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開學了 不少中國留澳學生仍在“流浪”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15:18   澎湃新聞

  原標題:特寫|開學了,不少中國留澳學生仍在“流浪”

  “今天是澳大利亞失學兒童流浪韓國的第6天……”阿德萊德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大里脊Regina 2月13日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主頁記錄道。

  Regina和許多沒能及時返回澳大利亞大學課堂的年輕人一樣,自嘲爲“失學兒童”,而爲了儘快返校,他們中的許多人正“流浪”在亞洲各國,以期在這些國家逗留兩週後,能夠符合澳大利亞的入境要求。

  2月1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針對新冠肺炎疫情發佈旅行禁令:即日起,非澳公民在離開或過境中國內地後的14天內將被禁止進入澳大利亞。這一消息打亂了許多回國過春節的中國留學生的返校計劃。

  禁令發佈前,Regina在山東煙臺家中已經收拾好了行李,原本準備於2月3日開學之際返回澳大利亞。結果,學校的通知和禁令一起到了。

  “學校先是跟我說可以延期入學,後來又告訴我,如果2月24日之前不能回到學校,就要退修課程。”Regina 12日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表示,學校一直在協調,但也拿不出具體的解決方案。

  澳大利亞許多高校都定於2月開始新一學期。面對入境禁令,如何及時返回澳大利亞繼續學業,成爲了過去近兩週內與Regina一樣的諸多留澳中國學生的現實困境。

  2月13日,莫里森又宣佈,將禁令再延長一週。不過,新的禁令並不影響在此之前已經離開中國內地的人,這給使得“流浪”多日的中國學生們感到慶幸。

  “曲線返校”路

  爲了上學,Regina於上週抵達了韓國大邱,在新南威爾士大學求學的悅然也飛到了泰國曼谷。她們都打算在第三國待滿14天后,再嘗試入境澳大利亞。

  “我現在知道的(留澳中國學生)有在韓國、泰國、日本、文萊、馬來西亞、印尼巴厘島、阿聯酋迪拜的。”Regina說,自從她在社交媒體開始記錄“曲線返校”歷程以來,許多留學生私信她說,他們正在各個國家,都是爲了趕回澳大利亞上學。

  “這麼操作的留學生挺多的,基本都是結伴出行。我覺得中轉第三國再入境(澳大利亞)還是有希望的。”悅然於2月6日離開山東膠東,飛到了泰國曼谷,她12日告訴澎湃新聞,在2月1日突然得知澳政府頒佈禁令後,她感覺情況短期內不會改變,所以果斷決定繞道泰國返校。

  中國留學生悅然說,她在泰國生活如常,沒有感受到歧視與壓力,當地人非常友好。圖爲她在曼谷拍攝到的展板上爲武漢加油的語句。  受訪者供圖  中國留學生悅然說,她在泰國生活如常,沒有感受到歧視與壓力,當地人非常友好。圖爲她在曼谷拍攝到的展板上爲武漢加油的語句。  受訪者供圖  

  禁令發佈後,澳大利亞各個學校的應對措施也各不相同。新南威爾士大學2月17日開學,目前沒有延遲這一日期的計劃。學校方面表示,能提供網絡課程的將盡量提供給學生,還鼓勵因疫情不能返校的中國留學生延遲一學期入學。但悅然說,她不想延期,希望能找到不影響學業的解決方法。

  2月4日,錯過開學的Regina在家裏上了第一堂網課。阿德萊德大學在給她的郵件中表示,學校和老師正在協調,目前的解決方案是:2月24日之前,不能返校的學生看課堂錄像,再通過郵件回答老師在課上的提問。但如果24日之後仍無法到校,就需要退課重修。

  考慮到學業、簽證、房租等一系列因素,Regina 2月7日飛到了韓國,計劃通過第三國中轉。她所在的阿德萊德房租一週要1000多人民幣,在較大的城市墨爾本和悉尼,房租更加昂貴。“就算回不去,房租也得交。首先你不應該違約,就算迫不得已違約,那四周的押金加上個人物品,也是一筆損失。”Regina說,她今年還打算申請澳大利亞PR(永久居民)身份,不想冒險滯留國內。

  因本身持有韓國5年多次簽證,Regina 7日在韓國仁川機場填寫了四張入境信息表格,現場接受工作人員致電覈實身份後(確保在韓期間能聯繫上),從一個專爲所有從中國抵達人員開闢的通道順利入境。

  留學莫納什大學的開開目前仍留在國內觀望。2月1日的禁令發佈前,她所在的大學就提前延遲開學了。據莫納什大學給出的郵件通知,受疫情影響的學生原本是3月2日必須到校。後來,通知推遲到3月9日返校,此前可上一週網課。現在,通知改爲最晚3月16日本人到校。

  圖爲中國留學生開開收到的校方通知郵件,校方稱將提供多種備選方案,以確保學生能完成第一學期的學業。  受訪者供圖  圖爲中國留學生開開收到的校方通知郵件,校方稱將提供多種備選方案,以確保學生能完成第一學期的學業。  受訪者供圖  

  曙光初現

  除了學校設立的返校時間線,過去兩週內更讓這些“失學兒童”們憂心的,還有澳大利亞政府政策的不確定性。關於中國留學生在第三國待滿14天后能否回澳的問題,澳大利亞各個部門的說法並沒有統一。

  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2月5日報道,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宣佈禁止從中國飛抵澳大利亞的人員入境,澳大利亞公民、永久居民以及二者的直系親屬和使用了適當個人防護的航班機組人員除外。2月7日,澳大利亞教育部最新公佈的文件顯示,留學生離開中國內地並在第三國待滿14天后,“可能可以”正常入境澳大利亞。文件中舉例稱,一名留學生於2月3日離開中國內地前往馬來西亞,隨後沒有返回過中國內地,可以在2月17日正常入境。

  但是,在這份官方文件中出現的“可能可以入境澳大利亞”(may be able to enter Australia)字眼,讓衆多滯留在國內的留學生感到不知所措。與此同時,澳大利亞海關始終沒有發佈正式文件,既沒有明確說明中轉第三國14天后一定能入境,也沒有說不準入境。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留學生告訴澎湃新聞,他2月12日致電澳大利亞海關,想確認到底在第三國逗留14天后能不能入境,對方給他的答覆的“要看具體情況”。他又打電話給了澳大利亞移民局,工作人員稱,目前的政策允許中轉後入境,但海關有自由裁量權。

  開開稱,她也有同學致電澳大利亞移民局,得到的答覆是在第三國逗留14天后不可以入境。給澳大利亞教育部打電話,對方則說“應該可以入境”,但一切最終由海關決定。“另一個大家擔心的風險是,如果海關不準入境,試圖入境會導致簽證吊銷,並且三年不得申請澳大利亞簽證。”開開擔憂道。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2月5日報道稱,由於澳大利亞多數大學將於10日前後周開學,該禁令使得澳大利亞的高等教育領域陷入混亂。

  《悉尼先驅晨報》10日的報道稱,入境禁令讓澳大利亞高校感到不安。因爲若各高校如期開學,將面臨成千上萬的中國籍留學生未能返校上課的窘境。數據顯示,澳大利亞頂尖高校中多達56%的中國籍留學生仍未返澳。

  澳大利亞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是澳大利亞高校留學生第一大來源地,2018年中國內地的留學生佔到了澳大利亞當年入學的外國留學生的38.3%。澳大利亞教育部長丹·特翰(Dan Tehan)近日表示,目前有18.9萬名中國留學生在澳高校就讀。

  目前,Regina還在韓國“流浪”。12日接受採訪時,她告訴記者,自己還不敢訂購從韓國去澳大利亞的機票,打算等之前那波抵達第三國的朋友反饋情況。據她說,“朋友圈中有人3日就到了泰國,再等幾天就可以大概瞭解第三國入境是否可行了。”

  還沒開學的悅然,在泰國的心態就當是“出來旅遊放鬆”,現在她出門都會戴口罩及時消毒,等待回到澳大利亞開學。

先於開開抵達曼谷的朋友Iris拍攝的曼谷街頭爲武漢祈福的展牌。  受訪者供圖先於開開抵達曼谷的朋友Iris拍攝的曼谷街頭爲武漢祈福的展牌。  受訪者供圖  

  不過,13日澳大利亞政府出臺的最新消息,讓Regina和那些已身在第三國的留學生們看到了希望。當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宣佈,本將於15日結束的入境禁令會再延長一週。新的禁令並不影響在此之前已經離開中國內地的人。英國《衛報》就此指出,此前已離開中國內地的人,在第三國呆滿14天后將有望入境澳大利亞。

  另一方面,開開此前眼看着機票價格飛漲,購買了一張14日早上從國內飛泰國的機票。她原本仍在猶豫想看局勢發展再決定是否飛往第三國,13日等到禁令延長一週的消息後,她最終決定中轉泰國返澳。她戲言,雖然返澳概率不超過50%,但“試一下吧,就當玩了”。

  (根據受訪者要求,Regina、悅然、開開、Iris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