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存活艾滋感染者達95.8萬 青年學生感染病例上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1日 21:03   僑報

【僑報網訊】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公佈中國艾滋病防控基本情況。據報告,截至2019年10月底,中國共有存活艾滋病感染者95.8萬例,性傳播成爲當前主要傳播途徑。而高危性行爲、網絡社交平臺等是中國大學生感染艾滋病主要原因。

艾滋病疫情持續控制在低流行水平

綜合中新社、上海界面新聞報道,艾滋病是嚴重危害民衆身體健康的重大傳染病。據中國衛健委30日發佈的艾滋病防治工作有關進展,2019年1月至10月,中國共檢測2.3億人次,新報告發現感染者13.1萬例,新增加抗病毒治療12.7萬例,中國符合治療條件的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療比例爲86.6%,治療成功率爲93.5%。

中國衛健委表示,目前艾滋病防治工作取得顯著進展,艾滋病疫情持續控制低流行水平。

根據報告,當前艾滋病經輸血傳播基本阻斷,經靜脈吸毒傳播和母嬰傳播得到有效控制,性傳播成爲主要傳播途徑。2019年1月至10月的新報告感染者中,異性性傳播佔73.7%,男性同性性傳播佔23.0%。疫情分佈不平衡,波及範圍廣泛,影響因素複雜多樣,防治形勢仍然嚴峻。

 

 

在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即將到來之際,浙江杭州近日開出地鐵防艾專列,專列在杭州地鐵1號線開設一個月,向市民宣傳艾滋病防治知識。圖爲11月29日,市民乘坐杭州地鐵防艾專列。 (圖片來源:中新社)

大學生HIV感染人數年增長率達50%

近年來,中國青年學生艾滋病感染病例上升。在地方層面,據媒體報道,今年前10月湖北省青年學生感染人數共發現149例,比去年同期增長了10%。而陝西省疾控中心近期公佈的數據顯示,全省每年新報告學生感染數在100例以上,平均每20名艾滋病患者中就有1名是學生。

中國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研究員韓孟傑此前在2018年11月的中國衛健委新聞發佈會上介紹,2017年,中國高校學生新增感染艾滋病達到3077例。

此外,《科學》雜誌於今年6月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指出,在過去幾年中,中國新診斷的感染HIV的大學生人數年增長率爲30%至50%。

“從發佈的數據看,大學生的病例不算多,也比較穩定,只是因爲是社會精英,所以對大家觸動比較大。”中國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一位研究人員表示,該年齡段處於向社會過渡的關鍵時期,大學生如果學會自我保護,會有不錯的預防效果。

《中國艾滋病性病》雜誌2019年10月刊登的《青年學生HIV感染及傳播的風險擴散研究》一文認爲,高危性行爲增加、學校性教育不足、網絡社交平臺助推是青年學生感染艾滋病高風險的主要原因。

韓孟傑曾在新聞發佈會上指出,學生羣體對艾滋病知曉率並不低,但是經調查,“有過性經歷的學生,安全套使用率不到40%”,該羣體處於性活躍期,容易受外界影響,發生不安全性行爲。

“狼人殺”成科普新方法

爲提高大學生羣體對艾滋病的認知,增強預防艾滋病教育針對性和實效性,中國衛健委、中國教育部等十部門於10月發佈《遏制艾滋病傳播實施方案(2019~2022年)》,並將“學生預防艾滋病教育工程”列入其中,規定普通高等學校、職業院校在新生入學體檢中發放預防艾滋病教育處方,每學年開設不少於1課時的艾滋病防控專題教育講座。

然而,在實際操作中,高校開展性教育講座仍困難重重。

從事艾滋病健康教育的北京某高校教師李麗(化名)表示,該校每年約有來自20多個學院的8000名新生,但是艾滋病防控講座並未能覆蓋全部人羣,由於時間、精力和參與意願等原因,講座只能在部分學院開展,學生實際到場率也不容樂觀,“新生入學可能有艾滋病教育,但專門拿出1課時做艾滋病工作的很少,幾乎就是一提而過。”李麗稱。

李麗負責的社團曾計劃開展更多講座及加大新生篩查,但與學校其他單位配合時,對方曾以需要紅頭文件、領導批示爲由,進行推諉,認爲艾滋病“不適合大張旗鼓地宣傳”。

“近幾年國家頻繁發文之後,對於高校來說更像是一種強制的要求,但是有的高校管理者並不是非常積極地推動”,清華大學醫學院艾滋病綜合研究中心博士後李冠喬表示,“中國高校目前仍缺乏對整條防控鏈的科學評估,導致很多學校的艾滋病教育課程浮於表面,只是單純地完成指標。”

李冠喬認爲,學生組織可以與公共衛生專業人員合作,通過互聯網、電話和社交媒體,以更具吸引力的方式傳播有關艾滋病的基本信息。

據瞭解,清華大學紅十字會就設計出了“密室逃脫”、“狼人殺”等遊戲形式,讓學生在遊戲娛樂的同時也能更深入瞭解艾滋病的相關知識。

另外,爲幫助青年學生提高艾滋病檢測率,從而有效防控艾滋病傳染,目前中國已有11省,52所高校設立校園自助檢測服務。“可以自行購買診斷試劑。採取尿液以後,可以把尿液送到尿液回收器裏,有專業機構進行檢測,學生可以通過網絡和手機獲得自己的檢測結果。”韓孟傑表示。

“青年學生的安全性行爲意識薄弱,而社會對於艾滋病的污名化,也導致學生不敢去檢測艾滋病,或在檢測時主動隱瞞身份。即使測出來了,也不敢去確診和治療。”武漢市武昌區爲先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執行主任、從事艾滋病防治工作十年的黃豪傑認爲,如果絕大部分的感染者都可以知道自己的感染狀況,並及時治療,傳給他人的可能性就會大大降低。

據報道,中國艾滋病防控教育也開始向教育體系的初高中階段延伸。國家衛健委疾病預防控制局11月30日表示,“要落實初中學段6課時、高中學段4課時的預防艾滋病教育時間,落實普通高等學校、職業院校預防艾滋病教學任務。” (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