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幼儿园惊现“容嬷嬷”!深挖牵出更多虐童前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30日 04:30   凤凰网

频频发生的幼儿被虐待事件,反映出监管的缺失。

文 | 晨沐

幼儿园又现虐童事件!

日前,呼和浩特鼎奇幼儿园昭君园多名家长反映,他们在孩子身上发现有不明针眼。家长报警后,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9月29日下午,呼和浩特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通报案件情况。

通报显示,经查,白某某,女,1994年出生,系该幼儿园老师;樊某某,女,1972年出生,系该幼儿园保育老师;石某某,女,1996年出生,系该幼儿园老师。三人涉嫌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已被新城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今天(9月30日),据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教育局通报,接到报警后,当地教育局和相关部门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前往幼儿园对事件进行调查。调查组首先约谈幼儿园主要负责人,启动追责问责程序,该幼儿园园长被免职。

01

被扎孩子:老师不让我们说

最先发现孩子身上有针眼的家长是刘先生和侯女士。9月26日晚,孩子在家里上厕所,夫妻二人发现女儿臀部有3个明显的针眼。再三询问后,女儿才向他们说出实情,原来是被幼儿园的老师所扎。

“我说(老师)为啥扎你呀?她说是因为我不听话。”侯女士告诉媒体,女儿称班里还有其他小朋友被扎过。

于是,第二天,刘先生便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并在微信上建立家长群,提醒其他家长检查孩子身体是否有针眼。

家长王女士随后再次对女儿进行全身检查,结果在女儿头皮、额头、胳膊处再次发现了针眼结痂。而家长杨先生也表示,自己女儿的头部、腰部、臀部共发现13处疑似针眼。

据新华网报道,截至28日上午,共有8名家长发现孩子身上、头部有不明针眼,这些孩子都是鼎奇幼儿园昭君园喔喔(3)班学生。而根据家长的说法,目前该幼儿园至少有11个孩子身上发现疑似针眼。

从网传的两份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对涉事幼儿皮肤检查的单证上可以看到,一份“病情证明书”显示,“患儿头皮、额部、大腿可见点状血痂”;另一份“皮肤镜检查报告单”则注明,检查部位为“头部、腰部、下肢”,“可见暗红色、棕褐色结痂,色素沉着,周围小球状血管,少许白色鳞屑”。

据杨先生回忆,孩子告诉他,是因为“做游戏不听话”,老师就把她和另外两个小朋友一起“叫到厕所,用针和牙签扎”。

“我说扎你时,你哭了吗?她说哭了。”杨先生表示,“孩子还说,老师不让给爸爸妈妈说,说了以后去幼儿园就不会再跟她玩儿了,老师就不理她了。”

愤怒的家长们当即报了警并前往幼儿园讨要说法。截至9月29日,家长们表示暂未有园方出面进行沟通。

“我们就是想来问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让园方给一个答案。当时我们给园方看了一下孩子屁股上面的东西,那个园长就看了一下说,哎呀,你们这些家长真麻烦。”侯女士表示。

笔者注意到,就在呼和浩特公安局通报案件的前一个小时,内蒙古鼎奇幼教科教有限公司官微发布声明回应。声明表示,暂未寻找到任何相关证据,不能证明事情的真实性。公司高度重视此事,并成立了专项小组,指导幼儿园进行全方位自查与完善,并表示,如有幼儿园应承担的责任,绝不推脱。

声明的最后还特别强调,对于个别人士涉嫌诬告、陷害的行为,幼儿园也会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不过,如今面对警方介入,涉案老师已被刑拘的事实,鼎奇幼儿园园方表示,会积极配合调查。

02

威创旗下幼儿园:虐童不是第一次

早在2015年,鼎奇幼儿园旗下加盟的园俪城分园就有学生家长反映,学校有老师虐待学生,往他们嘴里塞拖鞋。

据孩子父亲孙先生当时介绍,他的孩子然然称自己在学校被老师塞了拖鞋。孙先生听后大吃一惊,检查孩子嘴角发现,还有伤口未愈合。事后,经调查发现,涉事老师虽然没有真的让孩子吃拖鞋,却也存在着威胁恐吓学生的行为,园方以"严重违反了鼎奇幼儿园对教师管理的相关规定"为由将其开除。

此外,今年7月,内蒙古晨报融媒就曾发布了一条《呼市鼎奇幼儿园预收学费退费难,教育部门介入》的新闻,称旗下的亿利傲东分园和中海分园存在退费难的问题。当时,赛罕区教育局局长张宝珍责令鼎奇幼儿园必须给各位家长一个退款期限,“如果不履行,那么我们赛罕区教育局将对鼎奇幼儿园采取整治措施”。

随着事件的发酵,鼎奇幼儿园背后的大股东威创股份也被推向台前。

据天眼查APP显示,鼎奇幼儿园属内蒙古鼎奇幼教科教有限公司(下称“鼎奇幼教”),该公司成立于2008年,法人翟干宇,注册资本200万元。

而鼎奇幼教的大股东为威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威创股份”)。2017年,威创股份以现金对价1.059亿元收购鼎奇幼教70%股权。

资料显示,威创股份成立于2002年,前身为广东威创日新电子有限公司,于2009年11月在深交所上市。此前,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可视化解决方案。2015年,威创股份进军幼教领域,相继收购红缨时代、金色摇篮、可儿教育、鼎奇幼教等多家幼教品牌。

2018年,威创股份服务幼儿园达5513家,品牌合作早教机构230家,品牌合作儿童成长馆512家,成为中国市场拥有幼儿园数量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被誉为A股幼教龙头企业。

但威创股份旗下幼儿园此前也曾多次出现问题。例如,金色摇篮就曾被曝出发生过类似扎针事件。据中新网报道,2018年7月至10月间,该幼儿园的5名幼教人员在监护儿童期间,多次采用针扎等手段虐待多名儿童,最终这5人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依法批准逮捕。

2018年11月15日,学前教育改革意见出台。《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部分民办园过度逐利等问题,明确表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

当“潮水”过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该规定引起行业“巨震”。此后,威创股份开始剥离部分幼教资产。其中,可儿教育已进入出售流程。截至今年6月30日,威创股份已收到首笔股权转让款2000万元。

今年8月3日,威创股份还完成了股东协议转让以及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易主”后四天,威创股份发布2020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其实现营收2.16亿元,同比大减56.70%。

具体业务上,疫情期间,威创股份旗下的三大幼教品牌均受重挫。其中红缨教育实现不足50万元的净利润,而金色摇篮和鼎奇幼教则分别净亏损约200万元。

03

教育不分"私立”“公立"

据报道,当地教育部门已聘请心理学专家,前往涉事孩子家中,对孩子进行心理疏导。另外,成立专项整改小组对幼儿园进行全面摸排、整改。新城区教育局也表示,将加大监管督查力度,加强师德师风建设,对一切损害幼儿身心健康行为的幼儿园和教职工,以零容忍的态度严肃查处,保障幼儿身心健康成长。

但笔者想说,与其亡羊补牢,在针对未成年人,尤其是幼儿的问题上,更应尽可能地把罪恶扼杀在摇篮。针对此事,浅谈几点——

首先,笔者注意到三名涉事老师中有两个才20多岁,笔者相信任何一个幼师在刚入职的时候都是有点敬畏之心的。如果给孩子扎针一事属实,试想一下,工作几年的她们又是跟谁学的这招?

其次,园方招聘的老师有从业资质吗?除了涉事的几名教师,其他教师的资质是否有问题?

再次,当年“红黄蓝事件”发生后,刘某因犯虐待被看护人罪获刑1年6个月,并被责令5年内禁止从事未成年人看护教育工作。从量刑上看,处理结果符合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被告人也是罪有应得,不过,该案也反映了我国禁业限制的期限过短这一问题。仅仅五年的禁业限制是否真的能够充分保护未成年人的安全?既然私立幼儿园存在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现状,建立一些统一的强有力的外部机制或已成为必要。

最后,笔者想说,学校可以分公立私立,但孩子的安全保障和教育水准不应该有区分,频频发生的幼儿被虐待事件,反映出监管的缺失。

资料来源:新华网、红星新闻、界面、中新网等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