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誰說和平年代沒有蓋世英雄?他們就是!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0日 22:43   中國新聞網

  近日,軍人譚斌海中冒死勇救戰車榮立一等功的事蹟,受到網友關注。和平年代的一等功有多珍貴?海中冒死勇救戰車的譚斌、在排雷行動中失去雙手雙眼的杜富國、爲保護戰友犧牲的王成龍、狙擊手中的“王中王”王佔軍,用他們的方式告訴我們……

  “兩棲尖兵”譚斌

  戰友在衝鋒,讓我上戰場!

  譚斌,湖南寧鄉人,第72集團軍某旅四級軍士長。

  那是一次驚心動魄的生死救援——

  東海某兩棲登陸場,風急浪涌。一場檢驗性的海上聯合登陸作戰演習正在進行。突然,指揮所的電臺裏傳來了2104兩棲戰車失去動力,脫離戰鬥編組的消息……

  指揮所緊急派出3組拖船進行施救,但由於風浪過大,3次拖救均告失敗,指揮所不得不下達了人員撤離、準備棄車的命令!

  危急時刻,譚斌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震驚的決定:下海救車,我上!

  不讓戰車沉入大海,是此時譚斌唯一的信念。

  譚斌跳入海中冒五級風浪搶修,在高溫缺氧、毒煙充溢環境中,譚斌奮力把戰車搶灘上岸,他卻陷入昏迷……

  就在這一天,他的妻子分娩……

  “掃雷英雄”杜富國

  你退後,讓我來

  這是一個傷痕累累的身體。他的眼睛完全失明,眼球被摘除後戴上義眼片,長時間隱藏在墨鏡之下。兩隻手已經截肢,小臂僅剩二分之一,甩動空空的袖管成了慣常動作……

  杜富國,貴州省湄潭縣興隆鎮太平村人,1991年出生。

  2018年10月11日下午,杜富國和戰友艾巖在麻栗坡縣猛硐鄉老山西側雷場進行掃雷作業,杜富國發現枚加重手榴彈,接到“查明有無詭計設置”的指令後,杜富國命令艾巖:“你退後,讓我來”!

  就在他按照作業規程小心翼翼上前清理浮土時,“轟”的一聲巨響傳來,手榴彈突然爆炸,他下意識地倒向艾巖一側,爲戰友遮擋了爆炸衝擊波和彈片,自己失去了雙手和雙眼……

  而在杜富國在重症監護室醒來後,問的第一件事就是“艾巖怎麼樣”,得知他身體無恙後心裏一塊石頭才落了地。

  “你退後,讓我來!”六個字鐵骨錚錚,以血肉擋住危險,哪怕自己墜入深淵,無法再給媽媽一個擁抱,無法再見妻子明媚的笑臉……

  “青年警官”王成龍

  將生的希望留給別人

  一張照片可以有多揪心?在烈士王成龍的雕塑前,母親管修梅哭成淚人,這是一次最殘忍的重逢。

  2018年9月12日,王成龍在參加總隊組織的“魔鬼周”極限訓練時,遭遇一輛衝向行軍隊伍的失控車輛,王成龍發現情況後大聲呼喊“散開”,並迅速推開了身邊戰友曲鴻健,自己卻因躲閃不及,被撞倒後捲入貨車右前側保險槓下端,後因重傷經搶救無效壯烈犧牲。

  執干戈以衛社稷,鑄忠誠不辱使命。

  在他的塑像前,他的母親淚流不止。“如果再有一次機會,他還會這樣做。。。。。”

  “軍事醫學高峯的攀登者”侯立軍

  不負官兵生命重託,不辱強軍神聖使命

  成天捧着人的頭骨做研究,這樣的工作可能令不少人望而卻步。海軍軍醫大學長征醫院神經外科主任侯立軍,卻對一個個顱骨標本和模型“愛不釋手”。

  顱腦創傷是現代戰爭中致死和致殘率最高的外傷之一,我國救治水平一度落後於歐美。爲攻克顱腦戰創傷救治技術難題,他紮根這一研究領域20多年,成功完成數千例顱腦外傷救治,爲我國的軍事醫學事業作出了突出貢獻。

  在被記一等功喜訊傳來的那一刻,侯立軍還奮戰在手術檯上。

  除了常年堅守在戰創傷救治一線,他還牽頭在全軍組建顱腦戰創傷救護單元,積極普及海戰傷、訓練傷救治技術。2011年以來,他先後19次承擔軍地重大應急救治任務。

  “唯有瞄準世界一流,攀登軍事醫學高峯,才能不負官兵生命重託,不辱強軍神聖使命。”這是他一直以來的追求。

  “狙擊冠軍”王佔軍

  只要心裏想着國家,渾身就有使不完的勁

  “砰!”一聲槍響,潛逃的“恐怖分子”被“擊中”。300多米外,一名僞裝潛伏了4個多小時的狙擊手,此時眉頭才漸漸舒展開。

  這名狙擊手,是武警獵鷹突擊隊特戰三大隊大隊長王佔軍,6次在國際特種兵賽場摘金奪銀,被官兵稱爲“狙擊冠軍”。

  1983年出生的王佔軍,爲打過的1萬多發子彈建立檔案,整理出10餘本射擊心得筆記,斬獲10多個世界級獎盃獎牌。。。。

  把狙擊練成肌肉記憶的他,可能是世界最強狙擊手。他說:“獵鷹突擊隊員的責任,就是時刻準備下一場戰鬥。冠軍,我想在真正的戰場上奪取!”

  “鋼鐵戰士”鄭明崗

  可以有殘缺之軀,但不能有殘缺之志

  鄭明崗,甘肅正寧人。2014年10月,鄭明崗突患動脈血栓脈管炎,左小腿6次截肢,4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戰友們說“他是最有理由離開部隊的人,卻是最堅定留下的人;他是最有理由不吃苦的人,卻是處處‘自討苦吃’的人。”

  他堅持每天兩個五公里武裝越野、3個400米障礙、15個小時強化訓練,跑壞了3套假肢,從疼得站不住到軍事科目全優,鄭明崗被譽爲“鋼鐵戰士”。

  “最美軍人”翁春芳

  保證信息暢通,不玩命就搞不成

  戰略支援部隊某旅五連駐地位於平均海拔3400米的迪慶高原,5年來,彝族連長翁春芳帶領連隊奮戰在維護國防通信光纜的巡邏一線,確保高原通信線路暢通。

  要穿越金沙江、瀾滄江、白馬雪山,要常年在高海拔、高紫外線、高寒冷、低含氧量的高原上風裏來、雪裏去,一旦江面光纜出現情況,巡線官兵就要懸空二十多米,迎着江面上的狂風展開維護作業,每當這個時刻,保險繩的另一端總是拴在翁春芳的身上。翁春芳告訴自己,“保證這條‘信息高速天路’暢通,不玩命就搞不成。”

  擔任連長這5年,翁春芳累計巡查線路10多萬公里,國防光纜沒有出現一起責任性阻斷。

  他用生命捍衛通信光纜,創造了國防通信線路無責任性阻斷的紀錄,確保了進藏“信息高速公路”的暢通。

  “特級飛行員”袁偉

  我要把飛機帶回去

  滴……左發失火!撞鳥了!我撞鳥了!拐幺六撞鳥了……

  在一次飛行訓練中,袁偉駕駛殲-15戰機起飛不到一分鐘與鳥羣迎面相撞,左側發動機突發火情,飛行員袁偉駕機帶火低高度單發迫降成功。

  提起當時的情況,袁偉回憶稱,撞了那個瞬間確實挺緊張、挺害怕的。但是一過後,他就一個信念,一定要拯救這個造價近4億元的“兄弟”。

  他接收指令50多條,完成操作上百次,最終避開鬧市城區,駕馭戰機帶火着陸,創造飛行員和飛機雙重安全、無地面附帶損傷的航空史奇蹟。

  誰說和平年代沒有蓋世英雄?

  袖管空了

  但人們不會忘記那雙勇敢排雷的手

  當人民需要的時候

  總有一羣人在緊要關頭,不畏流血犧牲

  勇挑重擔,走在最前面,

  用汗水和鮮血吶喊“讓我來”

  所謂歲月靜好,

  只因有人爲你負重前行!

  危急時刻,

  義無反顧!

  這就是中國軍人!

  向和平年代的一等功臣致敬!

  來源:經濟日報微信公衆號綜合人民日報微博、中國軍網、央廣軍事、新華社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