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紅河州委原常委和建受賄被判9年 請求改判被駁回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9日 15:30   澎湃新聞

  原標題:紅河州委原常委和建受賄兩百多萬判九年,請求改判無罪被駁回

和建 資料圖和建 資料圖

  雲南紅河州委原常委、政法委書記和建曾因“散播政治謠言、誣告州委書記”而受到關注,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了該案的最新情況。

  《和建受賄二審刑事裁定書》顯示,2019年8月,一審法院玉溪中院認定,和建收受兩百多萬元,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九年,宣判後,被告人和建及其辯護律師提出原審認定事實錯誤等,請求二審改判和建無罪,不過,2019年11月,二審法院雲南高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原判認定,(一)2003年至2009年期間,被告人和建利用擔任中共彌勒縣委書記、紅河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先後10次非法收受紅河州菸草公司原調研員樑某1所送人民幣共計48萬元,爲樑某1之子樑譯巍解決公務員身份和提拔任用提供幫助。

  (二)2004年至2017年期間,被告人和建利用擔任中共彌勒縣委書記、紅河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先後20次收受彌勒市政法委原書記席某(另案處理)所送人民幣共計105000元,爲席某解決公務員身份和提拔任用提供幫助。

  (三)2009年至2014年期間,被告人和建利用擔任中共紅河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先後10次收受紅河州政府機關事務管理局局長沈某所送人民幣共計50000元,爲沈某提拔和調整工作崗位提供幫助。

  (四)2013年至2018年期間,被告人和建利用擔任中共紅河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先後15次收受蒙自市法院院長楊某1所送人民幣共計75000元,爲楊某1提拔和調整工作崗位提供幫助。

  (五)2012年9月的一天,被告人和建利用擔任中共紅河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在彌勒湖泉小區門口收受張某1送給的人民幣50萬元,爲張某1及其雲南巨人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在接受紅河州檢察院等相關部門調查活動中提供幫助。

  (六)2013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和建利用擔任中共紅河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爲紅河鼎雲房地產開發經營有限公司開發蒙自鴻基明苑小區(又稱“政法小區”)提供幫助。其間,和建於2013年12月4日將其位於蒙自市金色碧海小區55-1號房屋,以人民幣260萬元的價格賣給該公司實際控制人楊某2。經評估鑑定,該房屋時價爲人民幣172.7萬元,差額87.3萬元。

  (七)2008年下半年,被告人和建利用擔任中共紅河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在購買彌勒縣財政局團購房彌勒慧心小區D5幢2單元302號房屋過程中,要求彌勒縣財政局局長馬某爲其交納購房首付款。2008年9月3日,馬某用財政局資金116100元爲和建交納了購房首付款。

  (八)2009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和建利用擔任中共紅河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先後10次收受蒙自市政法委書記張某2(另案處理)所送人民幣共計37000元、27000澳元,爲張某2提拔和調整工作崗位提供幫助。

  原判根據上述事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二)項、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一條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一款、第十九條的規定,以受賄罪判處和建有期徒刑九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已繳納的涉案款150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不足部分73.61萬元、澳元27000元(折算爲人民幣145359.3元)繼續追繳。

  據刑事裁定書介紹,宣判後,被告人和建及其辯護律師提出,1。原審認定和建收受張某1、樑某1、張某2、席某、沈某、楊某1財物的事實錯誤;2。馬某爲和建支付的房屋首付款屬於借款;3。和建賣房屋給楊某2的行爲是正常的民事行爲,當時的房款與市價一致,不存在變相受賄。請求二審改判和建無罪。

  雲南高院經審理查明,上訴人和建於2003年至2018年間,利用擔任紅河州彌勒縣委書記、紅河州委政法委書記的職務便利,先後多次收受樑某1、席某、沈某、楊某1、張某1、楊某2、馬某、張某2等八人給予的現金共計人民幣2236100元、澳元27000元。

  刑事裁定書介紹,本案證據來源合法,內容客觀、真實,雲南高院予以確認。雲南高院認爲,上訴人和建無視國家法律,身爲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的行爲已構成受賄罪,且數額巨大,應依法懲處。

  “退休後索要待遇未果,轉而以發匿名短信、散佈公開信等方式,誣陷州委主要領導,不僅造成惡劣影響,還牽扯出自己多項嚴重違紀違法行爲,最終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委原政法委書記和建一案留下了諸多警示。”早前,《半月談》報道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