了基础。

  除此之外,032-1项目的失败,也让相关研究人员走出了那段特殊历史时期下狂热的“唯心主义”状态。国家对于潜艇技术的研究,也终于进入了正轨。

  到了1959年,国家经过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建设,已经有了较为齐备的工业基础和众多高校科研力量。

  邓三瑞曾回忆道:“当时哈军工海军工程系是按照舰船上的5个部门分类设置的5科。与造船专业配套的声呐、内燃机、电机专业都被我们吸纳进来。”

  经过一年的实验与研究,1959年底,由邓三瑞领导主持建造的新中国第一艘常规动力试验潜艇终于成功进行了水面、水下航行试验!

  1971年,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第一代常规潜艇下水。3年后,我国第一艘核潜艇服役。

 ·中国核潜艇——长征一号 ·中国核潜艇——长征一号

  后来,很多人都称邓三瑞为“中国潜艇之父”。但对于这个称号,他并不认同:“我不是什么‘中国潜艇之父’,我认为叫个‘先驱者’还可以。”

  谦虚是邓三瑞始终如一的美德,而这种美德也让他始终保持着进步,为祖国发展做出了更多贡献。

  1984年,他被联合国聘为海军军备竞赛研究专家组专家,与人合著的《海军军备竞赛》一书被联合国出版。

  淡泊名利的他,用报酬为学生们购买了大量原版海军和船舶工业的专业书籍,余下的5000美元,也悉数交给了学校。

  20世纪90年代初,他又开辟了军用智能水下机器人研究方向,并领导研究了我国第一台军用智能水下机器人的研制工作。

  2011年,深受师生爱戴和尊敬的他,在哈工程校园里给学生上完了最后一堂党课,完成了“培养后继人才”这一国家交给他的最后一项任务。

  邓老先生的一生,是与国家军工自强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一生。他用传奇的人生践行了哈工程的那句校训:

  “大工至善、大学至真。”

  他的伟岸身影将永远映在共和国的历史长卷中!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