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在美生活的北大博士後20年拒與家人聯繫:清官難斷家務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03:25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77歲的江蘇人郭巧娣20年來一直有一個心結,她希望能夠再見到自己的小兒子王永強。今年下半年,因爲嚴重的腎病,醫生告訴郭巧娣的家人,她已經進入了病危狀態。王永強曾是北京大學博士後,1999年出國,自此與家中再無聯繫,而母親和他最後的通話,是因爲家裏困難不得已向他要錢。12月1日,如今生活在美國的王永強終於回應了:“清官難斷家務事。”

《北京青年報》國內部企鵝號“北青Qnews”1日報道,江蘇常州新北區春江鎮魏村派出所警員透露,他們幫助郭巧娣查詢過王永強的信息,但是信息顯示,王永強的身份信息在1999年8月17日已經在北京市海淀區註銷,目前全網查詢不到王永強的身份信息。(編者注:1999年時出國留學需要註銷中國戶口。)

11月30日,有網民給王永強家人提供線索稱,在網上有一名生活在亞特蘭大的技術人員,與王永強的身份信息很相像。通過照片辨認,王永強的家人也表示這個人長得很像王永強。

這名技術人員的名字叫做“Yongqiang Wang”,簡歷的介紹和王永強的過往經歷非常相似。

根據網民提供的3個疑似王永強現在的電話號碼,王永強的小舅舅郭學武在北京時間12月1日凌晨進行了撥打,但是均處於未被接聽的狀態。

“家裏人其實也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找不到他,或者找打他他依舊不願意和我們聯繫,那也只能放棄了,只是我們家裏人實在是想不通,他爲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郭學武說。

江蘇網絡電視臺旗下荔枝新聞報道,在12月1日晚些時候,這位亞特蘭大的“Wang Yongqiang”終於有了回應。當天傍晚,郭學武表示,魏村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員與他取得聯繫,稱他的親戚在美國和王永強熟識。王永強請他向郭學武轉達,希望家人不要再通過媒體尋找他。而對於是否會和母親相見的問題,他只答復了7個字:“清官難斷家務事。”

郭學武和王永強的親人們對此表示失望至極。

 

 

王永強舊照。(圖片來源:《北京青年報》國內部企鵝號“北青Qnews”)

王永強的父母和大哥常年生病,沒有勞動能力

“北青Qnews”1日報道,王永強的老家在江蘇常州新北區春江鎮新華村,家中一共3個孩子,王永強是最小的,1969年出生,他上面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

郭學武透露:“他雖然話不太多,但是小時候其實和其他孩子沒有什麼區別,就是很愛看書,沒事兒的時候就在我們家裏找書看,學習成績也很好。”

郭學武說:“他1987年考上了蘇州大學,然後在那裏繼續讀了碩士,之後又考上了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到1997年,又考上了北京大學的博士後,他是一家人的驕傲,那個時候在我們鎮子裏提到王永強的,沒有人不知道,全家人出門都挺着胸。”

但是王永強的家境卻一直不好。“以前外甥讀書的時候,他爸爸就靠賣老鼠藥賺錢,一天能賺個幾塊(人民幣,下同)、十幾塊的,就給外甥做生活費和學費,外甥也很出息,經常能夠拿到學校的獎學金,所以也能從一定程度上減少家裏的負擔。”郭學武說。

直到現在,王永強的父母和大哥現在仍然住在老家的房子裏,房子是上個世紀90年代初蓋起來的,已經非常簡陋,因爲3個人常年生病,沒有勞動能力,一直靠吃低保過日子。

1999年曾在日本給家裏致電報平安

郭學武透露,在蘇州讀書的時候,外甥王永強每個寒暑假都會回家,因爲總是住在郭學武家,所以王永強還會把一些學校發生的事情講給郭學武聽。

1999年3月,已經在北大讀博士後的王永強給家裏打來電話,說自己準備和女友出國去日本學習交流,一年還可以賺到18萬元錢。對王永強的家人來說,出國兩年是件大事,所以家裏人讓郭學武從老家趕去了北京,在王永強出國前看看他,還有沒有什麼需要。

“我到了北京後他告訴我說,打算在日本賺錢一年,給家裏買套房,讓父母和哥哥姐姐享幾天福,那個時候一年賺18萬很了不得的,外甥還問了我老家現在的房價,我說100多平方米的大概16萬左右,外甥說沒問題,我當時聽了這話還挺欣慰的,感覺外甥挺懂事的。”郭學武說,“但是他帶我去見他女朋友的時候,提前告訴我說,不要和他女朋友提家裏麪條件不好的事情,這讓我心裏有一點不舒服。”

1999年4月,王永強和愛人前往日本,在去往日本前不久,王永強和女友在北京結婚,當時家裏人希望到北京參加婚禮,但是王永強表示距離太遠,不希望家裏人太辛苦而婉拒了。“1999年5月,他從日本給家裏來了電話報了平安,那個時候在電話裏也聽不出什麼異常。”郭學武說。

1999年,王永強的父母身體不好,一直需要吃藥,但是因爲家裏沒有什麼經濟收入,所以生活過得比較困難,當年8月份,考慮再三,王永強的母親郭巧娣決定給兒子打一通電話,讓他寄一點錢給家裏,貼補一下家用。

“王永強的父母在我家裏接電話,和他說想要一點資助後,外甥就說以後不要再和他聯繫了,然後就掛斷了電話。”郭學武說,“那也是他最後一次和家裏聯繫。”

王永強的父親王紀生說,後來他們曾經託人多方打聽過兒子的下落,去找過他的同學、老師,也零零碎碎聽到了一些王永強的消息,但是一直未能夠和兒子聯繫上。

“後來我們就想,他可能是怕說了自己的家境影響自己的工作,我們一想也就算了,就沒有再過多地去尋找。”王紀生說。但是到了2019年下半年,王永強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差,腎病嚴重,醫生說已經到了病危階段,身體虛弱到幾乎無法說話。

“我姐姐只和我說了一個願望,就是希望能再見見她的小兒子。”郭學武12月1日說。(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