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當“死刑”二字響徹法庭時,孫小果在想些什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5日 16:21   鳳凰網

“判決如下,請全體起立!”

2019年12月23日上午,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第十一法庭內,一場輿論高度關注的公開庭審正在進行。

站在“原審被告人”席位上的孫小果,戴着手銬,身穿黑色長袖衫,面無表情地凝視着法官。

在庭審現場的旁聽人員,每個人都神情嚴肅,等待着最終時刻的來臨。

當天,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孫小果強姦、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一案再審宣判,判處其死刑。此次再審判決爲終審判決。

當法槌落下,“死刑”二字響徹法庭,孫小果緊緊抿住了嘴脣,眼神有些飄忽。

中國長安網2019年度照片——《孫小果案宣判》

王銀榮/攝

雲南高院新聞辦幹警王銀榮的鏡頭,記錄下了這歷史性的一刻。

“宣判環節時間不長,我抓緊時間搶拍了上百張照片。”

王銀榮回憶,他每次翻看這些照片,都會心潮澎湃。

“他當時在想些什麼?”

王銀榮以前也參與過對此類重大案件的拍攝報道。

“在聽到宣判結果後,有人會啕嚎大哭,有人會歇斯底里,甚至尿褲子的都有,但孫小果一直都表現得比較淡定。”

王銀榮說,爲了拍好這張照片,他提前一天對宣判現場進行了查看,進到法庭後發現由於空間限制,拍攝必須選擇好角度。

經過反覆觀察和試拍,他最後選擇了靠辯護一側的位置來拍攝。

“這樣既不影響當時法庭的莊嚴宣判現場,又拍攝到了孫小果本人的側面近景,能最大限度反映宣判現場真實情況。”

如此近距離地面對孫小果,王銀榮還是第一次。

而對曾經“死裏逃生”的孫小果來說,這樣的場景並不陌生。

在一小時左右的庭審時間裏,孫小果偶爾會看攝像機的鏡頭,低頭搓下雙手,將眼鏡扶起。

“可能他還心存僥倖。” 王銀榮分析道,孫小果這樣“異於常人”的表現,也許是他對中央掃黑除惡的決心還抱有幻想。

但所有人都知道,孫小果妄圖逃出恢恢法網,已再無可能。

去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進駐雲南,孫小果案被列爲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案件。

從上到下深挖徹查孫小果案,不放過任何一個線索,不漏過任何一個疑問,要將孫小果案辦成經得起歷史和人民檢驗的鐵案。

對這起案件的評價如何?網友手中的投票,就是最有力的答案。

在“中國長安網2019年度照片”評選活動網絡投票階段,攝影作品《孫小果案宣判》

獲得了143萬票,位居第一。

“這個案件的宣判照片能得到那麼多網友的關注,說明廣大網友和人民羣衆對罪惡的深惡痛絕,對公平正義的尊重渴望!”

王銀榮說。

上百張照片記錄的是一場動態的審判,但最終定格的那一瞬,就是全面依法治國最生動的註腳。

“罪惡最終得到了徹底清算!”

歷經幾個月,人們終於等到了孫小果案的“大結局”。

再回顧孫小果所犯下的罪行,仍令人十分心驚。

自1994年起,孫小果犯下多起強姦凌辱未成年少女、在公共場合故意傷害他人等罪行,手段極其兇殘。

在第二次被判刑後,孫小果從死刑改爲死緩又改爲有期徒刑,他又通過“運作”多次減刑,使自己實際服刑12年多就“榮歸故里”,出入監獄如履平地。

20多年來,孫小果多次犯罪卻沒有得到應有的法律懲處。在他出獄後,他曾改爲李林宸等名“金蟬脫殼”,建立起黑色商業帝國。

“設身處地從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角度來想,都會覺得害怕和恐慌。”

王銀榮談起這起案件,語氣激動。

更令人感到“後怕”的是,這起案件涉案人員之多、範圍之廣,可謂鮮見。

上至雲南省級司法機關的領導幹部,下至服刑監獄的普通監獄民警,被扭曲的公權力一度淪爲掩藏暴力的刀鞘,孫小果案件,撼動着的是人們的安全感。

在孫小果案宣判的七天前,涉孫小果案19名公職人員和重要關係人職務犯罪案一審宣判。

從孫小果的生母、繼父到爲他違規“脫罪”減刑的公安、法院、監獄公職人員,分別獲有期徒刑從兩年到二十年不等。

在這個“關係網”垮塌的前一天,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黨組書記、院長趙仕傑在內,一名副部級、五名正廳級官員,也因涉孫小果案被通報處分。

誰讓無辜百姓擔驚受怕,法律就要讓誰心驚膽寒。

罪惡最終得到了徹底清算,這也在向“孫小果們”昭示,不要和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比後臺”,因爲沒有人比掃黑除惡的後臺更“硬”——

我們的後臺是黨和人民。

“對我們是一種深刻的警示”

“剛聽到這起案件時,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震驚。”

王銀榮說,隨着案件調查的不斷深入,曾有所耳聞的官員陸續被曝出涉及這起案件,自己也一直在被警醒着。

作爲一名政法工作者,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習近平總書記在談依法治國時說:

“如果領導幹部仍然習慣於人治思維、迷戀於以權代法,那十個有十個要栽大跟頭。”

放眼整個法治社會的大環境,“司法是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這道防線失守,那人民心中的安全感將蕩然無存。”王銀榮說,

孫小果案對整個雲南政法系統,都是一種深刻的警示。

孫小果再審案審判長、雲南高院刑一庭副庭長後鋒,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下一步,雲南法院系統將抓住孫小果這一典型案件,深入查找案件中反映出來的隊伍管理教育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和薄弱環節,深入查找執法辦案監督制約機制中存在的漏洞、短板,舉一反三,引以爲戒,加強整改教育,切實建章立制,不斷提升執法能力和水平。”

中央政法委祕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在全國掃黑辦第七次主任會議上指出,

“把全國掃黑辦掛牌、人民羣衆反映強烈的案件查深查實。”

對雲南孫小果案、湖南“操場埋屍案”等重大案件的深挖徹查,不是一次兩次調查中的偶然發現,而是在掃黑除惡高壓態勢下的必然結果。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也絕非小勝即止。

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視頻會議暨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通報了兩年來的成效:

——全國依法打掉涉黑組織2848個、涉惡犯罪集團9304個,破獲刑事案件350719件。

——全國立案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案件51734件,處理61227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42769人,移送司法機關6837人。

——全國排查整頓軟弱渙散村黨組織4.47萬個,排查調整受過刑事處罰、存在“村霸”、涉黑涉惡等問題的村幹部4.17萬名。

2020年,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三年爲期目標的實現之年。

去年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組長郭聲琨在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視頻會議暨領導小組會議上強調:

“持續推進深挖整治,着力推動長效常治,確保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取得全面勝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