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雙眼睛 就是中國潛艇兵的實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05日 21:30   中國新聞網

  在幾百米深的海底

  長期工作生活

  是一種什麼體驗?

  擠!

  鐵鏈拉起的吊牀

  隨掛隨睡、輪流使用

  也是餐桌書桌會議桌

  以及臨時手術檯

  悶!

  冰冷黑暗的大洋深處

  要用24小時制時鐘區別晝夜

  與世隔絕的密閉空間

  沒有陽光也沒有新鮮的空氣

  苦!

  轟鳴不斷的機器

  高溫高溼的考驗

  突襲的狂風暴雨

  巨大的心理壓力

  ……

  但爲什麼

  他們還是義無反顧

  每天忙得熱火朝天?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鄭同柱,是北部戰區海軍的一名潛艇雷達技師。

  在2019年,我參加了一個挑戰:同時觀看9個不同的視頻,在15分鐘內,從13500幀畫面中精確鎖定了僅出現0.04秒的目標人物,網友給我起了一個“海軍鷹眼”的稱號。我的工作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雷達屏中不斷閃過的數字捕捉有效信息,然後快速、及時、準確地上報給指揮員,讓他能夠在第一時間內做出正確的決斷,避開航路上可能存在的危險。

  記得有一次演習,海面上颳起了大風,陣風達到了8級,巨大的海浪連續擊打着艦橋,在艦橋上負責指揮的指揮員衣服全都溼透了。當時潛艇的最大傾斜角度接近了30度,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不倒翁。由於潛艇上下顛簸得厲害,我整個心都是忽上忽下的,堅持了不到一會兒就忍不住吐了起來。肚子吐空了吐膽汁,膽汁吐完了再吐唾液,嘴巴里非常苦,每一秒都是一種煎熬。好不容易風停了,過了一會兒,海上又飄起了大霧,能見度只有十多米。爲了保障航行的安全,我增加了報告雷達觀測情況的頻率。我的神經時刻緊繃着,巨大的壓力也讓我忘記了飢餓與寒冷,在戰位上連續工作了8個小時,直到潛艇順利到達預定海域。

  那天值更結束後,我拖着疲憊的身體,好不容易才爬上了吊牀,身子一歪就睡着了。出海這些年,我們經歷過很多次這樣的驚險時刻。在前不久的一次訓練任務中,我艇在某海域變深機動,忽然聽到舵信兵報告升降舵故障。緊接着,深度計上的數字刷刷地往上跳,深度8米、9米……指揮員迅速判明情況下令,雷達開機,我用最短的時間進行偵查,並報告指揮員海面安全。他迅速下達供氣浮起指令,潛艇掉深控制後安全上浮,最終轉危爲安。

  我也是下到潛艇艙室後才真正瞭解到它的神祕。

  那裏就像一個獨立的小世界,沒有陽光,我們靠時鐘來區分晝夜;狹小密閉的艙室內沒有新鮮的空氣,而且高溫高溼;睡覺的吊牀很窄,只能平躺不能翻身;機器還會發出各種噪音,條件相對來說是很苦的,想睡個舒服覺都很難。在一次返航途中,清晨太陽還躺在海平面上,我們按計劃上浮進行水面航行。剛登上艦橋我就看到有6只海豚在艇首方向跳躍嬉戲,好像在歡迎我們回家,又像是要和我們比一比誰遊得更快。

  眼前神奇的景象讓我們特別激動,我下意識地摸了摸口袋,準備拍張照片留念。大家是不是也很想看照片?可惜我們出海不能帶手機,沒能拍下。

  和海豚的相會是我的小幸運,而我的大幸運是趕上了海軍跨越式發展的好時候。

  我們部隊是新中國成立以後,第一支常規潛艇部隊,裝備多次更新換代,從進口到基本國產,越來越先進。就拿我所執掌的雷達來說,從曾經的手搖式操作變成了現在的觸摸式操作。

  守衛祖國的海防線就是我們每個人的責任。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肩負起新時代賦予的使命任務,在祖國的萬里海疆構築起一道水下鋼鐵長城。

  我是新青年鄭同柱,謝謝大家。

  126年前

  中國近代的第一支海軍

  北洋水師

  在甲午戰爭中全軍覆沒

  他們與敵船同歸於盡

  命填起發展鴻溝

  對積貧積弱的舊中國

  發出了最後一聲怒吼

  70年前

  中國人民海軍創建不久

  時任海軍司令員蕭勁光

  到劉公島考察無法渡海

  只能找當地漁民

  租下一條小漁船

  他懷着無比沉重的心情

  讓隨行人員記下這一切

  去年年底

  我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

  ——山東艦交付海軍

  自此進入“雙航母時代”

  艦艇像“下餃子”似的

  出現在祖國的萬里海疆

  讓海上入侵成爲歷史

  我們挺直腰板無人敢犯

  保衛祖國人民

  維護世界和平

  無數像鄭同柱一樣的海軍官兵

  替我們守護着兒時的“英雄夢”

  長風破浪會有時

  直掛雲帆濟滄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