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直擊麻城解封首日:搶票的復工者天天盼着能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5日 19:29   澎湃新聞

  原標題:直擊麻城解封首日:搶票的復工者天天盼着能走

 麻城站開通首日,不少乘客辦理退票、改簽業務。本文圖片均爲澎湃新聞記者 朱瑩 圖 麻城站開通首日,不少乘客辦理退票、改簽業務。本文圖片均爲澎湃新聞記者 朱瑩 圖

  封閉60余天的湖北省,3月25日零時開始解封,武漢市以外地區解除離鄂通道管控,鐵路客站恢復辦理到達和出發業務。

  零點剛過,家住湖北黃岡麻城市的楊利打開手機購票App,想看看有沒有放票。“一個月前就想走,現在有票了,第一時間搶,吃苦受罪也要走。”

  零點沒能買到票,楊利早上6點再次搶票,發現麻城到廣州只剩高鐵商務座,“太貴了買不起”,最後買了4張到南昌中轉到廣州的硬座票,要坐整整18個小時。但他覺得值,“沒走,心一直是懸着的。”

  當天,麻城市30餘趟火車開通,售票廳排起長隊,不少已經取票的旅客過來退票,還有一些諮詢購票事宜。工作人員被問得最多的是需要什麼證件才能通行、到目的地後是否要隔離。

  火車站退票、諮詢乘客多

  25日,封閉60余天的麻城火車站開啓。儘管下着雨,車站仍迎來不少旅客。上午11時許,售票大廳裏,6個窗口均排起了隊,大多是來退票改簽的。

  麻城火車站值班站長李俊良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一些已經取了紙質車票的乘客之前出不來,今天特意過來辦理退票,3月25日之前買票的,退票不收手續費;25日開始正常運營之後購買的車票,退票正常收費。

  進站大廳門口,2名醫護身穿白大褂,爲旅客測量體溫,低於37.3攝氏度方能進站,“超過37.3攝氏度的話,就用水銀體溫計再量一次,還是超過,就要上報指揮部。”測量體溫的護士介紹。

  測量體溫後,乘客在自助驗票機上刷身份證、車票,安檢人員查看健康碼綠碼後,才能進站候車。

 醫護人員爲進站旅客測量體溫。 醫護人員爲進站旅客測量體溫。

  安檢處,不時有乘客前來詢問:“我明天走,需要帶什麼證件?”“從九江中轉到深圳可以嗎?到九江了不會不讓我們下車吧?”“會讓我們隔離嗎?”……

  李俊良介紹,旅客只要能買到票,並且有綠碼,就能進站乘車;到站後會怎麼樣,要諮詢到達的車站,“每個省通行政策不一樣。”

  “我就怕下了火車,南昌那邊有什麼事,不知道有什麼情況。”旅客虞珍珍帶着三個孩子回廣東河源市龍川縣,沒買到直達車,她只能從南昌中轉回龍川。

  虞珍珍這段時間每天早上睜眼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晚上12點過了才睡,就怕錯過出行通知。“能走的話肯定趕緊走,哪個曉得待會兒又有什麼情況留住了呢?”

  李俊良25日發現,麻城站首日客流量比平時少很多,每趟車上下車平均幾個人,“今天很多人還沒反應過來,估計明天開始會變多。”

  麻城站平時有58趟車通行,25日僅開通17趟,主要到廣東深圳、福建廈門、山東濟南、廣西南寧等地,其他車次也將陸續開通,具體時間要等調度命令。目前,車站工作人員24小時輪班,3班倒,每個班組21人。每天早晚對整個片區進行2次消毒。

  3月25日14時40分,江蘇無錫到麻城“點對點”返崗復工專列,載着728名務工人員駛向無錫。

  返崗復工專列最早是在3月20日開通。當天,983名務工人員乘坐專列回到深圳。之後,有至少3趟返回深圳、東莞的復工專列。李俊良告訴澎湃新聞,目前接到通知,專列一直開到3月29日。

  “旅客一天比一天少。”離鄂通道開啓後,麻城市客運站工作人員王繼鋒感覺,客運旅客變少了。

  3月15日,112名麻城務工人員登上直達東莞的大巴。之後,市人社局、各社區、鄉鎮等,組織務工人員“點對點”包車返崗,也可以個人自發組織。40座的車,人數達50%,有20人,就能申請包車。剛開始只能去深圳,目前除北京、上海外,其他地區都能去,每天有幾百人包車走。

  “武漢也可以去,必須公司發函到高速路口接人,或者公司派車到麻城客運站來接。”王繼鋒介紹,包車離鄂的乘客,必須有綠碼、復崗證明,提前上交給防控指揮部審批,一般兩三個小時就能通過。乘客上下車車輛都會消毒,要間隔着乘坐。

  不過,目前麻城客運站還未正式開通,“個人必須組團才能出去。”

  “天天盼着能走”

  25日早上搶到票後,楊利心急火燎地收拾行李,匆匆吃過午飯,一家四口提前2個多小時到車站等候,擔心車站人多,誤了點。

  46歲的楊利在廣州一家電子廠上班,兒子和女兒也在廣州上學。他們1月20日回麻城過年,原定2月1日返程,未料遇上封城,走不了。

  “我要曉得要封城,打死也不回來。”楊利懊悔不已,家裏兩個孩子讀書,掙錢全靠他一人,一兩個月沒收入,“壓力好大,頭急大了,下一年都不敢回家(過年)了。”

  楊利家在鄉里,兩個孩子上網課,得買流量上網,信號不好,經常掉線、登不上。公司2月就復工了,一直催他回去,還讓他第一時間關注返崗信息,買不到票的話,從臨近的安徽金寨縣坐車回廣州。

  “從麻城新增病例降爲0開始,天天盯着,盼着能走。”楊利嘗試了各種辦法,返崗證明、復工證明、健康證等,全都辦了,“就是沒有車”。他進了好幾個拼車羣,一家四口,跟人拼一輛車,坐不了;拼兩輛車,時間不好湊。

  廣州人社局、麻城人社局,他全登記了,由於沒有直達廣州的大巴,坐不了,“去深圳的人都坐不上去,我們去廣州的更坐不上。”

  “之前一直想走,到九江的車少,人也少,包不了車,走不了。”坐在候車室,張躍紅心情忐忑。她和丈夫、兒子準備回江西九江婆家。

 麻城站開通首日,乘客在候車。 麻城站開通首日,乘客在候車。

  兒子在九江讀小學二年級,那邊的學生已經開始用網絡電視上課,教材、輔導資料都發下來了。兒子是班上唯一在湖北的學生,只能用手機上網課,沒有教材,她就找人借湖北版的,但課後作業沒法做,只能回去後再補。

  更讓她擔心的是,九江管控較嚴,村委會一直讓她別回去。

  張躍紅在九江一家手機配件廠上班。3月3日,她找公司開復工證明,公司說湖北籍員工暫未復工。3月8日,她找九江家所在的村委會開接收證明,被告知現在還不能回去,再等等;18日又問了一次,村幹部說必須有湖北的健康證明和通行證才能開,“我說只有他們那邊提供接收證明,湖北這邊才開得了健康證明和通行證,他們還是不給我開。”

  3月21號,九江市政府發文,湖北低風險地區人員回九江,只要持湖北綠碼和江西綠碼就不用隔離。

  張躍紅看到了希望,3月25日一早買了回九江的票。上車前,她和村幹部報備,村幹部說還沒接到新通知,按照3月18日的文件,必須當地政府審批手續後才能回去,“我都到路上了,他還是說不要我們回去,回去就要送到縣醫院強制隔離。我現在也不知道回去後會是什麼情況。”

  說到這兒,張躍紅眼中含淚,“如果不讓我們回鄉,只能到九江其他地方想辦法了。這個時候找親戚也不方便。”

  好在,3月25日回九江後,村委會只讓她登記了信息。“剛開始可能是想阻止我回來,現在回來了,也只能作罷。”張躍紅終於鬆了口氣,“相信情況會慢慢變好。”

  據麻城發佈報道,截至3月35日,麻城採取點對點包車、專列等方式,輸出務工人員9萬人。麻城人社部門將繼續統計外出務工人員信息,積極與各地人社部門聯繫,派出更多“點對點”復工專車,精準施策,跑出復工復產加速度。

  除麻城外,湖北鄂州、孝感等地也開通了赴粵返崗復工“點對點”直達專列。4月8日零時起,武漢將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復對外交通。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楊利、張躍紅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