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小官鉅貪落馬5年半才被判刑:親哥幫忙隱瞞1.4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7日 14:56   鳳凰網

  原標題:落馬5年半才被判的小官鉅貪:親哥幫忙隱瞞1.4億、向他行賄者曾攜妻外逃

  落馬超5年後,內蒙古的一個處級官員終於被判了!

  他就是呼和浩特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原副書記、管委會原常務副主任兼金川工業園區黨委原書記、管委會原主任白海泉。

  政知君注意到,白海泉在2014年7月就被查了,2016年12月一審,一直到2020年1月,他才最終被判無期。

  在這之前,他的親二哥白水泉也因隱瞞犯罪所得等被判刑。

  慢慢來看。

  落馬後行賄者攜妻子、孩子外逃

  2014年7月17日,中央紀委轉發了一則來自內蒙古紀委的消息——

  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經濟技術開發區金川工業園區黨委書記、管委會主任白海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自治區紀委正在對其立案調查。

  相比內蒙古的不少落馬高官,處級官員白海泉的落馬並沒有引起外界過多關注。

  但政知君注意到,在白海泉被查一個多月後(2014年8月29日),有一個公司經理試圖外逃。

  據內蒙古新聞網披露,那天,呼和浩特市正源地產公司經理王某某帶着妻子、孩子到了呼和浩特市白塔機場,準備乘飛機前往廣州。

  呼和浩特市玉泉區小召前街派出所得知消息後,立即趕赴機場,將王某某抓獲並帶回。1984年出生的王某某,被指在2010年至2012年期間,涉嫌向白海泉行賄,後被公安部列入全國在逃人員名單。

  受賄數額超過不少大老虎

  白海泉究竟犯了什麼事?

  據法院審理查明:

  白海泉利用其擔任呼和浩特經濟技術開發區金川工業園區黨委書記、管委會主任的職務便利,接受他人請託,爲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摺合人民幣12500.0404萬。

  夥同他人,利用職務便利,違反國家土地最低出讓標準獲取土地,侵吞國家財產265.4477萬。

  家庭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責令其說明來源,仍有人民幣4880.112702萬不能說明來源。

  法院稱,白海泉有坦白、立功,認罪悔罪,贓款贓物已退繳等情節。最終,這位處級官員被判了無期。

  補一個背景。

  白海泉受賄數額已經超過了不少大老虎。

  比如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金道銘受賄超1.23億;江西省委原書記蘇榮受賄超1.16億;最高法院原副院長奚曉明受賄超1.14億;廣東省委原常委、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受賄超1.11億;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寧市委原書記毛小兵受賄超1.04億。

  上述老虎也被判了無期。

  在白海泉一審時,曾有媒體披露,白海泉酷愛奇石和字畫,曾收受某公司價值44.6萬元的奇石7塊,還先後4次接受該公司爲其女兒交納研究生學費共計41.9萬元。

  白海泉曾從金川工業園區路燈安裝、挖溝槽、裝修等各種工程上受賄,僅收受的車輛就有奧迪、寶馬、路虎等。

  案發後,司法機關扣押了白海泉現金1.5億,扣押車輛、金銀首飾、奇石字畫等,價值1222萬,還查封其房產14套,價值4772萬元。

  親二哥幫忙隱瞞1.4億

  一個問題是,誰來替他隱瞞上述財物?

  政知君注意到,在白海泉獲刑之前,他的二哥白水泉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1955年出生的白水泉曾是呼市浩源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在白海泉落馬當天,白水泉被公安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法院審理查明,白水泉掩飾、隱瞞白海泉犯罪所得14358萬元!

  2006年至2014年,白水泉以其名義辦理中國建設銀行卡四張,爲白海泉犯罪所得提供資金賬戶,四張卡分別存入現金4800萬、3769萬元、1350萬元、130萬元,共計10049萬!

  以個人投資款名義存入呼和浩特市浩源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4309萬元。

  白水泉還掩飾、隱瞞白海泉犯罪所得三臺車輛共計314.8944萬。

  2009年至2014年,白水泉將白海泉犯罪所得路虎攬勝、寶馬X5車、奧迪A8車各一輛所有權變更到其名下,並將寶馬X5、奧迪A8車用於抵頂浩源公司工程款共計206萬元,以其個人投資款名義列入浩源公司。

  經鑑定,蒙AV2993路虎攬勝車一輛,價值108.8944萬元。

  “自從2006年開始,白海泉經常往家裏拿大量的現金,把錢存到白海泉和其家人的名下怕引起別人的注意。”據白水泉供述,白海泉和妻子李萍都是國家工作人員。

  “因爲我是白海泉的親哥哥,又是搞房地產生意的,一旦有人查起,也能替他起到掩護的作用。”

  “白海泉就要求我們按意外事故處理”

  政知君注意到,在白海泉任內,金川工業園區曾發生過一起工人死亡的案件。

  當時,金川工業園區管委會在辦公樓後院投資建設了呼和浩特金川資源經濟開發總公司企業孵化器樓,工程屬於違法施工。

  施工中由任耀文出資購買的特種設備升降機沒按規定辦理設備檢測使用登記手續而違法使用,任耀文明知高彩雲無相應從業資格而僱傭其爲升降機操作工。

  2014年4月15日,該升降機在使用過程中,高彩雲因故離開升降機時沒按操作規定將升降機上鎖斷電,導致工人阮長富從升降機墜落死亡。

  這起案件中,任耀文犯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高彩雲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一年。

  但一個細節值得注意。

  在該案中,有證人證實:

  “當時金川區管委會的想法是趕快把死者賠付好,安撫好死者家屬,賠償後儘快開工,要趕施工進度,當時管委會主任白海泉和規劃土地建設環保局局長趙曉剛讓我們趕快把事故處理完,儘快協調賠償工作。我們就沒有對設備進行鑑定,在安監局協調下,2014年4月25日由施工方金馬公司賠償了死者家屬72萬元。當天白海泉就要求我們按意外事故處理,馬上結束事故調查,我們就通知幾名專家來安監局,讓專家出具調查意見,專家就出具了一個意外死亡事故的調查意見,沒有出具事故調查報告。”

  回到2016年。

  在當時的庭審中,頭髮花白的白海泉不停地用紙巾擦汗,他對多數指控供認不諱,並向法官多次表示“不管法院怎麼判,我都認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