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央反腐大片来了 看大老虎们在"猛料"前如何现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05:12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中央反腐大片来了!4000瓶茅台、5公斤黄金…看大老虎们在“猛料”面前如何现形

  来源:环球人物

  电影《私人订制》中,范伟饰演的角色将他们的嘴脸讽刺得格外传神:“我可以不收,但他们不可以不送!”

  昨晚,反腐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开播,引起大家关注。专题片首次披露了国家重大反腐案中的“猛料”,揭秘大量监察机关与“老虎”过招、交锋的细节。

  秦光荣在北京和老家各有上千平米“大院”、王晓光家里堆了4000多瓶茅台酒、艾文礼带3个箱子交代问题、袁仁国收5公斤黄金“仁国鼎”……

  通过这部专题片,我们可以看到,在这场“你死我亡”的斗争中,腐败分子个个狡猾且心存侥幸,不见棺材不落泪。

  它不仅向我们介绍了国家在反腐斗争中所取得的成绩,也表明了国家对于打赢反腐斗争信心十足。

  正如人民日报所说的那样:“反腐败是一场必须赢的较量,是一场输不起的斗争。”

  贪婪是个无底洞

  一个人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责任越大,权力就会越大。在重大权力面前,人如果忘记了“责任大小”与“权力大小”的因果关系,就会变得越来越贪婪,最后万劫不复。

  王晓光,贵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多年来,他采取了许多隐蔽手段以权谋私。

  和他关系密切的企业主,违规操作控制公司的股票价格,提前告诉他内幕消息。随后,他会向企业“借款”入市。盈利之后,本金返还企业,利润自己留下。截至案发,其交易额达4.9亿元,盈利达1.6亿元。

  具备相当“反侦察”经验的王晓光,在操作过程中非常狡猾:“一开始,我就有一个设计。我作为一个领导干部,上亿的资金在你账户上,这个非常容易被监管。(所以)都是用朋友、亲戚的账户在买,你监管也监管不了。”

  除了内幕交易,贪得无厌的王晓光还在2009年动了借酒生财的念头。他通过时任茅台集团总经理袁仁国等人,先后为家人和亲属获取了4家茅台酒特许专卖店经营权。7年来,4家专卖店共获得131.48吨的茅台酒定额指标,获利4000多万元。

  此外,王晓光还假借61家单位名义,找袁仁国又批得不少额外指标倒卖获利。

  看得出来,王晓光与袁仁国“臭味相投”。相比王晓光,袁仁国的贪婪也是“当仁不让”。

  与王晓光一样,袁仁国也是从一个“小兵”逐渐成长为“将军”。随着权力越来越大,贪欲也不断膨胀。

  自2009年以来,茅台酒价格不断上涨,而正品茅台的货源也愈发紧俏。袁仁国每年预留一定量的酒,专门用来批“后门酒”。

  给王晓光这样的贪官违规批专卖店是袁仁国的“常规操作”。通过这个操作,他在政府内部攀龙附凤,四处输送利益以寻找“靠山”。

  之所以如此卖命地寻找“靠山”,是因为他作为茅台集团总经理,常年来一直靠国酒谋取巨额私利。

  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一大批经销商、供应商千方百计与他“拉关系”。

  贵州省纪委监委专案组工作人员刘勃介绍,有个经销商为了讨好袁仁国,送给他一个定制的5公斤金鼎,还上面还刻了一句“诗”——酒冠黔仁国,特地把“酒冠黔人国”里面的“人”就换成了袁仁国的“仁”字。

  据专题片展示,袁仁国办公室外的走廊,曾每天“门庭若市”。袁仁国称,当时每天找他拉关系的最起码有四五十人。

  与袁仁国一样,每天有这样“幸福烦恼”的还有案发前的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他的敛财方式简单粗暴——收红包。

  自从走上领导岗位后,秦光荣就从未停止收受红包礼金。过年过节收拜年拜节的钱,庆贺生日收祝寿的钱,出国访问收“补贴钱”,搬家添丁收庆贺的钱……

  利用这些“红包钱”,他四处购置房产:在北京通州的别墅面积约1200平方米,在老家湖南永州修建的“秦家大院”主体建筑面积约1600平方米,飞檐翘角、奢华气派。

  虽然名叫光荣,但他干的事一点都不光荣。似乎在他的世界里,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低调”。

  在专题片中,这些贪官在案发前个个被“众星捧月”,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像个“土皇帝”。电影《私人订制》中,范伟饰演的角色将他们的嘴脸讽刺得格外传神:“我可以不收,但他们不可以不送!”

  不见棺材不落泪

  “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是来自王晓光妻子的感叹,当时她的丈夫正在将藏在家中的几千瓶珍贵茅台酒倒入下水道。

  那段日子里,关于王晓光的贪污查处已经“风声鹤唳”。他回家先是将家中茅台酒的包装撕掉,然后将价格最贵的“年份酒”倒入了酒坛。用他的话说就是:“(这些酒)就我自己知道是年份酒就行了。”

  那时的他还心存侥幸,想办法将酒偷藏。不过后来风声越来越紧,才有了前文向下水道倒酒的一幕。

  除了“销赃”,狡猾的王晓光还对自己在股市的操作大摆迷魂阵——在得知启动调查之后,他竟然策划串供。暗号、接头、密谈,这种影视剧里的情节,在王晓光身上真实发生了。

  “那时候已经免了我的常委,我知道已经正式启动调查了。我跟他们说,怎么来回答组织的调查,约好每个周二或者周三几点钟在公园见面,以散步的形式碰一碰。如果情况有什么变化,我就给他们发短信,改碰头时间、地点。”

  来家、到公园、到球馆碰面,他在暗号中分别用“家、园、球”三个字代替。

  贪婪的人总是这样:做过一点好事,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做过一点坏事,又想“神不知鬼不觉”。

  无一例外,这些贪官在案发前都是心神不宁的状态。

  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当年曾“暗示”某老板:“退休后想到北京和孩子一起住。”该老板立即出资两千多万,在北京某小区为他购置了两套房产。

  后来,他看到党中央的反腐力度不断加大,竟然又将两套房产退给了该老板。

  “那时候就是很忐忑,很焦虑……还是有侥幸心理,觉得那时候马上到退休年龄了,中央对(快)到退休年龄的会不会网开一面。”

  在这些贪官的心中,手铐不戴在手上,他们永远有侥幸心理。只有看到了监狱的高墙,他们才会想起自己是“农民的儿子”。

  在《人民的名义》中,侯亮平曾对赵德汉说:“你大把大把捞黑钱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现在出事了,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中国农民那么倒霉,有你这么个坏儿子!”

  “我知罪,认罪,悔罪”

  然而,不管是负隅抵抗还是心存侥幸,最终都难逃法网。

  虽然王晓光的一系列措施给调查增加了难度,但在国家反腐的重压之下,一切反抗都是徒劳。

  调查人员一方面通过针对性强的询问和耐心的思想工作,让王晓光的防线慢慢动摇,另一方面对掌握的多条问题线索展开多方调查。通过“全流程、全要素”的监察和调查,案件很快取得了重大突破。

  当专案组将他参与内幕交易的扎实证据摆在他面前,他不得不承认了这方面的犯罪事实。

  在专题片中,他忏悔道:“我发自内心地向党中央知错、认错、悔错。”而与他同流合污的袁仁国,被抓后也是同样的“台词”。

  2018年9月,王晓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后于2019年4月一审被判20年,并处罚金1.735亿元;2019年5月22日,袁仁国被“双开”,并于次日被逮捕。

  秦光荣的结局更加惨痛。2019年11月,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秦光荣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此前,其儿子秦岭因涉嫌受贿、贪污已被提起公诉。秦光荣本是国家高级干部,如今却落得父子齐立案、全家被调查。

  随着反腐倡廉的力度不断加大,腐败分子越来越明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2017年7月10日,艾文礼带着3个箱子主动来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交代有关问题。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工作人员顾桧介绍:“艾文礼带来了3个箱子,其中有行李箱也有纸箱,还有编织袋。这些物品都是他过去收受的一些涉案款物和其他的礼品、礼金。他逐一把这些物品交到我们手上,然后摆在桌上的时候,大概占据了桌子一半以上。”

  按照程序规定,涉案款物必须逐一清点、登记、拍照。这个工作用了一整天时间,最后由艾文礼签字确认。

  2018年10月,艾文礼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鉴于自动投案,真诚悔罪悔过,纪检监察机关建议对其减轻处罚。2019年4月18日,艾文礼案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在专题片中,贪官们无不在镜头前“悔不当初”,与当初绞尽脑汁阻碍调查时的嘴脸大相径庭。甚至我们都猜不透,他们究竟是后悔犯罪,还是后悔被抓住。

  身为官员,不可避免要面临各种诱惑,只有管住自己的贪欲,不伸出罪恶之手,才能不必每天“提心吊胆”,最终堕入深渊。

  至于已经犯下罪行的官员,主动自首将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反腐是一场“持久战”。就像人民日报在评论中所说的那样:“这是一场严肃重大的政治斗争,必须决战决胜。”

  党与腐败水火不容,人民对腐败深恶痛绝。开弓没有回头箭,反腐败斗争无退路。

  |作者:隋唐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