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海歸高知官員”落馬被查 他不是第一個(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05:16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海歸高知官員”落馬被查,他不是第一個

  11月7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通報稱: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家發改委紀檢監察組、北京市紀委監委消息,國家信息中心黨委副書記、副主任馬忠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這意味着,這位掌管着我國最重要的國家級決策諮詢機構和國家電子政務公共服務平臺的正廳級官員,因爲犯下了嚴重的錯誤,走向了落馬的末路。

  馬忠玉的落馬,多少會令人感到有一點點意外。在其被查之前,旁人眼中的馬忠玉,不僅是一名典型的“學者型官員”,而且其學術履歷頗爲漂亮。在走向仕途之前,馬忠玉在90年代便出國前往英國愛丁堡大學,以博士後身份從事研究工作,歸國後進入中國農業科學院工作,被破格提拔爲副研究員。2001年,他轉赴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成爲教授、博導。

  在38歲的年紀便成爲教授、博導,與旁人相比,馬忠玉的學術成就不可謂不耀眼。畢竟,對不少學術工作者而言,能夠在國內頂尖的高校獲此任命,幾乎是其整個職業生涯的目標,而馬忠玉未至不惑之年,就實現了這樣的目標,顯然十分出衆。但是,馬忠玉卻並未將教授、博導視作其職業生涯的終點,而是選擇“跨界”出仕,以公選幹部的身份成了一名官員。

  2004年,寧夏回族自治區在全國範圍內公開選拔副廳級領導幹部。馬忠玉通過這次公選,回到家鄉出任寧夏回族自治區發改委副主任、黨組成員。2012年3月,他又轉任寧夏自治區政府副祕書長,政府研究室、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主任。2014年8月,馬忠玉在仕途上又獲晉升,從寧夏入京,出任國家信息中心副主任,明確爲正廳級幹部,並於2017年4月兼任國家信息中心黨委副書記一職。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這位名聲響亮的“海歸博導”,儘管有着出衆的早年經歷,卻最終落得了一個“晚節不保”的結局,在官場上“馬失前蹄”,犯下了嚴重違紀違法的錯誤。曾經在校園裏備受學生尊敬的導師,如今成了紀委監委調查的對象,固然令人唏噓,也是馬忠玉咎由自取。而縱觀與馬忠玉有着類似履歷的學者型官員,我們會發現,除他以外,之前已有數位曾經頗有成就的“海歸高知”在官場上踏向了腐敗這條不歸路,這些人的墮落,同樣令人扼腕嘆息。

  2017年,雲南德宏州政府副祕書長、辦公室主任段培相涉嫌嚴重違紀被查,而在他的官員身份之外,他也是一個十分高產的寫作者,在新浪博客上寫了96篇文章,如《殺年豬的經濟學——談資源利用和配置的效率問題》、《中國人爲什麼勤勞而不富有》、《兒童遊樂園是市場經濟的一個縮影》等,顯得十分專業。段培相能夠寫出這樣的文章,是因爲他確實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而且也是一個“海歸”,參加工作前,他先後在南開大學與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獲得了本科與碩士學位,且專修的就是國際經貿關係。然而,儘管段培相誇誇其談的樣子顯得頗有學識與文采,但其行爲卻十分令人失望。

  與段培相同年落馬的,還有湖北黃岡市政府原副祕書長張樹林,因爲收受他人鉅額賄賂,張樹林最終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而他的學歷一樣光鮮亮麗,乃是美國俄亥俄大學工商管理碩士。法院審理認定:張樹林從在擔任湖北省英山縣縣委副書記、縣長以及在黃岡市人大任職期間,非法收受33人79次財物,共計人民幣526000元,美金1000元,購物卡3000元。頭頂“海歸”的學歷光環,張樹林卻在背地裏幹下了這些權錢交易的勾當,令人不得不感慨,學歷只能衡量人的知識,但卻無法衡量人的品格。

  今年9月17日,甘肅紀檢監察網公佈了甘肅省工業和信息化廳原巡視員牛向東被“雙開”的消息。從履歷上看,牛向東也是一名典型的“高知”官員。走進官場之前,牛向東曾在社科院工作,其間,他前往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師從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勞倫斯·克萊茵,從事了爲期一年的博士後研究,同時在國內輿論場上多以經濟學者身份亮相,在世界著名學術期刊發表了多篇論文,治學經歷不可謂不豐富。然而,學來的知識並未賦予牛向東高尚的人格,在其學者型官員的面具背後,藏着的是一個在“雙開”通報中,被指“從政動機不純,工於算計、規劃名利仕途”的陰險貪官。

  歸根結底,官員的使命是爲人民服務,對國家忠誠,沒有崇高的理想信念和與職位匹配的道德修養,就算知識再多,又能如何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