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姚策回河南出庭“错换人生28年”案:完成三心愿,仍有一个最大心愿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4日 23:20   凤凰网

9月25日,“错换人生28年”案件在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姚策本人出席了庭审,本次庭审没有宣判。

对于姚策来说,此行来到河南,除了参加庭审之外,他的愿望清单上又完成三项——认亲、看望姥姥、回到自己生命的起点。

从起点回到起点,恍如隔世,28年后,姚策回到本应属于他的故乡,但是,错换的人生却再也回不到从前。

此行结束,姚策会回到医院继续接受治疗,他说,接下来,他会继续与病魔斗争,他无法预期生命的长短,只想活好每一天,陪伴家人,尽力为妻儿安顿好未来。

还愿之旅

2020年9月20日,姚策踏上了河南之程。

一周之前,姚策刚做完一次手术,伤口还在痛,但河南的这次旅程,他期待了很久。

河南的驻马店是姚策亲生父母生活的地方,如果没有错抱事件的发生,他原本应该在这里成长,但28年后,姚策才踏上本来属于他的“故乡”,认祖归宗,对姚策来说,是他必须完成的人生仪式。

姚策和亲生父母一家

河南的洛阳是此行的第二站,洛阳是姚策姥姥的家乡,从小,姚策的养父母工作忙碌,姚策的大部分时间都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两位老人对姚策百般疼爱,也是他最挚爱的亲人,这次的洛阳之行,对姚策来说,是他的“避免”遗憾之旅。

2019年9月27日,是姚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他的姥爷突然病逝,姚策当时在外地出差,他赶上最快的一班航班回到洛阳,还是没能见到姥爷最后一面。

“姥爷张着嘴,手伸着,他在等我,想和我说话,拉住我的手,但还是没有等到我。”这一幕永远是姚策心中最大的痛,姥爷病逝后,姚策打算放弃工作,到洛阳陪伴姥姥,在他看来,有他的陪伴,姥姥能幸福余生,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姚策和姥姥

天有不测风云,疫情来了,再后来,病魔来了,错换的事实发生了,整整一年,姚策奔波于治疗中,再也没见过姥姥。

虽然手术刚刚结束一个星期,姚策给自己理了头发,强打精神要让姥姥看见自己目前最好的状态,让老人放心,“87岁的姥姥和患癌症的我,不知道谁先离去,要以最好的状态去看看她,不想留下和姥爷离世一样的遗憾。”……

姚策和姥姥

河南的开封是姚策此行的第三站,他要亲自参加庭审,直面自己被错抱的真相,希望得到公正的裁决,对他而言,赔偿的结果不是最重要的,他想要一个真相。

9月20日下午,从江西九江到河南驻马店近7个小时的车程,姚策踏上了河南的土地,他百感交集,既亲切,又熟悉,他回家了。

从9月20日到9月25日,姚策见到了亲生父母一家的20多位亲戚,每个人都给了他最亲切温暖的接纳;姚策见到了白发苍苍的姥姥,他努力哄姥姥开心,但姥姥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悲痛。

姚策和亲生父母一家

9月25日,“错换人生28年”案件在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当庭没有宣判。

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申请法院裁定先予执行,责令被告先行支付姚策医疗费用 360339.54 元,此申请在庭审中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被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也当庭给予了姚策先予执行款项支票10万元。

代理律师周兆成和姚策

庭审结束后,姚策前往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那里是姚策出生的医院,是他生命的起点,28年前的抱错事件改变了姚策的一生,他想去直面自己遭遇的起点,但姚策没有想和当年抱错他的医生和护士见面,他甚至不想知道她们的名字,“她们都退休了,应该是我奶奶辈的老人了,谁都会犯错,我不想影响她们晚年的生活。”

对于错抱的事情,姚策并不怨恨,他说,人生有很多的不公平,时光没办法倒流,唯有积极面对,他相信当年抱错事件的医护人员绝非故意,谁都会犯错,她们的内心也一定有愧疚。

姚策想得到的,只是医院诚恳的态度,和对责任的担当。

28年的人生无法逆转,姚策更希望通过自己的事件提升医疗机构的严谨健全,不要有他人再经历自己同样的遭遇,他说,仇恨不能让生活变得快乐,而快乐才是生活最大的意义。

从起点回到起点,未来,留给姚策的是面对疾病随时的变化和对生命长短的未知,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能有机会再踏上故土。

最长的一段相守

此行中,妻儿始终陪在姚策身边,3岁的儿子楷楷对河南充满了好奇,妻子熊磊的内心却五味杂陈。

熊磊的朋友圈里有很多带着儿子旅行的照片,但从没有姚策的身影,这次的河南之旅,是从儿子出生后,姚策陪着熊磊的第一次旅行。

“他生病后的这段时间,是我们一天也没有分开的一段时间。”熊磊的话里满是无奈和辛酸。

2014年,熊磊进入九江市医保局工作,和姚策成为了同事。

姚策的开朗、善谈是熊磊喜欢的特点,熊磊的美丽、单纯也是让姚策心动不已,相识了一段时间,单位组织去云南的一次团建活动中,姚策在一个心愿牌上写道:要跟熊磊一生一世。

在浪漫的云南,熊磊成为了姚策的恋人。

2016年,姚策和熊磊结婚了,两个人没有举办婚宴,姚策就带着熊磊辞职来到了上海,姚策有自己的人生理想,医保局的工作虽然稳定,但他想闯出一片更大的天地,给妻子更好的生活。

姚策很努力,他从上海一家网络旗舰店的库管做起,一直做到公司老板的副手,忙碌的工作中,他陪伴熊磊的时间越来越少,姚策能回家陪自己吃顿饭,已经是熊磊最大的满足。

2017年,楷楷出生了,熊磊为了能更好地照顾孩子,带着楷楷回到九江的娘家生活,2018年,姚策到宁波开办了电商公司,从楷楷出生不久,熊磊和姚策过上了“两地分居”的日子,两个人平均每个月只能见上一次面。

两地分隔让熊磊体会着思念的苦楚,但她理解姚策的辛苦,在她的内心中,姚策是一棵大树,她只需要安心照顾好孩子,等待姚策为这个家创造更安稳幸福的未来。

但是,在美好的生活来临之前,病魔和错抱的现实却接踵而至。

2020年2月,从医院拿到姚策患肝癌的诊断报告时,熊磊一边哭一边捶打着姚策,她悔恨自己没有陪在姚策身边照顾他,也怨恨姚策没有照顾好自己。

2020年4月,知道抱错的事实后,熊磊抱着养母大哭,她担心错抱的事实会夺取养母的爱,她心疼姚策,担心姚策的未来。

但熊磊知道,无论怎样,她都要陪在姚策身边。

熊磊陪着姚策奔波在治疗的历程中,在医院里,熊磊每晚会听到病友的呻吟,听到病友去世的消息,她害怕,却只能躲到外面去落泪。

治疗间歇回到家中,熊磊知道姚策白天佯装的轻松,夜晚却疼痛得难以入睡,每天深夜,被痛醒的姚策会躲到客厅去,他怕吵醒睡梦中的妻子,可熊磊怎能入睡,她听到姚策离开的声音,知道他又痛了,也会心痛难忍。

熊磊是医学专科生,她知道病魔的可怕,也知道有一天可能会失去丈夫,她不去想,不敢想,她只记得,姚策告诉她,什么都不要想,他会安排好一切。

熊磊埋藏着内心的痛苦,在姚策面前尽量保持最轻松的状态,她只知道,自己会陪着姚策,如果可怕的一天到来,她也会抚养好他们的孩子。

对生命充满信心和力量

假装,是姚策和熊磊生活中的关键词,熊磊假装着开心,姚策假装着轻松。

身体稍微舒适的时候,姚策会在家里打游戏,他戴着耳机,不时发出笑声,可是,没人能知道他内心的压力。

直到深夜,被痛醒后的姚策才真实地沉浸在无助和脆弱中,他说,他甚至会享受这样的一种真实。

在这样独处的空间里,姚策静静地看着月亮,感受着自己与疾病斗争的过程,身体在痛,他在用意志力对抗它。

从患癌至今的近8个月中,姚策的身体状态不断发生着变化,他肝脏的肿瘤从15厘米缩小到5厘米,但最近的一次复查又发现了骨转移和肺转移的迹象,骨转移的疼痛深入骨髓,长期服药的副作用导致各种身体不适,胃痛、腹胀、免疫力下降,和病魔的斗争是和时间赛跑,和意志力的抗衡。

在这样独处的空间里,姚策可以静下心思考。

患癌、错换,这一年中的经历像一场梦,有点造化弄人。

刚刚患癌,姚策想过放弃治疗,但看到妻子的眼泪,他知道如果自己放弃了,家人会无法承受。

刚知道被换错,姚策感觉天塌地陷,生活了28年的家竟然不是自己的,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感觉家人的一言一行都变得很微妙。

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却又真实地发生着,冷静过后,姚策开始考虑如何面对,如何给家人安排好一切。

曾经,姚策很少操心楷楷的成长,但他现在变得有些严厉,时间紧迫,他希望楷楷尽快长大懂事。

曾经,姚策不想让熊磊为生活奔波,他想让熊磊在他的庇护下过着最简单的生活,也内疚没在身体健康的时候好好陪伴爱人,但他无法想象,如果他不在了,熊磊会怎样带着楷楷生存下去,他希望熊磊更坚强独立,也许有一天,她需要同时扮演父亲和母亲两个角色。

姚策在脑海中筛选出真心的朋友,为熊磊搭建好人脉和生存的资源,他考虑带着熊磊逐步接触电商,让熊磊具备重回工作岗位的能力。

什么都不要想,他都会安排好,这是姚策给熊磊的承诺,他虽然没有告诉妻子自己的计划,但在默默地为她准备着一切。

曾经,姚策也是个脆弱的大男孩,会埋怨生活中的委屈。

但经历这许多,来自社会的爱心给了姚策无穷的力量和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姚策变得更加坚强,他在抗争命运,也知道自己肩负着回馈和传递爱心的使命,他用乐观为自己打气,也为病友打气,感恩,这是姚策新的人生体会。

对于姚策来说,时间是最恐惧的字眼,也是最无助的期待,他无法预期自己生命的长短。

姚策还有很多小目标,他想在此生去一次西藏;他想用更多的时间和亲生父母生活在一起,弥补迟到了28年的亲情;他想看着楷楷长大;他想看着熊磊重回工作岗位,有更多的朋友,这样,即使自己不在了,熊磊也能尽快走出失去他的痛苦……

姚策还有一个更大的愿望清单,清单上只有一句话,活得越久越好……

太阳升起来了,姚策离开脆弱的空间,带上轻松开心的笑容,对他而言,能看见第二天的太阳就是幸运的,他只想活好每一天,留下美好的回忆,留下更多的影像资料,给家人更多的陪伴。

姚策想对妻子说,如果这辈子上天能给我时间,我会用余下的时间来守护她爱她,如果这辈子的时间不够了,下辈子也会好好的爱她保护她。

姚策想对孩子说,他希望楷楷长大后知道爸爸是个坚强的人,把爸爸的责任感延续下去。

姚策说,他不害怕病魔,他会积极治疗,始终对生命充满信心和力量……

事件回顾

 

 

2020年2月17日,28岁的姚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母亲许女士想“割肝救子”,在进行配对检查时,血液检测姚策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经过调查,两个婴儿在医院被抱错的真相浮出水面。

2020年5月10日和11日,姚策家属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方协商赔偿,但双方协商不一致,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建议其走司法程序。

2020年7月23日,“错换人生28年案”正式立案。

2020年9月11日,“错换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姚策及其亲生父母要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公开道歉,诉讼请求金额总计为270余万元,当庭没有宣判。

2020年9月25日,“错换人生28年案”在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当庭没有宣判,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当庭给予了姚策先予执行款项支票10万元。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