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43斤女大学生离世 生前最后愿望:跟弟弟过个好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21:15   凤凰网

吴花燕2019年11月接受封面新闻采访画面

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李佳雨 贵州摄影报道

2020年1月13日,噩耗传来,43斤女大学生吴花燕走了!生前,她对封面新闻记者说:“2020年春节,想添几件家具,和弟弟一起过个好年”。

2019年10月,贵州43斤女大学生吴花燕的故事经媒体报道引发社会关注。吴花燕4岁时母亲去世,18岁时父亲去世,只剩她和弟弟吴江龙相依为命。获得各界救助后,吴花燕得以上初中、高中、大学,以及维持在贵阳治疗,但因为体重不到60斤,无法接受手术。2020年1月13日下午,吴花燕因病去世,年仅24岁。她喜欢写诗,她人生的最后一首诗,定格在2019年12月21日。

吴花燕与好友的照片

最后的朋友圈

“我梦不到的故人又有何意义”

吴花燕的时间停留在2020年1月13日。

她的朋友圈,停留在1月6日。这天,甘肃,兰州,大雪纷飞,她发了这样一段文字:

“今年的雪花来得晚一些,不管是雪花还是,我梦不到的故人又有何意义。不过还是谢谢你,但我有一个请求不管是他的嘱托还是你作为室友之情以后别在发了,每发一次我的心如刀绞”。

在此之前的一周,2019年的12月29日,吴花燕发了6张照片,并配了一段文字:想念在学校的日子了,想念这帮把我宠成小公主的姑娘了”。

照片里,她穿着白色的旗袍,阳光温暖,牡丹花开得正艳,她笑靥如花。

“我们正在忙,有很多学校老师在医院,但是现在他们都在忙,我要核实一下。”2020年1月13日傍晚,封面新闻记者拨打盛华职业学院宣传部张辉伟老师电话时,他也很着急。

拨打学校副校长电话,没接;拨打曾长期每月资助她400元的王珊老师电话,他挂断了。

过去一个月,吴花燕的状况,没有更多人知道。她自己也没有过多叙述。

吴花燕在朋友圈更新的最后一首诗

不过,她的新心情,或许从她的诗歌中能看出一些端倪:她人生的最后一首诗,写于2019年12月21日6点53分。

这首诗没有名字,但颇为伤感:

昨晚一夜没睡

因为,我在等一场雪花

在漂雪的时候与你跳一场舞

给你唱一支关于雪的歌

可它迟迟不来

在一某场大雪里我们相遇

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回到

那场大雪里把所有的话都说清楚

我会告诉你寄放在我心里的

只有你给我寄的三片雪花

在这个冬天里我忘记了来年还有一个春天

忘记了桃花开放的样子

注:基于吴花燕姐姐的要求,考虑到吴花燕身体情况,以下封面新闻采写的人物稿一直未刊发,成稿时间为2019年11月7日。

第一幕·爱吃腊肉

上学走1.5小时,奶奶给她留鸡腿

11月2日,吴花燕斜靠在两个枕头上,鼻子插着输氧管,偶尔拿起手机看两眼,又放下。

某筹款平台上称,她“4岁后,父母相继离世”。吴花燕予以否认:“我妈妈是我4岁左右去世的,爸爸是2015年去世的。”

在母亲去世后多的多年,吴花燕的父亲带着她和两个弟弟生活,平时种田养猪。

“我最喜欢吃腊肉”, 吴花燕抬起夹着仪器的手比划了一下,笑着说,“就是煮好后,切开吃的那种。”

这些肉只能在过年过节吃得上,但平时,并没有饿肚子。父亲在年底还能卖些谷子去换油盐。

吴花燕就读的小学,距家有一个半小时路程。走山路上学,放学还要放牛做饭,她从没迟到,每个学期还能拿回奖状。

“我小时候很厉害的。”她说,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个头比别人小一头而自卑。

上初中后,父亲一周给她30元钱生活费。一周吃一顿肉或者两周吃一顿,省下的钱她就给弟弟买糖果,还给奶奶买过一双20元棉鞋。奶奶对她也是百般疼爱,家里杀鸡就专门留鸡腿给她,有一次天气太热,鸡腿都留到了生蛆。

2015年父亲患上肝硬化离世,那年吴花燕18岁,她除了上学,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奶奶和两个弟弟的生活,而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是政府发放的低保。

来自松桃县政府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吴花燕一家2015年开始享受低保,当年每月领取496元至702元不等。

吴花燕只能节约,“有时候打一盒饭,要计划着吃一天”。同村姐姐吴玉荣回忆,吴花燕从小体弱多病,成长发育过程中,个子一直瘦小。高三这年,因为生病和缺乏营养,吴花燕掉了很多头发,眉毛也掉光了,学习成绩跟着下降。

在某次媒体采访时,吴花燕曾流着泪说,别人没钱了,可以向父母要;她没有父母,不知找谁要。

夜里,实在难过,吴花燕就爬起来看书或者写诗。她今年7月写的一首诗,或许能概括她那时的心境:

不管明天是否下雨/我都要赶在天亮之前就出发/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在天黑之前/越过九百九十九座山头/翻过九百九十九个坡/这是一条别无选择的路/是一场没有目的地的旅途……

第二幕·大学生活

两年间,收到捐助3.17万元

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常务副校长杨绍先记得,第一次见到吴花燕,是在2017年9月新生报到那天,一个小小的,瘦弱的女孩,笑眯眯地给他打招呼。

在杨绍先印象中,那之前,学校从来没有一个比吴花燕个子更小、身体更瘦弱的学生。

他心疼并记下吴花燕的名字,鼓励她要好好学习。

2017年11月8日,学校成立残疾学生助学金。只要符合帮扶标准的,学校会发放每学期1000元生活补助。

班长席爽从吴花燕的穿着打扮上,感觉到了吴花燕的家庭有些困难。

他找到吴花燕了解情况,吴花燕避开了他的眼睛,说了句“我没有父母”。

从那以后,席爽一直小心翼翼保护着吴花燕的秘密。

2017年11月,除了3000元新生奖学金外,学校为吴花燕发放了1000元残疾学生助学金。

大一下学期,又按照特殊情况处理,给吴花燕和另一个学生单独提高到2000元每学期。

学校党政办副主任张辉伟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7年9月―2019年10月吴花燕住院前,学校为吴花燕发放的政府资助资金、学校奖助学金、爱心老师的资助,共计47500元。

除去大一大二的学杂费共15760元,两年间,吴花燕共有31740元可用于生活。

这其中,就包括学校后勤保卫处副处长王珊,每月资助的400元。2018年3月,王珊以让吴花燕打扫寝室开水器卫生的工作为由,除了两个月寒假,王珊每月资助吴花燕400元,一直到今年吴花燕实习,共资助6000元。

吴花燕很感恩,在得知王珊的父亲出现眼疾后,专门发微信过去,祝福王珊父亲长命百岁。

学校打印出来的吴花燕大学期间,在食堂的消费清单显示,她的消费的确虽然有2元的,但也有超过10元的。吴花燕实习公司的寝室内,放着她的3双鞋,有运动鞋,有板鞋。床头还放着小吃米花筒和老干妈。

第三幕·感恩

回乡支教,病好后想考本科当审计员

除了学校资助,松桃县相关部门提供给盛华职业学院的材料也显示,吴花燕一家,从2015年1月开始享受低保,从最初五口人享受每月496元至702元不等,到奶奶和父亲去世,再到2019年,5年间,低保并未断过。

以2019年为例,吴花燕全家两口人(她本人和二弟),共享受每月695元至730元不等的低保。

此外,吴玉荣介绍,吴花燕家乡的春晖社(当地民间公益组织)从2018年开始,到2019年其住院,对她对资助也达到了5200元。

2018年,吴花燕和弟弟享受移民搬迁,搬到了铜仁碧江区打角冲安置点。

吴花燕对新房的憧憬是:

“我有4000块钱存款,今年过年,我想给新家添置一些家具,买个饮水机,买点锅碗瓢盆,和弟弟好好过个年。”

得到这么多人的资助,吴花燕很感恩。

吴玉荣介绍,吴花燕一直在竭尽所能回馈社会。

从2019年2月松桃县“我与家乡共发展——沙坝河乡大学生座谈会”,到接下来的少数民族语言障碍人群双语培训,再到春晖社组织的暑期支教活动,都有吴花燕的影子。

盛华职业学院会计学院学生工作负责人候志雄也表示,为了感恩和支教,吴花燕还特地跟实习单位请假,推后了实习时间。

在吴花燕实习公司的宿舍里,枕头上放着一本英语专升本教材。床头被子下也放着一本巴掌大的英文书。

班主任雷德芳说,吴花燕英语四级考了2次,屡败屡战,这学期又报了名。

吴花燕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没有生病之前,她原本拟了计划,考英语、考专升本、考会计资格证,将来的梦想是当个审计员。

……

对于吴花燕接下来的安排,吴玉荣希望她可以好好治病,“她不能再承受更多了”。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