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不想再依賴中國?澳北部大開發想靠印度被指癡人說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20日 15:35   環球時報

  原標題:不想再依賴中國?澳“北部大開發”想靠印度被指癡人說夢

  [環球時報駐澳大利亞特約記者 木子西 環球時報記者 邵一佳]澳大利亞政府官員和官方智庫20日傳達出一個重要信息:澳政府要更改2015年推出的“北部大開發”20年期發展戰略,不再依賴中國,而是尋求“來自印度的投資”,與印度和東南亞國家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聊城大學太平洋島國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於鐳20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據相關統計,澳大利亞“北部大開發”需要幾千億美元的資金,印度和東南亞國家應該沒有這筆錢,澳想依靠印度和東南亞發展北部地區似乎是“癡人說夢”。

  “北部發展白皮書應該被重寫”,《澳大利亞人報》20日的社評稱,2015年6月,阿博特政府發佈《我們的北部,我們的未來——發展澳大利亞北部構想》。“這一雄心勃勃的20年計劃設想在澳大利亞北部將有數百萬人生活和工作,澳應抓住機遇、與亞洲蓬勃發展的經濟體、尤其是中國進一步融合。”文章稱,5年過後,“我們仍處於該計劃的早期階段,實現這些目標的進度令人沮喪的緩慢”。澳政府資源和北澳事務部長馬特·卡納萬對該報稱,政府今年將對該白皮書進行更新。

  路透社20日稱,卡納萬表示,澳大利亞和中國的關係已經發生改變,中國將繼續是澳北部地區的強勁投資者,但其戰略重點“並不總是與澳大利亞保持一致”。他說,澳北部地區的發展不應該依賴一個國家,“這不僅從政治角度而且從經濟角度都增加了風險”,“就對澳大宗商品資源的需求而言,印度和東南亞將比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地區佔據更大增長份額。”《澳大利亞人報》稱,在澳政府2015年發佈北部開發白皮書4個月後,北領地政府將達爾文港租給一家中國公司。“該租約激怒了美國。在當今環境下,這樣的租約將不會發生。”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主任、澳國防部前官員彼得·詹寧斯20日則從“戰略”角度分析稱,澳歷屆政府和國防機構都忽略了北部的“戰略價值”,而美國、日本和中國看到了。文章稱,“澳應該重新對北澳進行戰略設計,集中精力鼓勵更多來自日本、印度和東南亞尤其是印尼的投資和經貿往來”。

  於鐳20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北領地面積大,經濟發展緩慢。2015年前後,澳政府提出一個設想,要把北領地、昆士蘭州和西澳洲的北部一起(即澳大利亞北部地區)發展成新的經濟增長極。發展新增長極必須先搞好基礎設施,如鐵路、公路、電力、大型港口等,這需要大量資金,據相關統計至少需要幾千億美元,澳大利亞拿不出這麼多錢。

  於鐳說,中國原本願意投資澳北部進行基礎設施建設,但澳不願和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澳國內現在“中國威脅論、滲透論、間諜論”等甚囂塵上,這樣的政治氛圍也不能讓中國放心投資,所以澳大利亞“北部大開發”一直處於停滯狀態。中國企業目前在北領地的投資主要就是中資企業租賃了達爾文港,其他是一些小型投資項目,如農場和光伏項目,大型項目很容易被澳外資審查委員會否定掉。

  《澳大利亞人報》和澳智庫官員20日都強調,要加強澳大利亞軍事力量在北部地區的作用。於鐳說,澳大利亞在北領地搞大型軍事力量建設由來已久,美國海軍陸戰隊2012年起駐守該地,還有“全球鷹”無人機進行戰略性偵察,澳大利亞現在還要進一步加強軍事力量,矛頭指向只有中國。他認爲,在經濟不景氣、基礎設施日漸老化落後的情況下,澳大利亞有一種強烈的“冷戰思維”。澳大利亞近期山火燒了好幾個月,損失慘重,澳政府捨不得拿錢出來用於消防,卻一口氣撥款8000萬澳元用於抓間諜(主要是“中國間諜”),可以說澳大利亞的冷戰思維已經到了一種病態的程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