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爲扼住“中國咽喉”,美欲重組第一艦隊,澳大利亞果然表現出濃厚興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1月22日 01:18   新民晚報

  原標題:爲扼住“中國咽喉”,美欲重組第一艦隊,澳大利亞果然表現出濃厚興趣

  專業炮灰澳大利亞,做好承接反華後果的準備了嗎?

  怎樣扼住中國的石油與貿易通道,是美國軍方現下最關心的事之一。

  美國海軍部長肯尼思·佈雷思韋特本週在美國海軍潛艇協會的一個專題研討會上語出驚人,提出將重建冷戰中前期活躍在西太平洋的第一艦隊,而部署地點就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間的十字路口”。

  顯然,美軍渴望的這支艦隊,需要在印太地區有一個母港。但是,儘管美軍一再對新加坡“暗送秋波”,對方似乎卻毫無接盤的打算。因爲冷戰式的聯盟,並不符合新加坡的利益。

  只有一個國家對這樣的冷戰思維顯示出濃厚興趣。這個國家就是日前正爲鐵礦石和棉花出口頭疼的澳大利亞……

  一 復活冷戰遺物

  歷經數十年的和平發展,中國已經是世界貿易大國。同時,全世界80%的貿易都經過印度洋。

  這一現狀,讓美國嗅到了一絲“扼住中國咽喉”的機會。

馬六甲海峽是世界貿易的關鍵節點,也是印太地區的鎖鑰。馬六甲海峽是世界貿易的關鍵節點,也是印太地區的鎖鑰。

  “比起西太平洋,中國更依賴印度洋。”身爲美國海軍最高文職領導的佈雷思韋特說,“建立一支艦隊,無異於扼住中國的咽喉——它將損害中國在能源供應鏈和‘一帶一路’倡議方面的利益。”

  他還表示,要想遏制中國,不能只靠第七艦隊。重建第一艦隊,將向地區國家表明美國不止說說,而且在做。

  冷戰味道十足。

  第一艦隊始建於1946年,隸屬於美國太平洋艦隊,首任指揮官正是美國二戰對日作戰的名將尼米茲。第一艦隊主要在西太平洋地區巡弋,1973年2月1日正式除役,由第三艦隊接替其任務區。

  誰都知道,第七艦隊1950年開進臺灣海峽,不僅嚴重阻礙了中國的統一大業,而且把亟待和平建設的新中國推到了冷戰的前臺。

  如今,一個第七艦隊尚不知足,還要再復活另一個冷戰遺物。

 第七艦隊開進臺灣海峽 第七艦隊開進臺灣海峽

  二 幕後動作不斷

  雖然相關動議本週才曝出,但據佈雷思韋特所說,早在美國前防長埃斯珀上週被總統川普開除前,他就與埃斯珀交流過在印太地區的關鍵節點建立一支艦隊的想法,並得到後者的支持。

  換句話說,美軍高層考慮此事已有一段時間。如果不是選舉年的動盪和埃斯珀離職,這件事的進度恐怕不止現在這樣。

  在佈雷思韋特語出驚人一天後,美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在阿拉伯海北部開啓了“馬拉巴爾”第二階段演習。與第一階段相比,第二階段的演習更爲複雜。演習將以印度“維克拉馬蒂亞”號航母和美軍“尼米茲”號航母爲核心展開,除十分敏感的高端防空演習外,四國還將進行高端水面戰和反潛戰演習等。

今年的“馬拉巴爾”以印美兩國航母爲核心展開,四國投入包括潛艇在內的大批精銳艦艇,其中澳大利亞是首次獲邀參演。今年的“馬拉巴爾”以印美兩國航母爲核心展開,四國投入包括潛艇在內的大批精銳艦艇,其中澳大利亞是首次獲邀參演。

  同時,在日本訪問的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與日本首相菅義偉簽署了一份“歷史性軍事協定”。根據這份《互惠准入協定》,日澳兩國已相當於“準軍事同盟”關係,也是日本繼同美國1960年簽訂《駐日美軍地位協定》後簽署的第一個深度軍事協定。

  這些寒氣逼人的變動,最大的共同點只有一個——遏制中國。

  三 地區如芒在背

  但是,美國雖意願強烈,地區國家卻如芒在背。

  印太地區的第一水道要衝,非馬六甲海峽莫屬。而新加坡,就是監控整個馬六甲、制約南海的關鍵。

  美國非常清楚新加坡的重要性,雖未直接點名,但軍方高官的各類描述性表述卻無不在暗示新加坡是自己的首選。美國是有信心的,因爲根據兩國之前的協議,美軍艦艇可以停靠新加坡休整,並進行艦艇維修和保養。

  然而,新加坡官方對美方提議卻冷眼相待。

  “馬拉巴爾”第二階段軍演開始的同一天,新加坡國防部發布一則聲明。聲明表示,按照新美兩國2012年達成的協議,新加坡可以允許美方在新輪換部署最多四艘瀕海戰鬥艦。不過,美方沒有提出在新加坡增加部署軍艦的要求,新加坡也沒有同美方進行相關討論。

  綜合各方背景,翻譯下就是:想在新加坡部署第一艦隊?不好意思,請另謀去處。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就在上週,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公開呼籲有望在明年入主白宮的拜登恢復與中國的建設性關係,並對拜登意欲組建孤立中國的國際聯盟的想法明確說不。

  “沒有多少國家願意加入一個會排除其他國家的聯盟,尤其是一個沒有中國的聯盟”。李顯龍表示,“如果是冷戰式的聯盟,各國不打算這麼做。我想這不僅是新加坡和亞洲國家的想法,即使在歐洲,也有一些國家希望與中國做生意。”

  身爲東盟大腦的新加坡非常清楚,保持大國間的平衡既是本國生存的基礎,也是凸顯東盟作用的前提。允許美國第一艦隊進駐新加坡,顯然得不償失。

  這個道理,新加坡明白,包括印尼、馬來西亞在內的絕大多數東盟國家也非常清楚。

  但也有特例。

  輻射太平與印度兩洋的澳大利亞就對美國重建第一艦隊的想法很感興趣。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防務與戰略項目研究員查理·萊昂斯·瓊斯就表示,此舉將受到澳大利亞等美國盟友的歡迎,澳大利亞可能願意接受在本國再建立一處美軍基地。

  目前,美國在澳大利亞北端的達爾文常態化部署有海軍陸戰隊,澳大利亞在軍事問題上更同美國亦步亦趨。

  但是,艦隊的基礎是軍艦和水兵。別忘記,美軍第七艦隊在西太地區因疲於奔命導致的多起船毀人亡事故還爲時未遠,川普大肆吹捧的海軍造船計劃因爲財政問題還停留在紙上。

被撞的美軍驅逐艦,盡顯美軍疲態。被撞的美軍驅逐艦,盡顯美軍疲態。

  就這樣還要建新式艦隊,用獨木舟嗎?

  而專業炮灰澳大利亞,做好繼續承接反華後果的準備了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