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核試驗發生意外後,他們主動請戰赴空爆中心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4日 04:13   鳳凰網

“他們中有的人已經離我們而去,但在這支隊伍中,從部領導、院領導、專家到每一位普通員工,他們身上體現的爲科學事業無私奉獻的精神,至今讓我感動。”9月12日,79歲的中國廣核集團公司原副總經理尤德良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說,這從自己曾親歷的一次核試驗中可見一斑。

2018年尤德良在大亞灣核電站

這次核試驗發生在41年前。

1979年9月13日,新疆馬蘭核試驗場,東風某型號核彈頭全當量試驗準就緒。這是我國開展核試驗以來,當量最大的一次氫彈空投試驗。

九月初,時任二機部副部長趙敬璞帶隊,二機部九局張培望、尤德良、宋學良隨行,從北京乘飛機到烏魯木齊,之後乘車沿公路翻天山,經過差不多5個小時,到達馬蘭基地。

趙敬璞當年留影

1964年9月從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畢業時的尤德良

早在8月,由二機部九院院長鄧稼先任隊長的第九作業隊,已乘專列在基地提前做試驗的準備工作。

本次試驗主要是驗證核彈頭全當量試驗的設計參數和爆炸效應,同時,兼顧全軍對核爆炸現象參觀見習需要。爲此,中央軍委、總參謀部組織以李達副總參謀長爲首的1500人軍隊幹部進駐場區參觀,其中軍以上幹部就達300多人。他們已先期到達試驗場,分爲六大軍區安營紮寨。每個軍區都有一塊獨立的營盤,高大的營門上,用醒目的紅底白字標註大軍區名字。每個軍區營區用解放牌軍用汽車排列做圍欄,圍在中間的是帳篷羣,場面非常壯觀。

13日4時,第九作業隊全體參試人員乘車出發,奔向各自崗位。尤德良和宋學良隨趙敬璞乘吉普車,前往試驗場720指揮部。指揮部是一個很大的帳篷,距爆心約60公里。趙敬璞、時任國防科委主任陳彬、以李達爲首的全軍六大軍區軍以上幹部,都在指揮大蓬內,靜靜地等待15時那個莊嚴時刻。按照分工,鄧稼先等在幾百公里外的馬蘭機場,負責產品裝配,飛機裝彈起飛等。

約下午15時,飛機轟鳴聲由遠及近,越過頭頂飛向爆心方向,接着在試驗場上空盤旋。按照指令,大家戴上防護鏡,面向爆心方向,靜靜等待蘑菇雲升起。

可是投彈飛機已在天空消失,也沒看到蘑菇雲。在指揮帳蓬外觀察點等待的尤德良摘下防護鏡,走進指揮大蓬,大蓬內一片忙碌。與馬蘭機場電話聯繫,被告知飛機已返回,飛行員報告已完成任務,飛機彈艙也是空的。

爲什麼沒響?大家都將目光投向了在場的二機部最高首長趙敬璞。

趙敬璞讓尤德良到大蓬外叫臺車,陪同一起去試驗場,時任國防科委作戰試驗部部長高健民和基地朱參謀長坐上另一輛吉普車緊隨其後。

向崗哨帶隊的軍人說明來意獲准放行後,趙敬璞卻讓尤德良和宋學良下車,說沒穿防護服,進去很危險。宋學良無奈下了車,尤德良卻堅持不下車。

經過大約一個多小時,車輛到達爆心。大大的十字白色靶標非常醒目,但是不見炸彈。炸彈到哪去了?

患肺心病的趙敬璞走不動,坐在車上指揮其他人繞着靶心找,不知繞了多少圈,也沒發現落彈地點。天快黑了,大家又累又渴。精疲力盡之時,有人建議,趁天黑之前,派直升飛機來尋找。

趙敬璞同意後,大家坐車撤回指揮大蓬。大約20時用餐時,飛行員報告,在靶心幾公里外發現了燒焦的降落傘。

直升機發現了目標,但需要派人覈實。當晚九院二所羅元璞等人,帶着γ測試儀,摸黑按着直升飛機提供的大致方位,冒着生命危險,摸到彈坑附近,測出γ超常值,初步確定了落彈地點。由於天已黑,只能第二天到現場查勘。

9月14日,從馬蘭機場趕過來的鄧稼先,同帶隊的趙敬璞等一起到現場,查勘化爆彈坑。這次,趙敬璞沒有同意尤德良陪同。

第二次進入現場的趙敬璞(右)與時任九院院長鄧稼先在覈試驗場合影

事故發生後,趙敬璞共進入事故現場三次。最後一次是尤德良陪同乘坐吉普車,現場觀看馬蘭基地工程兵團處置彈坑。在當時防護條件極爲有限的情況下,工程兵指戰員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忘我犧牲精神,讓尤德良深受震撼。

回到北京後,凡是事故後進場的人,都到307醫院內一科住院體檢,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是檢測每人一週裏尿中鈈239的含量。

讓尤德良感動的是,趙敬璞動員其他人去醫院檢查,自己卻堅決不去,“我年齡這樣大,檢測出來又能怎麼樣?”

住同一間病房的尤德良和鄧稼先數據中間偏上。鈈239數值最高的,是八一廠拍專題片的兩位攝影師、九院的羅元璞等。

出院後大家回到各自崗位,繼續工作。按照保密紀律,成功的核試驗,只能按公開報道口徑說,對這次失敗的核試驗,大家更是忌諱莫如深。直到1986年鄧稼先病逝後,在有關他的事蹟中才提及這次事故。

1987年夏,新疆馬蘭,地下核試驗豎井施工現場,接任因病去逝的鄧稼先、擔任核工業部九院院長職務的胡仁宇(左2) ,與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轟試驗小組負責人、時任核工業部軍工局副局長陳常宜(左3) 、時任核工業副部長劉書林(左1)、時任核工業部軍工局副局長尤德良(左4),一起參加地下核試驗,拍下了這張極其罕見的以核試驗基地爲背景的照片。圖中高塔上正在進行試驗裝置吊裝任務。

1995年尤德良(右)與“兩彈一星”元勳于敏合影

1997年,尤德良調任中國廣東核電集團(現中國廣核集團公司)副總經理。 從核軍工到民用核電,尤德良說,自己能爲國家做點亊,除了國家政策方針正確,還得益於在二機部九院和九院九所工作的十年裏,既學了本事,又學會如何做人做事。“他們身上體現了‘兩彈一星’工作者對黨和國家、對事業的無私奉獻精神,讓我懂得,黨和組織讓做什麼,都要努力適應、勝任。

尤德良2017年6月17日在京參加座談會

人物簡介

尤德良(1941年4月3日- )先後在二機部九院理論部一室、十二室工作,經歷原子彈武器化、氫彈突破。1974年9月調到二機部九局(後核工業部軍工局、中國核工業總公司軍用局),參與組織成完成了東風系列彈頭的攻關、試驗、定型、生產並交付部隊;第二代小型、機動、突防彈頭攻關。在原中國核工業總公司直接領導下,組織領導完成了二二一廠基地撤點消號退役移交,人員安置和籌組二二一管理局等工作。1997年調任中國廣東核電集團副總經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