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質疑論文圖片PS,南開大學校長曹雪濤回應:“放錯圖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8日 04:43   鳳凰網

最近,南開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曹雪濤教授,被質疑其實驗室發表的論文存在圖片問題。

 

 

曹雪濤 | 東方IC

從11月14日開始,曾任職於斯坦福大學的獨立科學顧問伊麗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在推特和科學討論與評審網站Pubpeer上,貼出了對於曹雪濤實驗室論文的質疑。隨後,她和一名網名爲Hoya Camphorifolia的網友,在Pubpeer上標出了約50篇有問題的論文。

在被比克質疑研究成果後,曹雪濤及其實驗室成員在Pubpeer上回應了部分質疑。

誰質疑了誰?

曹雪濤是免疫學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現任南開大學校長,曾任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長期從事免疫識別與免疫調節的基礎研究、腫瘤等重大疾病的免疫治療轉化應用研究。曹雪濤以通訊作者身份發表SCI收錄論文250餘篇,其中包括《自然》 (2篇)、《科學》 (2篇論文,2篇評述)、《細胞》 (4篇),論文SCI他引10000多次。

伊麗莎白·比克是一名獨立科學顧問,她曾在斯坦福大學醫學院任職15年,在微生物羣研究和學術不端行爲方面具備專業知識,目前專職調查篡改實驗圖像等學術造假問題。2016年,她與另外兩名研究人員在期刊mBio上發表論文,舉報700多篇論文的圖像異常,數十篇論文因此被撤稿。

PubPeer網站創辦於2012年,是供科研人員等羣體討論與評審科學研究的網站,研究人員可在該網站上對已發佈的科研成果進行同行評審,表達評論與質疑。2014年小保方晴子的STAP細胞造假論文發表後,PubPeer上最先出現了關於僞造數據的討論。

質疑了什麼?

目前被質疑的文章約有50篇,時間從2003年一直跨越至2019年。絕大部分文章裏,曹雪濤都是通訊作者。通訊作者往往指課題的總負責人,承擔課題的經費、設計、文章的書寫和把關,是文章和研究材料的聯繫人。當然,通訊作者也擔負着確保文章可靠性的責任。

目前,50餘篇文章中,被質疑的問題主要包括幾方面:

1)在不同實驗或不同指標當中,出現的結果圖過於相似,被質疑爲同一張圖片反覆使用。

 

 

2008年發表於《分子免疫學》的論文,兩個不同的蛋白免疫印記實驗裏,作爲標準參照的Actin條帶,調轉180度後疑似相似(紅框所示)

 

 

2019年發表於《細胞與分子免疫學》的論文中,兩個理論上不同的組織,其切片染色的結果卻相似(紅框所示)

2)圖片有疑似被改動過的痕跡。

 

 

2007年刊發於《分子醫學雜誌》的論文,蛋白免疫印跡的實驗結果中,條帶有被剪切過的痕跡 | 參考資料

 

 

2009年發表在《免疫學雜誌》的論文,流式細胞術的結果圖裏,被質疑有多處不該有的相似

此前已有3篇更正1篇撤稿

此前,有3篇通訊作者爲曹雪濤的論文,其團隊已經在學術期刊上進行了更正——

2004年發表在《自然免疫》(Nature Immunology)上的文章,錯誤地使用了兩張相同的圖。由於原始數據已經不可用,在2014年的更正裏,他們用新實驗的數據進行了代替。

 

 

2004年的文章裏,紅框所示的兩張圖有誤

2005年發表在《臨牀癌症研究》(Clinical Cancer Research)上的文章,包括蛋白免疫印跡、細胞流式術、逆轉錄PCR等實驗數據出錯了。他們在2015年的更正裏展示了正確的數據;並且表示,這些錯誤不會影響數據解讀和論文結果。

2013年發表在《生物化學雜誌》(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上的文章,其中圖片有誤;他們在2014年的勘誤裏更換了圖片。

另外,2014年發表於《生物化學雜誌》的另一篇文章,之前已經由研究者自行撤稿了。

回應了什麼?

過去這一天,曹雪濤及其團隊成員,陸續對其中幾篇質疑的論文進行了回應,(但大部分質疑仍未得到回應)。在被回應的幾篇文章中,最受關注的是2014年發表在著名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上的一篇論文。

質疑者表示,這篇論文的補充結果部分,有一張流式細胞術的結果圖。其中,最左邊“未轉染”與最右邊的“Inc-DC RNAi-1”的數據,被懷疑是相似的。

 

 

最左邊“未轉染”與最右邊的“Inc-DC RNAi-1”的數據,被懷疑是相似的

 

 

質疑者將兩張圖重疊,發現頗爲吻合

對於,曹雪濤親自回應稱,這可能是因爲他們放錯了圖;並且在回應中,展示了原始數據,對這種無意的錯誤表示了歉意。

 

 

 

 

曹雪濤貼出了原始數據(左滑查看更多)

類似“無意的錯誤”,還有2018年發表於《細胞與分子免疫學》(Cellular and Molecular Immunology)的文章。論文第一作者Shuxun Liu表示,他們錯誤地複製了同一份數據,導致結果圖重複;目前,已經向期刊申請更正,勘誤將會盡快公佈出來。

 

 

比克質疑這兩張圖片是一樣的,作者回應稱是複製錯了結果

有些回應則稱,並非是論文出現了問題。

例如,2011年刊發在《實驗醫學雜誌》(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上的論文,第一作者Taoyong Chen在回應中展示了原始的圖像,表示這幾張圖恰巧很像,並沒有存在錯誤或有意造假。

2013年發表在《免疫學雜誌》(Journal of Immunology)論文,關於幾個miRNA微陣列的圖像,第一作者Li Lin表示,這是因爲圖片從低像素轉爲高像素的過程中變得比較模糊,同時存在色差等問題;並且貼出了原始數據佐證。

 

 

 

 

左圖爲質疑者質疑的圖像;左滑爲研究者貼出的原始數據

存在爭議的質疑

但在質疑的過程中,有一些帖子也出現了爭議。

例如2008年發表於《血液》(Blood)的文章中,比克質疑,細胞免疫熒光實驗中,紅框所標示的視野太過相似。隨後,其他網友指正道,根據論文的內容,這裏6個小圖,標示的本就是同一片細胞。

 

 

這個結果圖裏,6個小圖代表的是不同條件下的同一片細胞

也就是在這個帖子底下,曹雪濤回應了一份聲明。

親愛的比克博士:

我在這裏對您近期發佈的疑問進行回應,這些問題涉及到醫學免疫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和第二軍醫大學免疫學研究所的相關工作,而我是這些研究工作的通訊作者。

我很感激您對我們的工作所表現出的興趣,以及您在保證科學記錄準確性和科研探索誠信度當中所做出的努力。這些對我來說也極爲重要。在收到您的疑問後,我將問題的解決視爲我們的首要任務,並立即採取行動與研究團隊和合作方一同調查您所提出的問題,仔細地重新檢查了我們的手稿、原始數據和實驗記錄。我們將以最高標準要求實驗結果的準確性,如果我們的調查表明有任何出錯的風險,我們將立即和相關期刊的編輯部門協作處理。

基於我們目前爲止(且仍在進行中)的分析和從同事同僚處收到的反饋,我想補充的是,我對這些論文中的科學結論的有效性、可靠性和研究的可重複性仍然保持信心。然而,在科研成果監督和實驗室領導方面出現任何失誤都沒有藉口可言。您提出的關切再次提醒我,作爲一名導師、監督者和實驗室領導者,我的角色和責任是如此的重要,而在這些方面我可能做的有所不足。因此,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對我現在和以前的學生、員工和同事同僚以及更廣泛的學術界感到非常抱歉。對於我在工作中的任何疏忽以及可能由此帶來的不便,我深表歉意。我會將此視爲寶貴的學習機會,將來不僅致力於推動科學發展,同時在守衛科學的準確性和誠信度上做出更大的貢獻。

您真誠的

曹雪濤

目前,還有大量的質疑沒有被回應。中國工程院辦公廳表示,他們已經接到了有關的投訴,會調查處理這件事情。

至於這50餘篇被質疑的文章,其中數據和圖像出錯的部分,是無意的過失,還是有意爲之,可能都要等待最終的調查結果。比克在自己的推特中也說:我沒有在指責任何人學術不端;請記住,許多這類小問題可能只是誠實的錯誤。

 

 

但無論錯誤是有意還是無意犯下的,研究者都應該爲自己發表的數據和隨之而來的後果負責。而確定數據真實有效,也應該是學術研究的基礎準則吧。

作者:麥麥,矩陣星

編輯:luna

參考資料及圖片來源:

[1] Pubpeer.com

[2]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Elisabeth_Bik

[3]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eye-for-manipulation--a-profile-of-elisabeth-bik-65839

[4] http://www.xuetaocao.org/

[5] http://graduate.nankai.edu.cn/cxt/list.htm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