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香港执业律师黄国恩谈香港国安法通过:我对这之后的香港,有一个非常良好的期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07:12   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香港6月30日电 题:香港执业律师黄国恩谈香港国安法通过:我对这之后的香港,有一个非常良好的期盼

  中新社记者韩星童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获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当天,香港执业律师黄国恩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他手持一本贴满便签纸标注的“‘一国两制’有关文宪”,说近日多了时间研读,以便更理解有关法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基本法)第18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决定对列于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减时,先征询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和特区政府的意见。黄国恩认为,这意味着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通过后,香港基本法对人权、自由和司法独立等的保障,仍然有效。换句话说,“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并没有改变香港的法律制度”,黄国恩说,绝大部分案件的审讯、执法仍由特区政府负责,“警方执法依然根据《警队条例》执法,律政司依然独立决定是否检控,法官依然根据法律进行审判”。

  早前,香港有人质疑由特首委任法官负责处理港区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有损香港司法独立,黄国恩反驳指,“司法独立不是‘无王管’,而是特区政府不干预具体的法官审判”,由行政长官指定若干法官而非指定一位法官处理特定案件,所以条文根本不存在干预司法独立。黄国恩也相信,行政长官会依据有关法官的专业、才能和过往经验做决定,亦会充分参考相关司法机构的意见。

  那法官存在政治倾向吗?黄国恩说答案是肯定的,“不然就不会出现‘黄丝’法官‘放生’暴徒,轻判社会服务令或罚款了事”,法官于判决中流露政治倾向,在近年香港并不罕见。“法官所握的量刑空间很大,从缓刑到重判监禁几年,轻判重判他总有一套自己的说法”,但事关国家安全和国民利益的案件,兹事体大,黄国恩认为使用同一套方式处理不合理。

  “我对这之后的香港,有一个非常良好的期盼,即慢慢稳定下来,止暴制乱。”黄国恩对有关法律的成效也有信心。“事实上这两个星期已经看到效果了,有关草案公布后就陆续有反对派人士‘转軚’(倒戈),声明不支持‘港独’、‘揽炒’,或是宣布退出政治及社运工作”。

  正说到这里,他的手机消息提示恰好跳出即时新闻:乱港分子黄之锋等三人退出“香港众志”。黄国恩笑了,用手指戳了戳屏幕道:“你看,这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的阻吓性,还未执行,已经有效果”,他顿了顿,“未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黄国恩在访问中频频提到一个词“良心”,“律师、法官不讲法律,只谈政治,很悲哀,这就是没有良心”,他这样解读。他读大学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十几二十年前,我们那一代法律学生很中肯,凡事只讲法律,不理政治,但现在教育全部变质了。”

  他感叹“让专业归专业,政治归政治”或许还需要时间,“反对派常常说,香港人觉醒,我也认为这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立法之后香港人应该觉醒,觉醒什么?觉醒自己是中国人,而不是什么香港民族。与国家共谋发展,香港才有出路。”(完)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