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政府能有多壞 在美中國人一定要看看他的遭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2:26   環球時報

  美國《紐約客》雜誌近日刊登了一期超長篇報道,詳細介紹了曾在2017年時遭美國政府逮捕的伊朗科學家西魯斯·阿斯加利(Sirous Asgari),在今年通過美國與伊朗的“人質交換”而重獲自由前,都遭到了美國政府的哪些迫害。

  此事之所以引起耿直哥的關注,是因爲在川普當局越發反華排華的政策下,我們懷疑和擔心一些華裔或中國的學者,可能也會遭遇到阿斯加利在美國遭到的種種可怕的構陷和非法關押。因此,瞭解他的遭遇,有助於我們更好地搞清美國政府爲了迫害一個所謂的“敵國”民衆,都會使出什麼卑鄙的套路。

  爲讓他做“線人”,設局企圖收買他

  根據《紐約客》這篇名爲“那個拒絕當間諜的人”的報道介紹,曾在美國留學唸書,並在伊朗公立的沙力夫理工大學擔任教授,從事物理和材料科學研究的阿斯加利,此前一直對美國頗有好感,不僅喜歡美國的科學氛圍,也欣賞美國的法治和民主制度。

  他甚至將美國視作自己第二個家園。他的子女也在美國唸書,女兒更出生在美國。

  因此,在伊朗當時因爲研發核武器而遭到國際制裁,導致許多可軍民兩用的設備都無法進口到伊朗時,被這些制裁影響到的阿斯加利便在2012年11月利用自己的公休假前往了美國,並通過他在美國學界的友人和同事,前去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的材料科學實驗室,希望在這裏繼續研究他醉心於的原子物理。

  然而,雖然阿斯加利通過旅遊簽證來到了美國,但他爲在凱斯西儲大學的實驗室工作而申請改換的H1B工作簽證卻一直批不下來,導致他不得不以“志願者”的身份給實驗室提供幫助,分析一些材料樣本。到了2013年3月,他被校方告知由於他的工作簽證肯定拿不到了,所以原先校方打算給他開放的一個工作機會也不得不收回,只是在找到替代者之前他還可以繼續留下。

  可奇怪的是,根據《紐約客》的報道,就在阿斯加利因此事陷入困境的時候,他卻意外地在當年4月收到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一名特工的名片。這個名叫馬修·奧森(Matthew Olson)的特工起初先是在咖啡廳裏和阿斯加利聊起了家常,然後又與阿斯加利聊到了後者因爲工作簽證批不下來,不得不在來美國4個月後返回伊朗,還無法拿到在美國實驗室工作時的報酬一事。

  就在此時,這個FBI特工切入了正題,稱他可以給阿斯加利提供5000美金的報酬,只要他同意去伊朗給FBI作“線人”。在咖啡廳裏一直隱藏着的另一個FBI特工則拿出了一份文件遞了過來,希望他能在上面簽字同意。

  但在意識到自己被“設套”後,阿斯加利拒絕了此事,甚至爲此事感到噁心,懷疑他之所以遲遲拿不到美國的工作簽證就是FBI在從中作梗。之後他選擇回到了伊朗,並以爲此事就這麼過去了。

  截圖來自《紐約客》的報道

  得不到他,他們就要毀掉他

  但阿斯加利低估了美國政府的卑鄙。根據《紐約客》的報道,在2017年時,當阿斯加利決定和妻子來美國看望自己在美國唸書和生活的孩子時,他們雖然拿到了等了2年之久才批下來的訪美簽證,但當夫婦倆在紐約一落地,就先是被機場人員帶到了一個房間裏,之後被房間裏的一羣FBI特工給逮捕了,說他犯了罪,在美國被起訴了。

  這一幕,也與2018年年底華爲高管孟晚舟被抓的場景,其實頗有幾分相似。

  在從機場被這羣FBI特工帶到了一處酒店後,阿斯加利才看到了FBI對他的“起訴書”,稱他在2012年年底到2013年年初那四個月的訪美過程中,犯下了盜竊商業機密,簽證欺詐和遠程詐騙等罪行,非法令伊朗政府獲益。FBI的探員還宣稱這將導致他在監獄裏被關押“很多年”,除非他“坦白從寬”。

  他更驚訝地得知,原來自己的谷歌郵箱早在他上一次訪美之前,就已經被FBI“監視”了,後來他還得知自己被足足監控了5年之久,從2011年就開始了。

  截圖來自《紐約客》的報道

  可從《紐約客》的報道來看,FBI在向法庭申請監視他電子郵箱時提交的證據,以及如今起訴他時拿出的證據,都根本是牽強附會乃至蓄意構陷。

  比如,FBI申請監視阿斯加利電子郵箱時拿出的一個“證據”是,阿斯加利在2012年底到2013年初在美國凱斯西儲大學實驗室工作時,曾給一個美國海軍資助過的企業分析過材料樣本,而阿斯加利在伊朗工作的沙里夫理工大學則“與伊朗海軍有關聯”,因爲該校的一個學生曾經發表過涉及水下裝備的文章——可問題是,這個學生根本不是阿斯加利學科的,也與阿斯加利沒有關聯。阿斯加利本人也對軍事研究沒有興趣,他只對科學感興趣。

  截圖來自《紐約客》的報道

  更過分的是,從《紐約客》的報道來看,FBI對於阿斯加利諸如“盜竊商業祕密”的指控,也根本站不住腳,因爲阿斯加利那4個月在美國實驗室裏進行的工作,尤其是被指控“盜取”的“低溫滲碳”技術是在學術期刊上公開發表出來的,本就不構成什麼“商業祕密”。

  但FBI構陷他的套路是:1、他們宣稱當時阿斯加利在實驗室裏給美國那家有海軍經費支持的企業做分析時,與該公司一個有着多個“低溫滲碳”專利的人有郵件交流,而這些郵件涉及了一些材料科學的數據分析和研究方法;2、他們通過監視阿斯加利的郵件,發現他有個伊朗學生曾給他發過一份郵件,內容是該學生向伊朗的石油化學產業提出的一個科研申請,其中吹捧阿斯加利在美國掌握了沒有掌握得了的知識和技術。

  於是,FBI就通過歪曲這麼幾封郵件的內容,“推導”出了阿斯加利是在將美國的“商業祕密”“盜取”給伊朗的“犯罪事實”——即便被FBI說成是被盜“苦主”的那家公司的科學家自己都表示這些專利是公開的,並不涉及商業祕密……

  截圖來自《紐約客》的報道

  簽證又被設局,慘遭反覆關押還感染了新冠

  雖然FBI對於阿斯加利的指控根本都站不住腳,但在2017年FBI利用這些指控將他扣下後,牢獄便成爲了阿斯加利在接下來的3年裏最主要的“生活”場所。

  從《紐約客》的介紹來看,在2017年6月底被FBI從機場帶走後,阿斯加利先是在看守所裏度過了72天,然後在法庭指派的辯護律師的協助下成功獲得了保釋。但緊接着他又被美國移民海關執法局(ICE)逮捕了。

  原來,阿斯加利的簽證也出現了問題,在2017年6月底他被FBI逮捕時,他的簽證並沒有在機場被蓋章。根據《紐約客》的說法,這很可能是因爲他一開始拿到的本就不是一個真正的簽證,而是FBI讓外國人臨時來到美國接受審判的一種入境許可,只要案子一審結他就得被遣出美國。

  換言之,他能在2017年6月來美國,其實又是美國FBI設的一個局……

  截圖來自《紐約客》的報道

  於是乎,阿斯加利又在ICE的監牢裏被關了8天,等待FBI和ICE協調好他案子的事情,FBI希望阿斯加利的案子審結了再由ICE遣返他。8天后,他再次獲得了短暫的自由,代價是他得同意在案子審結後配合ICE將他遣出美國,否則就得繼續被ICE關押在處理非法入境者的監牢裏。

  接下來,根據《紐約客》的報道,阿斯加利在辯護律師的幫助下,終於在2019年底贏得了在美國法庭上的法律戰,證明了FBI對他的指控全都站不住腳。這按理來說應該是個喜事了,接下來他應該就可以返回伊朗了。

  阿斯加利一度也是這麼認爲的。根據《紐約客》的報道,他當時還一度感慨雖然他遭受了FBI不公正的對待,但好歹美國的司法是“獨立”的,媒體是“獨立”的,所以律師可以爲他辯護,法官可以獨立判案,媒體可以撰寫他的遭遇。

  但極度諷刺的是,就在他贏得庭審的當天,當着控辯雙方團隊的面,他又被美國ICE的人抓走關了起來,從此開始了長達7個月的監禁生涯,因爲隨着案子的審結,他的命運已經不再屬於美國的司法體制,而是歸ICE這個關押着大量非法入境美國的難民和移民的龐大低效的官僚機構了……

  截圖來自《紐約客》的報道

  這期間,除了監獄的條件相當差勁外,2020年暴發的新冠肺炎疫情,更令阿斯加利不幸在這樣的環境下感染了新冠病毒。雖然《紐約客》在報道他此時和之前那次72天的關押經歷時,都提到了他在監獄裏不僅與很多人成爲了朋友,還教授他們物理學,傾聽他們的故事,並將這些經歷寫得頗爲“浪漫”,但這終歸只是“苦中作樂”。

  圖爲阿斯加利在監牢裏感染新冠病毒後,一些西方媒體對此事的報道

  直到2020年6月,阿斯加利才通過他其實並不願意參與的美國和伊朗的“人質交換”而回到了伊朗。而他之所以不情願被交換,是因爲他更希望在美國通過法庭和法律證明自己的清白,然後堂堂正正地回來。

  “因爲我知道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他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