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場持續22個月的經貿摩擦,改變了什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2日 21:22   鳳凰網

恩格斯說,新聞工作者的最大榮幸就在於他們能夠目睹歷史是怎樣形成的。

在“人人都有麥克風”的時代,我們也有幸見證。

 (一)

目前,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還沒正式簽署,內容自然沒有公佈。

不過,根據雙方早前發佈的消息,協議文本包括序言、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最終條款九個章節。

協議是好是壞?有些人不看好。有人表示,這份協議太過“脆弱”,隨時可以崩盤;另有人說,協議沒有觸動中美貿易的根本問題;也有人說,協議對兩國貿易並無實質性改變,只是讓兩國“看上去取得某種成就”。

身處多元化的世界,存在這種聲音不奇怪。

“隆東腔”認爲,根據目前公佈的信息來看,這是一個“有原則”“有限度”“有好處”的協議。

首先,協議體現了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原則,雙方都守住了各自的位置。

中美雙方的各自核心關切,早已擺在檯面上了。中方對美方關於農產品採購等核心關切很清楚,美方也對中方的三條核心關切(取消全部加徵關稅、貿易採購數字要符合實際、改善文本平衡性)不陌生。

此次,雙方達成一致,美方將履行分階段取消對華產品加徵關稅的相關承諾,實現加徵關稅由升到降的轉變。如果沒記錯,這是本屆美國政府首次對一國降低已加徵的關稅。

而中方將順應國內老百姓“買買買”的節奏,順應經濟高質量發展要求,進口一定量的美國產品。當然,這種“買”是有原則的。

擴大貿易合作必須基於WTO規則和市場化原則,美方需要保障供給能力、提高產品質量和價格競爭力、滿足中國相關監管要求。

至於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金融服務等方面,實際上中國按照既定的方針節奏,一直在穩步推進。

值得一提的是,中方堅持了自己不可動搖立場,並靈活地提出了彌合雙方差異的解決方案。比如,在評估和爭端解決方面,實行的是雙邊雙向安排,而非單邊單向。

其次,協議前面冠以“第一階段”,意味着這是一個“有限度”的協議。

美方之前一直要求“一個大交易”,想一次性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打打談談下來發現,畢其功於一役太難了,中方“求同存異”的思路破了題。

哪些問題現在能談成,就放到第一階段去落實;哪些問題更加困難,就放到後續磋商中去。

接下來,第一階段協議的落實需要時間進行消化、調整。

最後,毫無疑問的是,這是一個互利共贏的協議。

儘管第一階段協議沒能解決所有問題,前路依舊道阻且長,但是它在促進雙邊經貿合作、增進中美和全球人民福祉、穩定全球市場預期方面的作用,是不容低估的。

美國卡託研究所貿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爾·埃肯森稱,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減少了商業不確定性。而不確定性是商業活動的“最大敵人”。

 (二)

“隆東腔”看到這樣一個比喻,很有意思:

在美方一些人的邏輯中,這個世界存在三種相處模式——

第一種是獅子和老虎,各劃一塊地盤兒,誰也別惹誰。但是,只要有機會就去滅了對方,把地盤兒搶了。

第二種是獅子跟羊羣,獅子只要吃羊的速度不超過羊羣繁殖的速度就好。

第三種是獅子跟大象,只有讓獅子認識到,大象雖然是吃草的,但是如果去招惹大象也很危險,唯有如此大象才能繼續吃自己的草。

第三種是我們所爭取的。

從2018年3月美國發起對華貿易戰,到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即將簽署,這場貿易戰的深度、廣度、長度超出想象。

客觀來說,美國是主動進攻方,頻頻打拳擊,中國是戰略防禦方,以太極見招拆招。

打打談談,幾經波折。有的時候,進一步退幾步,讓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有的時候,峯回路轉,讓國際社會暫時鬆了口氣。

“隆東腔”深刻感受到,有一顆強大的心臟是多麼重要。

當這場博弈由閃電戰進入到耐力競賽,美方不得不承認,本來準備高舉高打,但沒料到這麼難打。

吵歸吵,鬧歸鬧,談還是要談的。

去年12月,我們注意到積極跡象——

北京時間12月13日晚23時,中方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中美已就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美方也就協議中共識發佈信息。

一向惜字如金的美方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頻頻接受採訪,公開表示:“我們是自由市場體系,他們是國有社會主義體系,我們必須找到一種方法讓這兩種體系可一起共事,這正是我們開始做的。”“希望我們能找到一個讓我們都變得富有的方法。”

事情已經起了變化,這是雙方理性計算的結果。

 (三)

有一個基本的判斷,“矛盾衝突”與“合作互利”共生於中美關係裏。

一方面,過去40年,中美兩個大國在合作過程中形成了千絲萬縷的聯繫。在經濟、安全、網絡、海洋、外太空等等領域,雙方“低頭不見擡頭見”,兩國關係已經“大到不能倒”。

另一方面,雙方真是太不一樣了,也時不時會在全球“互踩腳趾”。基辛格說,在中美這兩個具有不同歷史觀的偉大國家之間,分歧是不可避免的。

對於中美關係而言,經貿磋商的意義在於,雙方相互摸底,不斷磨合,積累經驗,可以逐步將這種理性對話的方式拓展到其他更復雜的問題上,將“合作互利”的一面壓過“矛盾衝突”的一面。

就像當年周恩來總理在與基辛格會面中所說的,舵手必須懂得該怎樣駕馭風浪,否則會被大潮所吞噬。

從這種意義上說,持續22個月的磋商,是值得的。

歲末年初,大家都喜歡回憶回憶往事。

2000年前後,中國在卯足勁兒衝刺WTO,並於2001年正式加入,從此輕舟駛過萬重山。

2010年,彷彿“忽然”之間,中國超越日本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日益走進世界舞臺中央。

2020年,不出意外的話,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即將簽署。

日子一天天溜走,日曆一頁頁翻過,二十一世紀第三個十年悄然開啓。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