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山西赴臺老兵離世19年終“回家” 73歲兒子抱回骨灰跪謝恩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17:44   僑報

【僑報網訊】“姜伯伯,回家了,回家了……”11月7日中午12時40分,臺灣志願者劉德文抱着赴臺老兵姜定葵的骨灰盒,從太原武宿機場港澳臺接機口走出來。姜定葵的兒子、孫子、重孫等7名家人,迎上去一起跪了下來,痛哭流涕:“回來了,終於回來了……”。

兩岸相隔40載

上海澎湃新聞7日報道,姜定葵,生於1925年,老家在陽泉市盂縣姜村,是家中長子。成年後,在家鄉娶李氏爲妻,並生有一子姜仲元。1948年,23歲的姜定葵離開故土與妻兒,隨軍赴臺。

海峽相隔,這一分離就是整整四十年。漂泊異鄉的姜定葵,再未娶妻成家,直到上世紀80年代末臺灣開放老兵探親,他才在1988年3月踏上家鄉的土地,與至親團聚。之後12年間,返鄉探親六七次。

2000年4月30日,姜定葵在臺北病故,臨終時說,“把我的骨灰送‘回家’”。

姜仲元,今年73歲,父親姜定葵去臺灣時,他只有2歲,母親迫於生活在1957年改嫁。雖然自小骨肉分離,但姜仲元始終沒有忘記過父親,也一直在尋找父親。

1987年5月1日,姜仲元的鄰居收到一封從臺灣郵來的家書,這封家書是與姜定葵一起隨軍遷臺的朋友寫回來的,通過這封信,姜仲元知道自己的父親還活着,孤身一人在臺北,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該笑還是該哭。1988年見到父親時,他與父親緊緊相擁,淚水打溼了幾層衣衫。

1999年8月,姜定葵再回家鄉,並在這裏住了3個月,這也是赴臺老兵能回大陸探親的最長停留期限。這次,姜定葵在老家過了中秋節,姜仲元還在農曆九月十九爲父親過了次生日。

但他沒有想到,這是父親的最後一個生日,回到臺北不久,姜定葵便被查出得了癌症,並做了手術。在輪椅上他給家裏打來了電話,但沒有向家人透露自己的病情。幾個月後,姜定葵撒手人寰。

接父親“回家”路漫漫

姜家瑞,姜仲元的孫子,今年30歲。爲了讓年事已高的爺爺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他的父親魂歸故里,2015年,他接下了尋親任務。其間幾經周折,他只打聽到太爺爺的骨灰安置在臺北陽明山第一公墓靈骨塔。

今年4月在媒體和臺灣志願者劉德文的幫助下,姜家辦理了親屬關係公證書、骨灰認領委託書,委託劉德文從臺灣護送姜定葵的骨灰回家。

還有8位老兵“等待回家”

劉德文,1967年生,是臺灣遠近聞名的尋親志願者。姜定葵的靈骨返鄉,是劉德文十幾年來跨海踐諾的一趟普通行程。自2003年以來,他已經送202位老兵魂歸故里,姜定葵是他今年送回來的第27位,回去還有3位老兵等着他護送。而在祥和裏,還有8位老兵已和他做了委託和公證,請他在他們離開後送他們回家。

如今,祥和裏的老兵們平均年齡90歲。從上世紀70年代到現在,人數從3800多人銳減到不到50人。劉德文記得,最多的一年,他參加了120位老人的葬禮。老兵的日漸凋零讓他在尋人上更有緊迫感。

在找尋老人、背骨灰回鄉以及安葬老人的整個過程中,劉德文付出了極大的精力、財力,卻分文不取。在乘坐飛機、住賓館的時候,他大都會給過世的“老人”買一張票、留一張牀,不忍“他們”在揹包裏過夜,此次送姜定葵回來也是這樣,爲他留了牀、買了機票,甚至提前好幾天就將姜老“請回”自己的家中……

劉德文說,我是中國人,兩岸一家親,我們都有着血濃於水的親情,每位老兵都是我的家人、我的親人。這是有意義的事情,我會堅持做下去,做到老。(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