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日均绩效16元!安徽一医院10名儿科医护联名要求转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5日 01:08   凤凰网

安徽一医院10名儿科医护联名要求转岗,儿科建设为何如此难?

(健康时报记者 赵萌萌 王楠)9月17日,安徽省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10名医护人员,以科室名义联名打报告,要求集体转岗。

报告书写道,安徽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医护人员提出转岗主要原因是绩效奖金太低,收入太少。7月份儿科绩效奖金1.0系数只有498元,平均每天只有16元,而行政后勤是2600元。

一般而言,医院行政后勤的奖金,是按照医院平均奖金水平来计算,在全院应该是中等水平。如果医院平均绩效是2600元,而儿科只有500元的话,基本上,儿科绩效奖金应该是全院垫底水平。

9月24日,宿松县人民医院在官网作出回应,医院按绩效考核方案测算七月份儿科绩效奖励前所未有地为负数,考虑到儿科疫情防控期间及儿童疾病发病的季节性因素等,决定给予儿科绩效考核分配政策性倾斜,并就实发绩效作出调整。调整后今年七月18名儿科医护人员实际发放人均奖励性绩效为1500元。

虽然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医护人员的问题解决了,但目前全国各医院儿科医护的工资待遇低、工作强度大依然是常见现象。

为什么儿科工资待遇低?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七医学中心附属八一儿童医院院长封志纯在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指出,“儿科医生的收入常常还不到其他科医生的十分之一,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就拿口服药来说,成人一天需要吃4~6片,而有的药没有儿童剂型,是把成人药片掰开,一个孩子一天可能只吃成人剂量的几分之一。因此,按经济收入核算,传统的儿科效益都不好。”

“此外,儿童患病有一定的季节性,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特殊的影响,大家的防护意识变强了,外出给孩子佩戴口罩和日常勤洗手,也对流感起到了较好的防护效果,所以导致儿科效益‘雪上加霜’。” 封志纯院长解释道。

安徽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的状况,只是国内大量儿科医务人员生存状况的一个缩影而已。在我国,除了个别顶级儿科专科医院凭借规模优势尚能保证基本的造血功能外,绝大部分公立医院的儿科经济效益都很差。

20万儿科医生缺口致超负荷工作

儿科医生收入低并非是目前儿科的困境,儿科医生缺口大、超负荷工作也是一个亟需解决的现状。

据2017年5月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基础数据)》数据显示,当前中国儿科医生总数约为10万人,却要服务2.6亿0岁至14岁儿童,平均每2000名儿童才能拥有1名儿科医生,儿科医生缺口已经超过20万。

“由于儿科医生紧缺,超负荷工作已经成为儿科医生的工作常态”,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儿科主任周忠蜀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在儿科,最清楚我们医生的辛苦了。有的医生接待病人最多时,一天能看200多病人,值个小夜班,看100多个病人也是常事。忙的时候连口水都不敢喝,怕上厕所耽误时间。”

儿童疾病通常起病急、变化快、进展迅速,因此孩子的病情格外需要关注,用封志纯院长的话来说就是:“别的科的值班医生中午可以出去外边买饭吃,但是儿科医生不敢,生怕买个饭回来,一个孩子就没了。”

孩子是家长的“心头肉”,孩子生病家长自然都很紧张。儿科诊疗有很强的特殊性,一个孩子看病,一般是多个家长陪同,团团围住医务人员,给医生的诊治增加了不必要的困难。同时,儿童处于生长发育阶段,在使用药品和检验检查方面较成人有更多的禁忌,这就需要医生水平更精湛,同时也承受着更高的医疗风险。

工资不高还能忍受,但是遇到病患家属的不理解就让周忠蜀主任常常感到十分心寒。她说,儿科是门“哑科”,患儿不能自述,家长对病情描述不准确,患儿的病情变化又快,救治风险大,而家长常常十分心急,希望能马上把孩子治好,有时会因为心疼孩子而不配合不理解医生。有的医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加上大城市中生活压力太大,就辞职“出走”甚至转行了。

多年呼吁,儿科困境受到重视

实际上,关于儿科医生短缺的呼吁已存在多年,多年呼吁之后,一些有能力的地区或者医疗机构,开始在政策上对儿科倾斜。特别是综合性医院内的儿科,从过去的无人关心,到现在可以享受一些来自医院的“福利”。

9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医学教育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加强医学学科建设,推进麻醉、感染、重症、儿科等紧缺专业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加大全科医学人才培养力度,逐步扩大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培养规模,加快培养防治结合全科医学人才,加强面向全体医学生的全科医学教育,加快推进全科医生薪酬制度改革。

 

“儿科不够吸引人才的现象目前还没有得到改变,但与过去无人关心相比,经过社会多个层面的呼吁,儿科的困境如今已经受到了极高的重视。”封志纯院长表示。

意见明确指出,到2025年,医学教育学科专业结构更加优化,管理体制机制更加科学高效;医科与多学科深度交叉融合、高水平的医学人才培养体系基本建立,培养质量进一步提升;医学人才使用激励机制更加健全。到2030年,建成具有中国特色、更高水平的医学人才培养体系,医学科研创新能力显著提高,服务卫生健康事业的能力显著增强。

封志纯院长表示,儿科需要长期发展规划,一个医学院毕业生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儿科医生,至少需要10年。目前全国性的儿科医生的短缺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不太可能迅速就得到解决,相信在政策的支持下,儿科目前的境况会得到很大改善。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