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連女足解散:6萬人的球場坐上100人就算高上座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1:21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消失在冬季

  女足隊員向現場球迷致謝。前大連女足隊員供圖  女足隊員向現場球迷致謝。前大連女足隊員供圖
  曲昊睿爲大連女足吶喊。曲昊睿供圖  曲昊睿爲大連女足吶喊。曲昊睿供圖

  這是一組不太尋常的數據,一支足球隊連續3個賽季奪得頂級聯賽冠軍,隨後在新賽季跌落成最後一名。

  2020年到來之前,存在了33年的大連女子足球隊在中國足球的版圖上消失了。這支球隊沒有留下完整的戰績記錄,官方可查的數據顯示,它至少獲得過11個全國冠軍。

  影響球隊命運的是一家叫“權健”的公司。2015年,權健集團入主大連女足,擲重金請外教、外援,翻倍上調隊員薪酬。“大連權健女足”很快佔據中國女子足球超級聯賽(以下簡稱“女超聯賽”)的統治地位。

  2018年,大連女足在主場大連體育中心實現中國女超聯賽“三連冠”,這是她們的高光時刻,6萬個座位的球場坐了300名觀衆,是平時的五六倍。1個月後,中超第30輪,大連一方男足對陣長春亞泰,5萬名球迷涌上看臺,打出“保衛大連”的標語。

  2019年1月,權健集團因涉嫌犯罪被立案偵查。球隊當月更名爲“大連女足”。緊接着,教練組和外援出走、多名主力離開、俱樂部連着4個月發不出工資。

  2019年冬天,大連女足解散了。

  1

  在足球文化氛圍濃郁的大連,這支冠軍球隊的存在感極其微弱。

  “大連男足打山東魯能,球場坐了5萬多人,平時也有三四萬球迷。女足?許多大連人都沒聽說過。”球迷李昱甫說,自己第一次聽說大連女足是在2018年,男足保級成功,女足俱樂部發來了賀信。

  2019年7月,大連男足在賽季中獲得3連勝,廣播電臺一檔45分鐘的足球節目,前42分鐘都給了球隊即將離開的外援,主持人和機場連線,動情地描述着送別的場面。剩下3分鐘給了女足,像“溜縫兒”一樣唸完了內容——第二天的比賽關乎球隊是否會降級,請大家去現場爲姑娘們加油。

  進場觀看女足比賽不要門票,不用安檢,能容納6萬人的大連體育中心坐上100人就算高上座率。幾年前“女足賽後想謝球迷發現沒人”的新聞在這裏仍不過時。

  看過大連女足主場比賽的全秀龍回憶:“現場非常安靜,我一個人喊加油,球員在場地裏也能聽到。”

  那場比賽,現場像他一樣的球迷不到30人。只要大連女足踢平或取勝,都將提前鎖定聯賽三連冠。權健集團的分公司也組織了兩三百人到場,他們高喊董事長“束昱輝”的名字,聲音淹沒了給球員的加油聲。

  全秀龍從小看球,微博“最近訪問”一欄都是與足球相關的博主。他買了男足主場的套票,和幾萬個球迷一起吶喊,試圖營造“魔鬼主場”的氣氛。他們最驕傲的事情之一是,中超聯賽排名前5的球隊有4支曾在大連“折戟”。

  他曾爲大連男足4次“遠征”,自費到天津、河北、河南等地爲球隊助威,最壯觀的一次,在球迷協會的組織下,800名球迷帶着同樣的短袖衫和加油圍巾,坐火車去“遠征”。

  李昱甫曾跟隨球隊到北京,“見證了大連一方對陣北京國安的所有慘敗”。“說實話,我都不知道女足是三冠王。女足國腳的名字,除了孫雯、畢妍以外我都不知道。”在他的印象裏,中國女足仍是世界強隊。

  中國女足有過“風華絕代”的時光,孫雯、高紅、劉愛玲是那個時代的代表。上世紀90年代,中國女足實現女足亞洲盃七連冠、亞運會三連冠,還獲得過奧運會和世界盃的銀牌。女足比賽現場,幾萬名觀衆揮舞着國旗,齊唱《風雨彩虹鏗鏘玫瑰》。

  如今,輝煌時代已成往事。中國女足已十幾年沒嘗過亞洲冠軍的滋味,輸給日本隊、韓國隊、朝鮮隊、澳大利亞隊,2019年阿爾加夫杯墊底,世界盃止步16強。

  她們依然肩負着“振興中國足球”的光榮使命。畢竟在很多球迷看來,國際賽場爭金奪銀,世界排名16位的女足比排名76位的男足更有希望。

  “亞洲足球小姐”、女足國家隊隊員王霜曾在微博上寫道:“什麼時候你們支持女足的角度不再是爲了影射男足;什麼時候你們的支持是能看到不僅僅在國家隊中的我們,還有俱樂部其他踢球的女足球員們,給她們帶來踢下去的意義,那麼我們中國足球在未來才會真正強大。”

  2

  “那個時候男足都跌到快保級了,還有那麼多球迷,大連女足全是贏球,沒人關注。”大連廣播電臺記者刁琪連續4個賽季報道大連女足賽況,她想不明白,“是女性的球類運動本身刺激不了觀衆,還是我們宣傳得不到位呢?”

  每次比賽前,隊員們都會塗上厚厚的防曬霜,頂着大白臉上場。90分鐘,大白臉變成大花臉。球場外,刁琪撞見過換上休閒裝、扎着馬尾、塗着口紅的大眼睛後衛李丹陽,還有去外地比賽時帶上筆袋和書、把酒店房間歸置得整整齊齊的畢曉琳。“她們是挺可愛的女孩,也是職業球員。”刁琪說。

  除了女足,刁琪還負責室內五人制足球超級聯賽的報道。她發現“五超聯賽”場地小,節奏快,球員腳法細膩,聽起來小衆的運動幾乎場場爆滿。比賽場地搬到郊區後,仍有球迷坐兩個小時火車去看球。

  作爲一名踢了近20年球的球員,李冬娜已經習慣了沒有觀衆的氛圍。“沒人看就爲自己踢,這是你的職業”。

  她也坦言,女足在身體對抗、速度等方面確實不如男足。“我們看自己比賽的錄像,也看其他女足球隊的比賽,有時覺得節奏怎麼這麼慢,要睡着了。”她認爲,“女足和男足的比賽一樣,也有好看的地方。因爲也有很多偶然性,有絕殺或者黑馬。”

  2019年3月,意大利女足聯賽的尤文圖斯隊在比賽中吸引了近4萬名球迷。在西班牙女足聯賽,巴塞羅那和馬德里競技的女足也創下6萬觀衆的紀錄。可供查證的數據裏,女足比賽到場觀衆數世界紀錄與中國女足有關——1999年,美國加州“玫瑰碗”舉行女足世界盃決賽,美國隊對中國隊,90185名觀衆到現場觀看。

  李冬娜13歲開始踢球,踢過前鋒、中後衛,隨國家隊征戰世界盃時只有18歲。

  她說自己天生就喜歡足球。人生中的第一顆足球,她走哪兒都抱着。學校的土操場上,她成了唯一一個踢球的女生,在男孩子的隊伍裏,跑得一點兒都不慢。

  後來,李冬娜進入大連市金州區體校學習,白天在學校上課,下午3點回體校訓練,晚上在十幾個人的大宿舍寫作業。因爲年紀小,她跟着跳躍組訓練了一年,後來才正式進入體校的女子足球隊,第一次遇到同樣喜歡踢球的女孩子。

  從那時起,她需要日復一日地練技術和體能。李冬娜最不喜歡折返跑——25米分成5段,5米折返、10米折返……一直到25米算作一組,一次要跑30組。“冬娜代表很多這個年紀的人。”隊友王珊珊說。

  “喜歡足球”幾乎是場上女孩子們的共性。在刁琪眼中,這些站在國內女足頂級賽事裏的姑娘,全國不過兩三百人,不僅有實力,而且非常熱愛足球。

  李冬娜在國青隊時外號“小狼”,外表冷酷,拼搶兇狠,轉型到後防線成爲“防守鐵閘”;2018年亞運會女足小組賽中,王珊珊身披國家隊戰袍,出場35分鐘打進了9粒進球,球迷稱她“九球天后”;前鋒宋端是一名意識與速度俱佳的鋒線“殺手”,門將畢曉琳則經常送出“逆天神撲”。

  前大連權健女足俱樂部經理魏巍認爲,這些生於1988年至1990年間的女足隊員退役後,中國女足下滑的速度還會加快。

  2016年,曾在韓國女足俱樂部效力的李冬娜身披6號球衣,加盟大連權健女足。

  同職業化程度更高的中超相比,女足的環境相對封閉。2016年,國內女超聯賽開放俱樂部的球員轉會交易,允許引進外援。

  女足隊員幾乎都沒有經紀人,她們詢問家人和隊友的意見,試探着自己在市場裏的價碼。

  “權健”在男足和女足的頂級聯賽裏投入過大量資金。不久前,束昱輝判刑的消息在微博熱搜榜單上只熱了半小時,卻在一款足球信息App中火了三四天。他曾是權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有競爭力的薪酬”讓大連女足擁有豪華陣容。最多時,有9名隊員同時入選國家隊集訓。巴西國腳法比亞娜、加布裏埃拉,非洲足球小姐埃斯薩特也曾在這裏效力。

  魏巍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2015年之前,俱樂部中的女足國腳月薪在1萬元左右,其他隊員在3000元至5000元。權健集團收購大連女足後,隊員們的薪酬翻倍增長,其他俱樂部也不得不增大投入招攬優秀球員。

  多名女足球員向記者確認了這一點,中國女足球員的薪資在2015年有了飛躍,俱樂部的頂尖球員每年工資和獎金收入能達到60萬元甚至更高。這在國際上僅次於歐美幾支老牌女足勁旅。

  即便如此,女足的薪資與男足“不能比”,全世界都一樣。法國女足甲級聯賽平均月薪3500歐元左右,男足則達到10萬歐元。2019年三八婦女節當天,美國國家女足隊員集體起訴足聯,稱男女球員收入的巨大差異違反了《公民權法》。

  3

  國腳雲集的大連女足在頂峯上待了3年,隨後快速跌入谷底。

  2019年1月,權健公司因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和虛假廣告罪被立案偵查,大連權健女足俱樂部的官方微博停更,球隊更名“大連女足”。

  從3月開始,隊員們再沒收到過銀行工資到賬的短信提示。很快,外教法立德不辭而別。外援離開了,部分國內主力球員離隊,預備隊被解散。

  她們連隊服都沒有着落。上半年的全國女足錦標賽中,她們穿着臨時球衣——草木灰色,領口和胸前的一抹熒光綠是唯一有設計感的地方。隊服背面只印了號碼,沒有隊員名字,也沒有任何贊助商的標誌。

  李冬娜戴上隊長袖標,同時擔起教練的責任。在一個場次的出場名單中,李冬娜的位置是替補門將。這在2019年的大連女足並不罕見,球員不夠,賽程又緊,前鋒輪轉到後腰,左後衛輪轉到右前衛是常有的事,20歲以下的年輕球員也獲得了女超聯賽的上場時間。

  直到7月,隊員們才收到一筆工資,女超聯賽要開踢了。8支隊伍,14輪比賽,身着胸前印着“大連”二字的隊服的姑娘們只勝了一場。李冬娜覺得“既艱難,又丟人”。

  女足的主場從大連體育中心搬到了遠離市區的金州體育場,來看球的人更少了。刁琪從單位開車過去要走一小段高速,堵車的話要開近1個小時。她在球場除了報道賽況,還要客串主場的比分播報員。

  以前她喜歡拿着無線麥克風,站在綠茵場角旗處,在主隊隊員進球后,第一時間播出比分和球員名字,“4∶0、5∶0、8∶0……那時都是常有的事”。到了金州體育場,她更多時候站在主席臺上的廣播室,透過小窗口觀看比賽。

  “那時候只敢拽着李冬娜採訪。”刁琪常問的問題就兩三個:總結一下比賽,這場你覺得誰表現最好,下一輪的對手有什麼風格,我們準備怎麼應對。有一個問題這個賽季她從沒問過:“你覺得輸球原因是什麼?”

  聯賽倒數第二輪,她們在客場遇見老對手江蘇隊,對方球隊的教練組站在場邊,板凳席上整整齊齊地坐了9個人。她們被對手“灌”了7個球。賽後,大連女足提前鎖定了聯賽的最後一名。

  “在南京上學的大連球迷”曲昊睿見證了這場比賽。他特地設計了一條“榮耀大連 壯志凌雲”的助威橫幅,在學校裏花60元打印出來。因爲江蘇女足主場遠離市區,“地方偏遠,球場也舊”,打車到那裏時比賽已經開始20多分鐘。

  掛好橫幅,曲昊睿唱起了大連球迷的加油歌。“大連大連,必勝!”在空曠的球場中,他一個人和主隊上百個球迷對着喊。女足姑娘跑去場邊給他送水,江蘇本地媒體拍下了這位“大連足球死忠粉”。

  4

  球員在場上苦撐着,“不知哪裏吹出的風”曾給過她們希望。

  2019年7月女超聯賽開始後,就有消息傳出,大連女足或許會被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收購,或是被天津天海俱樂部收購。按照足協的規定,2020年中超各俱樂部必須匹配一支女足球隊。

  2019年10月,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官方宣佈,以大連U18女足爲班底組建大連一方女足,新賽季征戰女乙聯賽。

  11月,聯賽排名墊底的大連女足將參加升降級附加賽。刁琪記得當時“最逼真的傳聞”:“如果附加賽贏了,能留在女超聯賽,天津天海就會來接手。”

  隊員們無處求證消息真假,只能全力踢球。那場比賽,大連女足以3∶1取勝。

  李冬娜想過球隊最好的可能——“渡過難關”;次之是繼續裁員,縮減規模;最壞的結果是解散。

  俱樂部總經理魏巍就此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回應,確實曾有出售球隊的打算,但是沒有談妥。足協規定,女超俱樂部年投入不得低於1500萬元,不高於3000萬元。

  12月24日,在家休假的女足隊員收到了最壞的消息。那是俱樂部經理魏巍發在微信羣裏的解散通知。魏巍回憶,他一共發了兩條,第一條比較含蓄,說了些類似“各自安好”的話。權健集團覺得他表述得不夠明確。隨後他發了第二條,球隊正式解散。羣裏沒有人回覆。

  根據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的瞭解,沒有隊員考慮退役或離開球場,她們還想繼續在賽場奔跑。

  關於隊員去向的最新消息是,3名女足國腳將在下個賽季加盟長春女足。魏巍覺得受衝擊最大的是沒什麼名氣的年輕球員。“球隊退出釋放的人太多了,各個隊可能吸收不了那麼多。”他說,各地足協在備戰2021年全運會時,更多要考慮培養能爲本省效力的隊員。

  在大連女足征戰賽場的最後一個賽季,球員們印象最深的主場比賽是對戰實力不弱的北京隊。王珊珊攻進一球,球隊取得了賽季的唯一勝利。那場比賽,大連海藍夢球迷協會的30多名球迷穿着藍色短袖衫到場,掛起了“不在低谷離開”的條幅。球迷們在球場揮舞着旗幟,點燃焰火棒,敲着鼓高喊“大連”。隊員在球場站成一排,和球迷們一起拍着手唱完加油歌。

  “球迷在低谷時來了,或者說一些球迷,但我們的球隊離開了。”球迷李樂天說,“我覺得解散了挺可惜的,超級聯賽三連冠應該是大連足球歷史上第一次。大家應該多關注一下女足,但是現在說這些有什麼意義。球隊都沒了,你們想支持也沒有了。”

  在李冬娜看來,比起隊員受到的衝擊,一座城市女足頂級球隊的消失更值得惋惜,足球文化的延續發生了斷裂。

  全秀龍提到,不久前球迷協會組織大家探訪新成立的大連一方女足,希望“兩三年之後,一方女足能有機會衝擊到頂級的女超聯賽”。

  事實上,女孩們的征途充滿了不確定性。

  在得知球隊解散後,前大連權健女足隊員李向是唯一一個在社交媒體上發聲的:“生活太難了,希望有一個好結果。”她配上一張前天津女足的合影。李向和王珊珊都曾在那裏效力,兩年前的這一天,天津女足俱樂部宣佈因資金困難和梯隊培養需求,退出女超聯賽。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馬宇平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