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男子因做心肺复苏压断老太肋骨被诉:感到心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02日 16:03   澎湃新闻

  原标题:对话获判不担责施救者,2年前因做心肺复苏压断老太肋骨被诉

  为救前来买药却心脏骤停的老太,沈阳康平县一名药店老板为其做心肺复苏。老太苏醒入院后发现12根肋骨被压断、右肺挫伤,反倒起诉药店老板,索要医疗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等近万元赔偿,并称伤残等级评级后还要追加赔偿数额。

  近日,辽宁省康平县人民法院对这起发生于2017年9月的民事案件作出判决。

  法院查明后认定,2017年9月7日8时左右,72岁的原告因感觉头晕,到被告经营的药店买药,被告建议原告服用硝酸甘油片并给了原告一片,随后原告突然出现心脏骤停,被告对其实施心肺复苏进行抢救,原告恢复意识后,120救护车将其送往医院住院治疗,原告被诊断为双侧多发肋骨骨折、右肺挫伤、低钾血症,共计住院18天,医疗费6010.64元,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报销其中的5619.98元,自费390.66元。

  对于老人心脏骤停与药店老板提供的硝酸甘油药物之间的关系,法院认为,原告无法提供证据证明两者有关。

  2018年11月,法院亦选取医疗专家召开听证会,专家咨询结论显示,原告是否服用硝酸甘油与心脏骤停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且被告不违反诊疗规范,不应承担抢救过错。

  因此,法院综上判定,药店老板给老人进行心肺复苏造成肋骨骨折及肺挫伤无法完全避免,救助行为没有过错,不违反诊疗规范,无需对老人造成的损害承担民事责任。

  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留意到,老人住院后查出的低钾血症,可引发心脏系统的失常,严重者可发生心力衰竭,即心脏无法有效工作。

  此外,国内目前使用的心肺复苏术,依据的是美国心脏协会(AHA)发布的《美国心脏协会心肺复苏与心血管急救指南》。

  该《指南》显示,心肺复苏时胸外按压的指压深度应为5-6cm,最合适的速率为每分钟100-120次。病人一旦心脏骤停,失去有氧血供的全身器官便会陆续出现损伤,尤其是对血液供应非常敏感的脑部,一般骤停4分钟后,病人便可能出现脑水肿,6分钟时脑细胞开始死亡。也就是说,心肺复苏是在和死神赛跑,越快施救对病人脑功能的影响越小。

  2020年1月2日,本案被告孙向波接受澎湃新闻采访。他今年迈入43岁,是沈阳康平县人,十几年前取得从医资质。他称,自己感谢法院的公正判决,感谢法律鼓励全社会见义勇为、敢于救人,避免因“不敢救”而导致生命擦肩而过。

  [对话孙向波]

  澎湃新闻

  :老人是怎么倒下的,你还记得吗?

  孙向波

  :当时她来买一种药,但是我这没有。她描述自己高血压、头晕,我就给她(测)试了血压,结果非常高。我给她拿了降压药和心脑血管疾病的药,这期间,她坐在(店里的)凳子上,头突然就耷拉下来了。我把手放在她鼻子下面,没感觉到呼吸,摸脉搏也没有了。我啥也没想,就是救。

  澎湃新闻

  :施救时你身边还有其他人吗?

  孙向波

  :那天药店有人请假了,我是在那儿替班,就我一个。

  澎湃新闻

  :心肺复苏做了多长时间缓过来的?

  孙向波

  :我印象中大约做了3、5分钟后,她有反应了,哼了一声,我就感觉这人活了。之后她就有意识了,然后我给她扶起来,坐在那儿。抢救过来后,我就给120和她儿子打电话。

  澎湃新闻

  :当时什么感觉?

  孙向波

  :哎呦妈呀,可把人救活了,要是没救过来可咋整,别的啥也没想,跟做梦一样。说实话,我觉得我自己还挺伟大的。

  澎湃新闻

  :家属跟你见面后怎么说?

  孙向波

  :他儿子来找我看当时的(监控)视频,我给他看完后他也没说啥,就回去了。后来他又来,说他妈妈肋骨骨折,我说抢救过程中为了救人,如果力度和频率不够,她活不了,这在医学上是允许出现的。他说不行要赔偿,我说你不感谢我可以,但要我赔偿,这事就说不过去。

  等到十月,我就接到法院电话,说我被起诉,让我去法院取传票。

  澎湃新闻

  :你心里怎么想?

  孙向波

  :心寒肯定心寒,还会造成(负面的)社会影响和经济损失,但你说怎么办?判决结果出来后,有人问我要不要找对方赔偿,我说那赔偿啥,我不能和他折腾这事了。

  说实话,从出事后到现在,我一直称呼当事人阿姨,都没叫过老太太,我没啥高尚的,就是摊上这事了。

  澎湃新闻

  :施救前犹豫过吗?想过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孙向波

  :当时根本也没想能不能救活,就是一个救!

  这完全出于本能,也是做医生的第一反应,我也没考虑能不能救活,救完之后会出现什么后果,啥也没想,如果说我当时想这些,可能我就不敢救了。

  澎湃新闻

  :被你救的人起诉后,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家人朋友怎么看这件事?

  孙向波

  :我父母包括所有亲人,只说挺委屈也没说别的,也没说不应该救、救错了,或者埋怨我。有极个别人说,当时不应该救他呀,就等120来,这样就不摊事了,那他们是出于替我鸣不平的角度说这话。

  澎湃新闻

  :有媒体报道,你药店的生意因此受到影响,另开了一家诊所?

  孙向波

  :药店的营业额下降一半还要多,影响太大了。法院结果没出来之前,老百姓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有个负面消息,别人就有想法,躲着走。当然也不能全推给这件事,也没有人因此埋怨我。后来药店停了,诊所开了快一年了,生意还可以。

  澎湃新闻

  :诊所不会风险更大吗?

  孙向波

  :只要从事临床一天,都有风险,会出现突发事件,那(因为)你选择了这个行业。除非你一狠心,连大夫都不当了。不过通过这件事,我的法律意识更强了,场所内无死角布置监控视频,我感觉作为一名医生,现在话都得考虑好才能说。

  澎湃新闻

  :赢了官司,你现在有什么感受吗?

  孙向波

  :感谢法庭依法作出公正的判决,说明施救行为是受法律保护的。判决没出来前,我身边有人说,以后这种事就不救了,要不既摊官司,还牵扯精力和时间。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今后被人救了,是应该曝光、起诉,还是应该感谢。如果你得了病,你是希望120来了再救,还是现场就有人救呢?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