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外卖员踩空后身亡 网友痛惜:是什么逼得他们一路狂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0日 17:08   凤凰网

19日下午2点30分左右,福州的陈先生爆料称,福州市台江区群众新村小区内,一名配送员突然倒地不起,当场死亡。

记者赶到现场看到,一名身穿绿色工作服的中年男性躺在小区十一号楼楼道前,身上盖着毛毯,隐约可以看到男子的口、鼻流血,一旁还停着一辆配送车,男子的周围已被警方用警戒线围住,民警正在取证调查。

下午3点55分左右,殡仪馆的车辆抵达小区将男子的遗体运离现场。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网友:

天天和时间赛跑,他们太难了

是什么逼得他们一路狂奔

其实类似的悲剧不止一起,“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外卖小哥成为交通事故高发群体,曾以精准、合理、优化为标签的算法,引发业内广泛讨论。

有外卖小哥在线吐槽

一个月内车祸4次,被罚150元

直呼外卖不好送!

此前,钱江晚报曾有过报道:9次逆行,2次闯红灯!杭州外卖小哥:我还算是守规矩的……

报道中,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跟着外卖小哥体验了一天。

王家齐是全职骑手,隶属于专门的配送站,有规定的在岗时间。他跑白班,从上午9点30分,一直到晚上9点,一单一公里以内的短程可以拿到6.5元,每天要跑近50单,才能在30天无休后拿到一笔5位数的薪酬。单量不够时,王家齐的同事也会选择加班再跑几个小时,好来得及赶上外卖的夜宵场。

越来越低的单价逼得外卖小哥一路飞奔

收入随着新人涌入而被压缩

今年,在路上跑的新骑手,明显多了。据美团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及2020年疫情期美团骑手就业报告》显示,疫情期间仅美团平台就新注册有单骑手数超过33万人。

收入随着人群涌入而被压缩。年初,王家齐在另一家平台做同城快送,用不着紧赶慢赶,每天的收入也在300元以上。5月20日当天,他送出35单鲜花,赚了1000多元。7月后,他明显感到订单锐减,想要维持过去的薪水,只能转跑外卖,拉长战线。

路上出事的骑手也越来越多,前不久他就亲眼见过被撞倒的小哥。对方急着送单,在闯红灯时被一辆路虎迎面撞上,人飞出去老远。王家齐心里暗自发怵,但手上的订单快超时了,他没有停车。

逆行,横穿马路,闯红灯,这是外卖骑手几乎每天都会违反的交通规则。

12点39分,王家齐在文晖路北停车,他提上3大袋水果,转头朝路边的写字楼内一路小跑。等电梯时,他提前给下家客户发去短信,告知无法按时送达。之后,他大步上车,先是横穿过马路,随后又在一条小路口闯了红灯,才赶在5分钟后,伴着客户的电话质询同时赶到。满头大汗跑上4楼,他在1分钟内连说了6次不好意思,声音大到在1楼也能听见。

困住骑手的不是系统,

而是配送效率

中午的量不多,王家齐跑了9单,路程不超过15公里。即便如此,他还是有9次逆行,4次横穿马路,2次闯红灯。

对此,他诚恳地解释说:“我算是守规矩的,真的。”在30多迈飞驰的电动车后,不断有外卖小哥按着电喇叭,以更快的速度超车,然后消失。而按新国标规定,电动车的车速上限是25公里/小时。

对于这次诟病最甚的系统,王家齐觉得送达时间不是关键,单价才是一切的根本。“每单的价格压得越来越低,想要多赚钱,只能跑得快。”他私下里觉得,困住骑手的不是系统,而是配送效率。只要以配送效率为主的竞争模式不改变,外卖员越来越快的现状就不会改变,“你不做,有大把人来抢着做”。

报备,为了不被扣钱

因为耽搁了些时间,王家齐的下一单有些来不及。没开导航,他熟练地在车辆的缝隙中穿梭,几乎是条件反射式的一转弯就按喇叭,不管面前有没有车。

自从一次逆行转弯被车撞伤了之后,他就养成了按喇叭的习惯。系统要求配送的时间从一小时缩减到28分钟,方月中按喇叭的频率也越来越高,车胎报废的周期也跟着缩短,两三个月就要去换一个防爆胎,一个胎要160块钱。

刚刚入行时,他对系统的提示音“您有订单即将超时”很敏感,会拼命赶去送,但如今他却觉得尽力就好。他说系统中有一个报备选项,只要报备合理,主管就不会扣钱。

今天又是一个阴雨天,

在此我们呼吁宽容对待骑手

不催单,不随便投诉

愿每一位骑手都能平安!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