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上访者陈裕咸之死“中止诉讼”:刑事部分未审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07:31   凤凰网

 

 

 

 

赣州中院行政裁定书。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讯(记者卢通)新京报此前报道的江西上犹上访者陈裕咸之死行政诉讼案有了新进展。今日(11月7日)新京报记者从陈裕咸家属处获悉,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0月29日做出行政裁定,中止陈裕咸家属对上犹县政府的行政诉讼。

2018年11月14日,新京报刊发《上访者陈裕咸之死》、《截访公司的“火热生意”》两篇调查报道。报道称,2017年6月初,江西省上犹县63岁的陈裕咸因伪劣种子案进京上访,其间在北京丰台、大兴多辆车内遭截访人员拘禁殴打,送医抢救无效死亡。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陈裕咸符合他人用钝性外力反复多次作用于头颈部、躯干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陈裕咸长子陈维树提供的一份视频资料显示,事发当天,时任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开价2.5万元,让牛力等截访人员将陈裕咸送回上犹。后截访公司包括负责人牛力在内的12名主要嫌疑人被警方控制。

2018年10月14日,陈裕咸家属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向上犹县政府索赔497万余元。2018年11月7日,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立案。

2018年12月5日,上犹县政府就陈维树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向赣州中院递交了《行政诉讼答辩状》,答辩状称陈裕咸死亡系牛力等人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人民政府无关,上犹县人民政府不应当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2019年4月2日,陈裕咸行政诉讼案在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死亡系牛力等人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政府无关,但考虑本案实际,可给予陈裕咸家属适当的补偿。庭审中,上犹县政府表示愿意接受调解,陈裕咸家属未予表态。

陈裕咸长子陈维树向记者出示的赣州中院行政裁定书显示,该院在审理陈裕咸家属诉上犹县政府行政赔偿一案中,因与本案相关的刑事案件尚未审结,而本案的审判涉及的相关问题,须以该刑事案件的裁判为依据,因此“本案中止诉讼”。

此前报道:

上访者陈裕咸被打死行政赔偿案开庭,江西上犹县政府仍称无责

2018年10月14日,陈裕咸家属向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索赔497万元。2018年12月7日,陈裕咸之子陈维树收到的《行政诉讼答辩状》显示,上犹县政府称陈裕咸之死与其无关,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但其工作人员存在一定失误,可以给予陈裕咸家属适当补偿。

4月2日,赣州市中院开庭审理此案。“庭审时,县政府意见与答辩状几乎一样,法庭表示择日宣判。”陈裕咸之子陈维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

 

 

上访者陈裕咸生前照片 本文图均为 上游新闻 图

陈裕咸家属索赔497万元

上游新闻此前报道显示,2017年6月3日,陈裕咸只身来到北京。次日,他被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12名截访成员拦截后死亡。他死前8小时遭遇的噩运包括:胶带封嘴、绳捆手脚、鞋塞嘴巴,先后被多人在车上、小巷中、废墟上毒打。随着内幕一层层撕开,一个以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为幌子的截访公司曝光: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绰号为“老季”的牛力;公司中层、绰号为“于子”的牛铁光;公司合作伙伴、绰号为“老黑”的陈家全等人。同时,截访公司、信息员、上犹县政府等之间的关联也浮出水面:牛力受雇于时任上犹县信访局局长赖学文。牛力落网后,上犹县委对赖学文作出免职处理。

2018年10月14日,陈裕咸家属向赣州市中院递交《国家赔偿行政诉讼起诉状》称,6月22日,陈裕咸家属向上犹县人民政府提交《国家赔偿申请书》,上犹县政府在两个月的规定期限内未作出是否赔偿的决定,依据《国家赔偿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向赣州市中院提起诉讼,要求上犹县人民政府向陈裕咸家属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各项赔偿金共计497万余元。

4月2日庭审时,陈维树发表意见:“这是江西信访部门与非法截访公司合作下的陈裕咸个案,两者有必然联系,不像政府说的只是简单的民事委托。”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7年6月4日下午3时54分,上犹县东山镇干部收到了陈裕咸当日被“信息员”在北京拍下的身份证照片。

上犹县政府称自身无责

2018年12月7日,陈裕咸之子陈维树收到了上犹县政府在当年12月5日作出的答辩状。

上犹县政府的答辩状称,时任该县信访局长的赖学文得知陈裕咸在京上访的信息之后,县政府仅是授意牛力等人将陈裕咸安全护送回上犹,赖学文没有授意牛力等人对陈裕咸实施殴打伤害行为,牛力等人实施的超出上犹县政府授意范围的行为所造成的结果,与上犹县政府无关。牛力等人对陈裕咸实施的殴打伤害行为造成的结果,应当由其自行承担法律责任。从该案的刑事侦查审理情况来看,并无关于上犹县政府及赖学文违法行使行政职权的认定,足以证明陈裕咸的死亡系牛力等人的个人违法行为所致,与上犹县政府无关。

 

赖学文授意牛力等人将陈裕咸安全护送回上犹,并不是对牛力等人的行政授权。赖学文与牛力商讨了护送陈裕咸回上犹的对价,赖学文的行为仅仅是一种民事委托行为。该授意仅限于劝导、护送,不存在截访、押送的表示和意愿。牛力等人不属于上犹县政府工作人员,亦未经上犹县政府授权其行使行政职能,其对陈裕咸实施的暴力、非法拘禁行为,不是上犹县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实施的职务行为。因此而造成的后果,上犹县不需要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上犹县政府答辩时称,考虑到赖学文在工作过程中有一定的失误,虽然上犹县政府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上犹县政府可以结合本案实际给予陈裕咸家属适当的补偿。

陈维树说,4月2日庭审时,上犹县政府的意见与上述答辩状类似。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是公开庭审,但一些市民想进去旁听未获允许。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