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抗疫決戰":中國2萬名最精銳醫護全壓上 必須打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18:15   澎湃新聞

  原標題:“抗疫決戰”:中國2萬名最精銳醫護全壓上,必須要打贏

  儘管沒有硝煙,但決戰已經打響。

  2月9日,41架包機將近6000名醫護人員送到武漢天河機場,這是疫情發生以來,抵達武漢的醫療隊人數最多的一天。

  目前在武漢,來自全國的“白衣戰士”已達近2萬人。

  他們中的許多人,都來自中國實力最強、歷史積澱最悠久的一批老牌醫療單位:協和醫院、華西醫院、北醫三院、解放軍總醫院、朝陽醫院、華山醫院、南方醫院、瑞金醫院……

  可以說,中國壓上了醫療界的所有精銳王牌,背後的局勢與決心,不言而喻。

  醫療機構和醫護羣體,平時就是最低調的,他們忙於救死扶傷,較少大張旗鼓地宣傳自己,但今天,書單君想爲他們做一次“廣告”。

  疫情嚴峻,醫者逆行。這份無畏的勇氣與擔當,值得我們每個人的注目與敬禮!

  F4領銜:戰疫最強陣容來了!

  抗疫以來,有4位重量級專家火了:鍾南山、李蘭娟、王辰、張文宏。

  在大衆對病毒尚有恐慌情緒的時候,是他們頻頻發聲,用權威的專業意見,一次次爲社會防控疫情指明瞭方向。

  其實,他們每個人背後,都有一所著名的醫院,這次抗疫決戰,它們是主力中的主力。

  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國醫院呼吸科王者

  這所醫院的名稱有點長,名氣似乎也沒有那麼如雷貫耳,但是在呼吸科實力上,它是全國當仁不讓的王者。

  根據復旦大學醫學管理研究所評出的“中國醫院排行榜”,廣醫一院呼吸科,從2014年起就牢牢穩坐全國第一。

  它當然有實力坐穩這頭把交椅,因爲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就是他們的專家之一。

  2003年,67歲的鐘南山是抗擊“非典”的第一功臣,他率先提出“非典的元兇不是衣原體,而是病毒”,而且面對傳染性極強的SARS,他主動請纓:將最危重的病人送到我們這裏來!

  廣醫一院,也成爲了廣東省抗擊非典最前沿的陣地和攻堅要地。

  17年過去,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戰鬥中,廣醫一院不僅是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尤其是危重症患者的定點醫院,同時,也是派出醫療隊援助武漢的最早的醫院之一。

  截至2月9日,廣東已派出包括廣醫一院在內的12批次醫療隊,總計1176人駐紮湖北前線,助力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

  中日友好醫院:呼吸科扛把子選手

  前兩天,與白巖鬆連線對話的王辰院士圈粉無數。

  針對大家關心的問題,比如武漢現在的情況,如何判斷拐點等,王辰院士都給出了非常清晰、正面的回答。

  很多網友都說,這是最近聽過最高水平的分析,言簡意賅,通俗易懂。

  其實,王辰不僅是中國工程院院士,還是北京中日友好醫院的呼吸科主任。

  早在2月1日,王辰院士就帶領着醫院的呼吸科、急診科等多個科室,去武漢參與了救援。

  作爲國家呼吸臨牀研究中心的核心單位和主任單位,中日醫院的呼吸科在全國排名第二。除了王辰院士,科室還有國醫大師晁恩祥教授等十多位國內外知名專家坐鎮,妥妥的扛把子選手。

  其實,早在面對2003年的非典時,中日醫院就是集中收治SARS患者的專病醫院。

  而這次疫情,他們也已經派出了五批,共155名援鄂醫療人員。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綜合實力全國NO.1

  最近,有個專業發佈疫情防控信息的公衆號火了,文章閱讀量篇篇十萬加,讓一衆追求流量的自媒體望塵莫及。

  它就是華山醫院感染科的官方賬號:“華山感染”,幕後作者之一,就是被稱爲“醫學界李佳琦”的華山感染科張文宏主任——“不能欺負聽話的人”“把病毒悶死”都是他的經典語錄。

  人家可不是隻會說漂亮話。

  根據復旦大學醫學管理研究所評出的2018“中國醫院排行榜”,華山醫院感染科,綜合實力排在全國醫院傳染感染科第一。

  這次抗擊新冠疫情,華山醫院已派出包括感染科在內的268名醫護人員,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武漢市第三醫院和洪山體育場方艙醫院等地投入戰鬥。

  他們曾用一天的時間,就完成了移動醫院的搭建,成爲武漢市首個接收患者的方艙醫院,次日就收治了近500名患者。

  留在上海的華山醫生,也在緊鑼密鼓地研究疫情。

  衆所周知,患者肺部的CT檢查,對新冠肺炎確診非常關鍵,但目前國內相關的文獻還比較少。

  華山醫院放射科的醫生們,梳理了大量案例資料和相關文獻,經過5個晝夜的奮戰後,終於完成了這次肺炎CT檢查的論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CT徵象》。

  這個論文,對防疫人員提高確診速度,提供了很好的指導作用。

  除此之外,華山醫院還承擔起了疫情防控的培訓工作。

  從重點防護流程到注意事項,他們對500多位醫護人員、酒店員工,甚至是救援隊隊員都進行了詳細的培訓。

  只有確保了這些人的安全,打贏防疫攻堅戰才有更多保障。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李蘭娟院士坐鎮,傳染科實力頂尖

  這次抗擊疫情,有兩位老人的名字讓人銘記於心:

  一位是84歲掛帥出征的鐘南山院士,另一位,就是著名感染病學家、中國人工肝開拓者,73歲的李蘭娟院士。

  2003年抗擊非典,時任浙江省衛生廳廳長的她,就力排衆議,僅用一夜隔離1000多人,讓浙江做到了無一例二次感染。

  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來襲,73歲的她,頂着壓力提出“武漢封城”的建議。

  這位巾幗院士,總是能在最危急的時刻,用最冷靜的頭腦,做出事後被證明最正確的決定。

  根據復旦大學醫學管理研究所評出的2018“中國醫院排行榜”,浙大一院感染科,綜合實力排在全國第二。

  這次抗疫戰鬥,浙大一院先後派出十幾位重量級專家馳援武漢。

  1月28日,李蘭娟院士帶領的浙大一院專家團,成功分離到了新型冠狀病毒毒株,這意味着,製備疫苗有了希望。2月4日,團隊在武漢公佈重大研究成果:藥物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或對新冠病毒有抑制作用。

  這些消息,一次次鼓舞了我們的抗疫信心。

  四大醫學天團王炸會師

  2月7日晚上,空蕩蕩的武漢天河機場裏,山東大學齊魯醫院醫療隊和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的醫療隊相遇,他們互相加油打氣的視頻瞬間刷爆朋友圈。      

  事實上,我國醫學界公認最高水平的醫學院校“南湘雅,北協和,東齊魯,西華西” 全都匯聚在了武漢。

  他們在醫學江湖上的地位,相當於武俠界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皆是歷史悠久、故事傳奇的頂尖醫院。

  “南湘雅”:中南大學湘雅醫院

  湘雅是中國現代醫學的策源地,有句話說,“湘雅是中國半部西醫史”。

  1905年,一名美國耶魯高材生、醫學博士,受教會派遣,攜妻帶子來到中國,要在中國辦一所具有國際水準的醫學院。

  這位美國人爲辦醫院真是用心了,不但學習湖南風土民情,還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胡美”。

  胡美在長沙建立了雅禮醫院,這便是“湘雅醫學院”的前身。

  湘雅盡力使自己“本土化”,比如拋棄西醫的白大褂,換上中國傳統的長袍等,目的是消除民衆對西醫的恐懼心理。

  由於價格低廉、醫術高明,湘雅的名頭越來越大。自此,一代代醫者在這裏薪火相傳,與北京協和醫院並稱“南湘雅,北協和”而家喻戶曉。

  湘雅是當之無愧的中國名醫搖籃。中國消化病學奠基人張孝騫,熱帶病學家應元嶽,兒科病學家高鏡朗,沙眼病研究專家湯飛凡等,都畢業於此。

  2020年1月21日,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感染控制專家吳安華奔赴武漢疫情一線,參與救治和防疫工作,他曾獲中國醫院協會“全國醫院感染管理事業突出貢獻者”稱號。

  此外,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重症醫學科在中南地區排名第一,在日常工作中積累了大量臨牀經驗。

  截至目前,中南大學附屬的湘雅醫院、湘雅二醫院、湘雅三醫院已累計有400餘名醫護人員馳援湖北。

  “北協和”:北京協和醫院

  北京協和醫院也是中國醫學界“百年老店”,最早由當時的美國首富克洛菲勒資助,錢和設備都屬世界一流。經百年發展,協和醫院已是中國醫學界公認的領頭羊。

  在全國醫院排行榜中,北京協和醫院已連續十年蟬聯全國綜合排名第一。

  “北京協和醫院到底有多牛?”知乎上的這個熱門問題,目前已經有一億多閱讀量,將近八萬人關注,三千多條回答。

  坊間甚至還流傳過一個“段子”:外地一名疑難雜症患者來到協和醫院就診,候診時竟然被醫院的保潔人員說準了診斷。

  儘管真實性存疑,但這也從側面反映了協和在老百姓心中的王者地位。

  協和醫院見證了中國現代醫學的進步,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醫學人才,鍾南山醫生的父親鍾世藩先生就畢業於此。

  無論是抗擊非典還是新型冠狀病毒,協和醫院都衝在最前線。目前,協和已派出兩批醫療隊共163人支援武漢,他們都來自感染科、重症醫學科和呼吸科等王牌科室。

  其中,第二批醫療隊隊長、感染內科主任李太生教授是2003年抗擊SARS的重要專家,也是協和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建議方案的主要執筆人。

  東齊魯:山東大學齊魯醫院

  四大天團裏,齊魯醫院算是“老大哥”,因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90年,那時,光緒皇帝才19歲。

  在那個年代,齊魯醫院就開始實行“男女分診”“醫護分工”。1914年時,又建立了山東省第一家X光室,配備了全省唯一的暴露式X線管。不論是思想還是技術,都走在當時醫學界的前列。

  今天的齊魯醫院,急診醫學、康復醫學、血液學等是它的王牌。在這場“戰疫”裏,這些科室的重要性不亞於呼吸科。       

  此次援助武漢,元老級的齊魯醫院也展現出少爲人知的另一面。

  齊魯的醫療隊在進駐武漢48小時內,就策劃編寫了一套《國家援鄂醫療隊武漢方言實用手冊》,給被武漢方言弄傻了的醫務人員們使用。

  既懂醫術,又懂語言學,真是很有學霸氣質了。

  “西華西”:四川大學華西醫院

  有個四川的朋友告訴我,他們那邊有句話說,人生理想就是生在(華西)附二,死在附一。

  雖說是一句玩笑,卻也能看出華西醫院在四川人心中的地位。

  華西醫院起源於1892年,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國的基督教會在成都創建的仁濟、存仁醫院,由加拿大醫生啓爾德博士創建。

  1891年,手握加拿大皇后大學醫學博士學位的啓爾德,自告奮勇來到中國,並於次年夏天踏上了四川的土地。

  他最初開設的醫院,建在成都東門的四聖祠街,名叫“福音醫院”,是四川地區的第一家西式醫院。

  名號雖響,其實整個醫院只有啓爾德一個人。除了擔任院長,他還身兼醫生、護士和護工等多職。

  直到時間久了,少數信教的中國人前來看病,見識到西醫的神奇,啓爾德的名聲才開始漸漸打響。

  可以說,啓爾德的一生都奉獻給了中國的醫療事業,而他留下的最珍貴的遺產——四川華西醫院,如今也成了西南地區支援武漢最精銳的力量。

  華西醫院實力有多強呢?有位知乎網友答道: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華西的醫生只說了三句話,就救了我一命。如果對這個故事感興趣,可以到知乎檢索,書單君就不再贅述了。

  至此,“南湘雅,北協和,東齊魯,西華西”,四大天團在武漢集結完畢,這陣仗據說前所未有。

  有網友留言:全村的龍已把最硬的鱗給你,哪怕自己也傷痕累累,所以,武漢,加油!

  決戰已來,我們必須打贏

  在武漢和湖北抗疫前線奮戰的中國醫療精銳,其實遠不止這8家。

  除夕之夜,來自陸軍軍醫大學、海軍軍醫大學、空軍軍醫大學,以及三所軍醫大附屬醫院抽調的約450名軍醫,還有128名廣東醫療隊隊員,就已經火速集結,成爲了馳援武漢的先遣部隊。

  從1月26日到2月7日,歷史可追溯到1939年的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一醫院,派遣5批共206人馳援武漢,精銳盡出;

  火神山醫院建成後,由大名鼎鼎的北京301醫院,和接受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洗禮的解放軍北部戰區總醫院接管;

  新疆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醫院也派出了三批共計386人的醫療隊,而且,烏魯木齊到武漢的直線距離是2757公里,他們是所有支援武漢的隊伍裏,最遙遠的一支……

  還有太多太多有着卓越實力和光榮歷史的醫療單位正在湖北艱苦作戰,很抱歉,書單君無法將他們一一歷數,但毫無疑問,他們是中國醫療最精銳的力量,也是中國最精英的知識工作者。大家都知道,醫學院難考更難讀,培養一名最普通的醫生,至少要6年,培養一名主治醫師,最快也要10年。

  而在這場沒有硝煙、但同樣危險的戰爭中,隨時都可能有白衣戰士倒下。

  據一份內部數據統計,武漢市已有1000多名醫務人員成爲確診和疑似病例。武漢某家醫院最嚴重時,將近1/6的醫護人員感染或隔離,不能上班,剩下的醫護人員,不管是來自哪個科室,經過緊急培訓後全部轉崗爲呼吸科醫生,像作戰時的“炮彈”一樣往裏填……

  這是和平年代,最慘烈的戰爭。

  儘管如此,中國毅然壓上了幾乎全部的醫護精銳,這意味着,大決戰已經悄然開始,而這仗我們必須打贏,退無可退!

  不管你過去對醫院對醫生有着怎樣的看法,經此一役,我相信對這一職業,每個人都會有全新的認識,中國醫護人員爲抗擊疫情做出的努力與犧牲,無愧神聖二字。

  擁有這樣的保護者,我們何其有幸!

  這一刻,請爲他們祈禱,願早日抗疫成功,願每一位白衣勇士平安凱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