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诉未履约遭索赔数百万 西安奔驰女车主:原告虚假宣传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2日 07:30   凤凰网

西安奔驰女车主薛春艳一年前坐在奔驰引擎盖上维权一事引发众多关注,此后她又卷入一起代言合同纠纷——西安市高速铁道技工学校以薛春艳未履行招生代言合同为由将她告上法庭,而薛春艳以“虚假宣传”为由反诉对方,要求撤销双方协议,并要求该学校赔偿损失。

5月20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将两案合并为一案开庭审理,薛春艳称身体不适,未出庭,当天法庭未宣判。

同日下午,薛春艳在西安一家律所同其代理律师接受媒体记者采访,回应此案的焦点问题。

薛春艳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019年6月,西安高速铁道技工学校与她签订一份年薪百万的协议,学校聘请她担任“网红专业首席架构顾问及青少年公益教育形象大使”。薛春艳称,因为学校涉及虚假宣传,所以双方都未履约,她没有收钱。

校方委托人陈天哲对此回应称,校方认为索赔都有明确的依据,“薛春艳要求让学校安装的操场、网红楼都装了,此外还有每个城市组织会议,需要的人员也组织了。”

对于是否存在虚假宣传,陈天哲称,学校此前变更了法人代表,不能拿以前学校发布在网上的信息谈现在的问题,学校的官方网站此前被攻击后关闭,网上的宣传跟他们无关。

薛春艳质疑学校虚假宣传,学校称网上信息与其无关

薛春艳称,陈天哲作为校方委托人在2019年7月带他们参观过学校,参观的内容和网络上的招生简章及招生视频都一致。但后来她发现,当时实际参观的学校和“西安高速铁道技术学校”没有任何关系。

薛春艳向澎湃新闻提供一张该校的招生宣传简介,其中有一张校园喷泉前景的图片,图说为“西高铁校园环境”。薛女士称,图片中拍摄的场景实际为与该校相邻的西安联合学院。

“我从来没有说联合学院是我们的。我带你去钟楼转一圈,难道钟楼就是我们的吗?”陈天哲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薛春艳指控他有误导行为,要拿出证据。

薛春艳的代理律师表示,如果从网上查询一个学校的信息,学校不认可,称不知道是谁发布的,一旦出现虚假的话,也追究不了谁的责任,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况。“没有人对公布的办学信息负责,那怎么才能查到这个学校的真实情况?”他说。

“我之前也跟他提过,你们在网上长期虚假宣传,要我代言可以,把网上的虚假宣传撤掉。”薛春艳说,校方回复称,网上的虚假宣传与他们无关。

除了对学校的校址、校园环境有质疑之外,薛春艳还表示,学校的办学资质也存在虚假宣传的情况。

“签合同时告诉我们学校是一个学历认证学校。”薛春艳称,后来她发现学校拿来一份人社局盖了章的空白审批表,让她随便填,“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学校。”

薛春艳的代理律师指出,该校是有办学资质的,但该校在网上的宣传混淆了概念。学校分为教育部门直属和人社部门直属;前者是可以授予学历的,而后者是培训技能的。

西安高速铁道技术学校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显示,该证是由人社部门颁发,属于民办技工学校。而学校的微信公众号上介绍,“该校是由教育主管部门批准成立的一所全日制学校。”

前述微信公众号中的学校简介还写道,学校下设铁道交通运输、民航运输、幼儿教育等十大热门专业。薛春艳称,该学校只有铁道服务员和航空服务员的培训资质,其他专业都不存在,包括学校聘请她担任首席架构顾问的“网红专业”。

针对薛春艳在签订合同之前是否了解学校有虚假宣传的情况,薛春艳的代理律师表示,学校有正常的办学证照,但学校网上的宣传有不真实的情况,给受众造成误解,这种信息没有审查,对当事人也造成了误导。在发现学校存在虚假宣传的情况后,薛春艳要求他们还原成真实的信息,学校并没有接受。

陈天哲称,学校此前变更了法人代表,不能拿以前学校发布在网上的信息谈现在的问题。他还称,学校宣传的部分信息可能存在同行编造,为了拉生源。他们学校的官方网站此前被攻击后关闭,网上的宣传跟他们无关,不能确认是他们编出来的。

合同是否实际履行起争端,薛春艳:没给我一分钱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西安高速铁道技工学校作为原告诉请判薛春艳赔偿364.9万元。薛春艳的代理律师表示,学校的索赔并无依据,学校发生费用的时间并不是签订合同到解除合同的两个月的期间内,大量的费用和票据跟本案的事实没有关联。

陈天哲回应称,校方认为索赔都有明确的依据,薛春艳要求让学校安装的操场、网红楼都装了,此外还有每个城市组织会议,需要的人员也组织了。据陈天哲提供的起诉书显示,“学校为配合薛女士开展工作,准备了场地、经费和人工。”

薛春艳的代理律师表示,当事人反映,合同实际是没有履行的。薛春艳称,当时她发现情况不对,就找到了学校的人,口头做了合同解除。事实上双方都没违约,“他没给我一分钱,我没给他做广告。”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薛春艳以“虚假宣传”为由反诉对方,要求撤销双方协议,并要求学校赔偿其损失200万元。薛春艳说,她个人认为要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目前法院将两案合并一案,一起开庭审理。

薛春艳称,反诉索赔的200万元,无论最终法院判决多少,除去律师费、诉讼费等费用,她计划全部捐给慈善机构。借此她要提醒学生家长遇到类似的有“虚假宣传”的学校,要留个心眼,而相关部门应对学校的宣传信息作出检查,公示学校开设的专业等等。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