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國家有難我將臨危而上:江蘇一民警奮戰16天犧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19:01   澎湃新聞

  原標題:國家有難人民有難,我將臨危而上:徐州一民警奮戰16天犧牲

  “喂,是李師傅嗎?請問你平安回到武漢了嗎?”

  2月13日晚上,江蘇省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三堡公安檢查站站長陳磊撥通了湖北鶴翔物流公司駕駛員李建武的電話。

  聽到對方肯定的答覆,陳磊感到些許欣慰。他告訴李建武,“這個電話是我替司元羽指導員打給你的,他生前一直記掛着你……”聽說司元羽連續加班多天,突發疾病不幸殉職,電話那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再說話時聲音已經哽咽。

  三天前的中午,李建武駕駛一輛30噸的槽罐車前往江蘇省新沂市,裝運一批醫用酒精回武漢,途經三堡公安檢查站時,該站一中隊指導員司元羽爲他做疫情檢查,發現他和同車人員沒有防護服,就把上級發給他的防護鏡和兩套一次性防護服送給了他們,並留下聯繫方式,對他們說當前疫情形勢嚴峻,如果有什麼困難,自己會盡力幫忙。

  沒想到,僅僅兩天之後的2月12日,司元羽連續奮戰在防疫檢查一線16天后,突發心源性心臟病,倒在了工作崗位上,年僅47歲。

司元羽。 本組圖片由警方提供司元羽。 本組圖片由警方提供

  “國家有難,我將臨危而上”

  2月12日早晨,三堡公安檢查站外大霧籠罩,民警劉志強吃早飯的時候,沒看到指導員司元羽身影。據劉志強說,以往司元羽早早就上一線了,那天卻遲遲沒有出現,宿舍的門也沒有開。劉志強去敲了敲宿舍門,沒有應聲。

  “他可能是太累了。連續奮戰10多天,就沒好好休息過。我沒再敲門,想讓他多睡會兒。”劉志強回憶說,等到午飯的時候,司元羽還沒起牀,劉志強覺得不對勁,再去敲門,還是沒回應,一種不祥的感覺掠過心頭,他立即向站領導報告,大家一起把門砸開,結果發現司元羽躺在牀上,失去了意識。

  大家迅速將他送醫院搶救,但終無回天之力,司元羽於當天下午3點不幸犧牲。

  三堡公安檢查站是司元羽生前執勤的崗位,這裏地處G30連霍高速蘇皖省交界處,是江蘇的“北大門”,平時每日車流量2萬輛次,即便疫情發生後,這裏每日依然車流不息。

  1月28日,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徐州市在這裏設置了疫情檢查站,要求逢車必檢、逢人必查。檢查站隨即成立了“黨員突擊隊”。陳磊說,就在當天,司元羽就遞交了請戰書,只有短短几句話,“三堡黨支部:我叫司元羽,我是共產黨員,國家有難,人民有難,我將臨危而上,勇踐使命!”

司元羽手寫的“請戰書”。司元羽手寫的“請戰書”。 

  從疫情檢查站設立到殉職,前後16天,司元羽只回過一次家,拿些換洗衣服又回到崗位。同事們在收拾司元羽的遺物時,發現他的宿舍裏留有一張準備回家出入小區的證明,是他犧牲前一天申請下來的,遺憾的是,這張證明他沒用上。

  “不能去武漢出力,能做的就是守護好這座城”

  疫情檢查站剛剛成立時,一中隊7名民警、6名輔警輪流排班執勤。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三堡公安檢查站一中隊民警回憶說,排班的時候,司元羽說,“大家都那麼辛苦,夜班就不要排你們了。我反正就一個人,單位和家一個樣,這裏就是我的家,夜班我來值。”

司元羽在檢查站執勤。司元羽在檢查站執勤。

  他怎麼就一個人呢?檢查站站長陳磊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來司元羽的妻子於2016年因身患疾病去世了,第二年,老父親也因患病不幸離去,老母親被弟弟接到了山東煙臺。妻子去世後,他把唯一的住房讓給岳父岳母住,自己卻租了一套小房子作爲棲身之地,唯一的女兒去年9月到外地上學,平時家裏就他一個人。

  據司元羽的弟弟司元嶽說,春節前,哥倆約好去煙臺陪老母親過春節。臘月二十九,他特地從煙臺趕到徐州接哥哥,誰知道,哥哥爽約了。那時司元羽說,疫情越來越嚴重,檢查站任務輕不了,就臨時決定不走了。大年初一,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部署下達疫情防控工作任務,啓動一級勤務機制後,司元羽第一時間返回工作崗位,衝上防疫一線。

  三堡公安檢查站一中隊中隊長季峯說,值夜班的時候,一刻都不能閉眼瞌睡,大家擔心司元羽的身體吃不消,不同意他的提議。可他再三堅持,說他壯得像頭牛,扛得住。

司元羽司元羽

  宿舍裏還沒有吃完的方便麪。

  看着司元羽高高大大,季峯說,大家都以爲他身體好,就默許了。司元羽連值了6個夜班,他們實在不忍心,就不讓他再值了。“可能那個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嚴重透支了。”

  劉志強經常和司元羽一起搭檔執勤。劉志強還記得,2月10日,司元羽在幫助來自湖北的司機李建武后,感慨“可惜咱們不能去武漢出一份力,能做的就是把身後這座城守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