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武漢志願日記:情人節在這座城市感受到不一樣的愛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21:45   澎湃新聞

  原標題:武漢志願者日記:情人節在這座城市感受到不一樣的愛

  也許今年的情人節,是所有武漢的男男女女所經歷的最特殊的一個情人節了。這個特殊的情人節,不僅對於武漢來說,全國亦是如此。我是一名武漢普通的志願者,我在這座城市,在情人節前夕,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愛。

一早去集合時,經過空空蕩蕩的街道一早去集合時,經過空空蕩蕩的街道 

  我生在武漢,長在武漢,大學畢業後去了上海工作,在年前疫情的消息已經風聲鶴唳的時候依然選擇了回來和家人團聚,不曾想,這一回便是返程的遙遙無期。面對整個城市的艱難困苦,在家呆了兩週的我開始選擇成爲一名志願者,跟着團組織去到每一個需要我的地方。爲這座城市,獻出我自己的愛。

我家就住在協和醫院隔壁,窗口看出去整個小區寂靜無聲我家就住在協和醫院隔壁,窗口看出去整個小區寂靜無聲

  二月三日,做志願者的第一天,我感受到了來自武漢當地長輩們的愛。

  第一次套上防護服,戴上護目鏡的我,從一個全新的視角開始觀察這座我本應熟悉得了然於胸的城市。我需要跟着志願者隊伍,爲某城中村的近三百戶居民測試體溫,並做記錄。城中村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老年人蝸居在這兒,居住條件差,衛生防疫情況堪憂,居民防護用具緊張都是這裏的問題。當我敲開一家家的門,表明來意後,老人們看到全副武裝的我們,謹慎地戴起了口罩,配合我們測溫登記。挨家挨戶地探訪,從早上十點一直到了下午兩點,護目鏡早已氣了白霧,觀察周圍的視線只剩下一小塊兒。等到我們結束工作,往村口走時,頭頂上傳來一聲,“伢兒們,你們辛苦了撒。”擡頭看到一位老奶奶在二樓的窗口向我們招手,笑容從口罩裏溢出,掛在了眯縫成一道月牙的眼睛上。

在路上,看到最多的就是運動物資的車輛和各種保障車輛在路上,看到最多的就是運動物資的車輛和各種保障車輛 

  二月十日,做志願者工作的第八天,我感受到了來自各地醫療隊的愛。

  我們團隊去了武漢天河機場,接山東齊魯醫院派過來的醫療隊。抵達機場的時候,其實人並不多,但是現場的志願者和工作人員還有剛抵達的來自全國各地的醫療隊員們的行李箱,徹底佔據了整個到達口的地面。下午五點,我們終於花了近兩個小時才將醫療隊員們的行李箱清點完畢,並且將整支醫療隊人帶貨,送上了大巴和貨車。醫療隊員們上車的時候,我們相互鼓勵着“辛苦了”,“加油”。臨開車前,我們看到了來自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重症區的工作人員想和齊魯的帶隊醫生握手錶示感謝,右手剛伸到一半,頓了一下,最終默契地改成了躬身抱拳,相互作揖。

回去的路上,看到謠言說江蘇醫療隊丟了行李,我心裏十分氣憤,終於在朋友圈看到另外的志願者負責人的闢謠  回去的路上,看到謠言說江蘇醫療隊丟了行李,我心裏十分氣憤,終於在朋友圈看到另外的志願者負責人的闢謠

  二月十三日,做志願者的第十一天,我感受到了武漢年輕人的愛。

  是日,我跟着志願者團隊在某大學發物資,繁忙的清點分發工作讓我忙成了一個陀螺。盡力搬起從貨車上傳遞下來的半人高的物資箱,接着和前來領取物資的人員一件件覈對好物品。劉海垂下,遮住了眼,沒空去將它重新夾起。此時,一個瘦瘦的高大的男生,小心地踱步到了我身旁,試探着問了一句。

  “小姐姐你是我們學校讀研的麼,我可以加你微信麼?”

  “是啊,怎麼了?”

  “沒有沒有,你是志願者吧,我可以加你微信麼?”

  “幹嘛,以後是要微信問我領口罩和大白菜麼?”

  雖然嘴上這樣調侃着這個愣頭青,但是我還是把二維碼亮給了他。“還真的把我這個踩着二十幾歲尾巴的小阿姨當成了讀研的學姐。”雖然我嘴上這麼嘀咕着,但是我依然從這個年輕人的一舉一動中感受到了武漢年輕人的青春和美好。

  在這樣一個嚴肅的時期,在這樣緊張的物資派發工作中,依然可能會發生着青春和愛的故事。

略感尷尬的是,每天志願者下班後已是傍晚,超市的菜架已經所剩無幾略感尷尬的是,每天志願者下班後已是傍晚,超市的菜架已經所剩無幾

  從一月二十三日封城到情人節的前一天,二月十三日,算算應該正好是二十一天。有人說,連續二十一天做一件事就會把它養成一種新的習慣。而這二十一天封城的日子,武漢和武漢人民都在堅守,都在堅持,都在相互鼓勵,在每一次見面時傳播自己的愛。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是封城後的第二十二天,是新的習慣已經養成的第一天。希望,用愛能早日戰勝疫情。再過一段時間,武大的櫻花應該會開了吧,今年的櫻花樹下賞花的人,不知道還會不會像往年那樣熙熙攘攘,枝頭的櫻花會不會比往年開的更加鮮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