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專家:中東若動亂 美國沒陷進去中國卻成輸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06日 17:02   環球時報

  近日,美國與伊朗衝突驟然升級,有美國學者甚至斷言“這是1979年以來兩國離戰爭最近的時刻”,中東動盪裂變的可能性大增。這對中國意味着什麼,成爲中國人甚至全世界人民關注的問題。

  長期以來,國內有一種觀點認爲,中東大亂把美國陷進去,能緩解美國對中國的壓力,對中國而言是件好事。中美關係越不好,這種觀點就越流行。事實上,此類簡單痛快、非此即彼的看法雖然容易被一些人接受,卻經不起仔細推敲。

  美伊都不想陷入戰爭

  中東大亂把美國陷進去,是一廂情願的空想,並不符合當前美國與伊朗各自的戰略。

  1991年的第一次海灣戰爭,確實爲當時中美關係轉圜提供了舞臺。2003年伊拉克戰爭,也的確緩解了當時中美關係面臨的壓力。然而,此一時,彼一時。1991年冷戰結束前的半個世紀,美國在中東實施“離岸平衡戰略”,通過遙控方式干預中東事務。1991年到2011年期間,美國採取“大規模直接干預戰略”,推動所謂“大中東民主計劃”,深度干涉中東國家內政,不惜大規模軍事幹預,打了兩場大規模地面戰爭。

  自2011年後,美國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執政,無一例外在中東採取了“戰略收縮”。“戰略收縮”有兩大典型特徵,一是不再進行大規模地面作戰,二是不再推行系統性民主幹預。過去十年,中東大亂,美國沒有捲入任何一場地面作戰;中東多國爆發反政府示威遊行,美國沒有深度介入任何一個國家內政。正是在這種背景下,1月4日紐約、芝加哥、費城、舊金山、洛杉磯、西雅圖等70多個城市舉行反戰集會,反對美國增兵中東,要求美軍撤出伊拉克。這也反映出美國國內普遍的反戰、厭戰情緒。

  ▲當地時間1月5日,美國石油重鎮休斯敦的民衆舉行反戰集會,反對美軍向中東地區增派約3千名士兵的決定。圖/ 中新社

  同樣,伊朗現在最不想要的是身陷大規模戰爭,最想要的是和平與發展。2015年伊朗做出重大政治讓步,承諾不再發展核能力,就是想爭取和平發展的外部環境。2019年5月美國全面制裁伊朗石油出口以來,伊朗在波斯灣、伊拉克等地方同美國展開博弈,不是爲尋求戰爭,而是要迫使美國回到談判桌,和平解決雙方的爭端。可以預見,未來伊朗仍然會進一步升級對美國的壓力,但也會盡最大可能避免戰爭。

  隨着緊張局勢升級,誤打、誤判、非理性行爲、內部失控都可能引發當事雙方的衝突,但是戰爭不是美國和伊朗追求的,也不是其他任何一個大國可以操控的。

  中東亂對中國危害不小

  退一步講,即使美國與伊朗真的爆發一場大戰,美國大規模陷入地面戰爭,從而導致中東大亂,也很難說對中國有利。

  一方面,大規模戰爭確實可以分散美國精力、削弱美國實力,緩解近兩年美國對中國的壓力。但是,中美並非是完全的敵我關係、零和遊戲。儘管近兩年中美關係中的對抗面上升,但鬥爭與合作並存仍然是中美關係的根本特徵,並沒有走上不可逆轉的對抗道路。就中美關係而言,“敵人一天天爛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這種邏輯並不完全適用。美國仍然是中國最大的市場、最主要的資金和技術來源國,相互依賴的關係依舊存在。

  另一方面,中東大亂對當前中國的危害遠大於以前。1991年、2003年兩次海灣戰爭期間,中國在中東的經濟利益還不是特別重大。1993年中國才成爲石油淨進口國,2000年以來中國同中東的全方位合作才開始真正起步。如今,中國是中東最大的石油進口國。2018年中國石油對外依賴度是70.8%,其中45.1%來源於中東,也就是說中國幾乎每三輛汽車中就有一輛靠中東石油驅動。

  中國還是中東最大的貿易伙伴,後者日益成爲我重要的出口市場。中國與中東各國命運相連,因此中東大亂對中國的危害並不小。特別是在中美關係不盡如人意的大背景下,第三世界國家的市場、穩定的能源價格,對中國顯得尤其珍貴。

  綜合考慮當前中美關係、中國中東關係的性質,恐怕很難斷言中東大亂、拖住美國對中國而言就完全是利好。此時此刻,寄希望於前兩次海灣戰爭的情景重演,恐怕是刻舟求劍。

  和平穩定對各方都是福

  筆者認爲,大概率的情況是中東變亂了,美國沒有深陷進去,中國卻利益受損,這也是過去十年的經驗。海灣戰爭時期,美國領導的國際聯軍達73.3萬人,美國自己出兵53.2萬人;伊拉克戰爭中,美國最多時部署16.5萬人。這樣的情景一去不復返,近十年來美國主要通過結盟、空中打擊、軍售、軍援等方式干預中東,自己在空中或岸上。

  如果仍延續這種方式,美國干預但沒陷進去,中美關係的壓力並不會減輕。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曾說,“美國人總是邊走路邊嚼口香糖”。言下之意,美國可以兼顧中東、東亞。事實上,過去兩年美國在經濟上制裁伊朗的同時,也藉機打壓了中國的中興、華爲。

  同其他國家相比,中國在中東的利益日漸增大,但保護能力仍偏弱,因而受亂局的影響深。歷史上,每次中東地區出現大動盪,中國只能撤出自己的利益,損失當然也不小。例如:海灣戰爭時中國撤出務工人員近萬人,直接經濟損失約20億美元;2003年伊拉克戰爭後,中國免除其債務約80億美元;2011年利比亞戰爭,導致中國各種損失約200億美元。

  目前中國在伊朗、伊拉克均有投資和工程承包項目,一旦局勢持續惡化,損失是不言而喻的。過去5年,中企對外投資合作在其他地方風生水起,在中東發展卻相對緩慢。中阿貿易額2013年約爲2400億美元,到2018年仍只有2443億美元,部分原因也與局勢動盪相關。

  中國是一個堅持和平發展的大國,正處在改革開放、和平建設的新階段,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總體上對我們是有利的。爭取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也一直是我國外交的重要原則,在中美之間建立新型大國關係是我們的重要目標。儘管樹欲靜而風不止,但我們絕不能順風揚沙,而是要保持戰略定力,維護國家根本利益。必須認識到,在和平發展時代“穩定是福,發展是福”。對中國是這樣,對世界也是這樣。

  (作者是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中東所所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