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90後扶貧女副鎮長常年兩地分居 孩子眼生不讓睡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14:11   澎湃新聞

  原標題:湖南90後扶貧女副鎮長:工作忙碌回家少,孩子眼生不讓睡牀

  澎湃新聞記者 蔣格偉

  因爲戀家,在廣西讀大學時,滕珍晶隔三差五就往湖南永州老家跑,有時甚至週末都跑回來。4年下來,車票攢了厚厚一疊。不出意外,畢業後,滕珍晶也選擇回家工作。

  但在老家當上主管扶貧的副鎮長後,她回家的日子卻屈指可數,有時一週一次,甚至一月一次。兩歲多的兒子都把她當外人了,晚上不讓她睡“爸爸的牀”,害得她一陣心酸。

  幹上扶貧工作的滕珍晶也想明白了,自己犧牲一點沒啥關係,只要能讓更多的老百姓高興就行。

戴眼鏡的女性爲滕珍晶。 受訪者供圖戴眼鏡的女性爲滕珍晶。 受訪者供圖

  當然,家庭還要是顧的。滕珍晶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2020年,她沒啥大的願望,對自己的期許唯有“勞逸結合”“多陪陪家人”,然後順利生下二胎。

  阿婆的貼心人

  “阿婆,您的那張社保卡還沒發下來是吧?”“是啊!”“辦卡還需要一段時間,您放心,社保費會一分不少地打進您的卡里,我給您盯着嘞,卡一發下來我就給您送來!”

  1月8日下午,永州東安縣花橋鎮分管扶貧的副鎮長滕珍晶又來到蘇門村走訪,當看到劉可秀老人在門口曬太陽,老遠就打起了招呼。

  劉可秀是滕珍晶扶貧幫扶聯繫戶周美花的婆婆,今年已86歲高齡的她,耳朵不太靈光,但是身體硬朗眼神好,笑容可掬。“小騰這孩子很文靜和氣,跟誰都合得來,經常來看望我們,幫助解決問題,大家都很喜歡她!”

  對滕珍晶嘖嘖稱讚的還有同村的貧困戶蘇仁珠。他因肌肉勞損40多歲就喪失了勞動力,只能依靠妻子出去打零工掙錢補貼家用,這對於他本不富裕的家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滕珍晶結對幫扶該貧困戶後,隔三差五就來看望,幫助解決生產生活中的困難。當聽說治療該病需要出具診斷證明才能辦理慢性病特殊門診,她不厭其煩陪同他到各級醫院諮詢檢查,讓蘇仁珠很受感動:“小滕年紀輕輕,這麼懂得關心人幫助人,比家人還貼心啊。”

  兩歲的孩子覺得媽媽“眼生”

  滕珍晶,1990年出生於白牙市鎮竹橋村,2012年大學畢業。她學成之後回到家鄉,希望能爲家鄉發展貢獻一點力量。2014年,經過考試,她成爲水嶺鄉的一名年輕幹部,開始接觸扶貧工作,一干就是四年。

滕珍晶走訪扶貧對象的工作照。 受訪者供圖滕珍晶走訪扶貧對象的工作照。 受訪者供圖

  2018年10月,她調任花橋鎮當副鎮長,主動擔起了全鎮扶貧工作,自己還分到了四戶扶貧對象戶。她平時需要到一線走訪並幫助解決問題,還要督促全鎮的幫扶責任人到一線走訪,跟進各個行業部門的政策落實情況。每一次佈置工作下去,她要對幫扶責任人進行動員,對走訪內容進行安排,對收集的資料進行彙總。如果發現問題,她還要跟各個部門進行銜接,對幫扶責任人進行解釋。

  2019年下半年,已懷上二胎身孕的她,到一戶在外縣打工的貧困戶家裏走訪,做思想工作。從下午5點半一直到深夜11點,5個多小時的苦口婆心,她的誠心終於打動了那戶貧困戶,得到了他工作上的支持。而深夜返回宿舍時,卻因刮爆了車胎,凌晨1點多,她才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到宿舍。第二天天沒亮,她又踏上了去到60公里外縣城銜接工作的路。

  爲了扶貧工作,滕珍晶和家人常年兩地分居,只有週末才能匆匆見上一面。前不久,因爲扶貧工作實在太忙,已經連續一個多月沒有趕回家,以致於回到家中時,她年僅兩歲半的孩子竟然看她眼生,哭着鬧着不讓她到“爸爸的牀”上睡覺。

  新年願望:多陪陪家人

  談起這些,她又是酸楚,又自我解嘲地笑起來。不過,在滕珍晶及其同事們的努力下,花橋鎮的扶貧工作蒸蒸日上,不僅出色地完成了年度相關目標任務,也得到了省市扶貧檢查組和社會各界的認可。

  花橋鎮黨委書記胡云波說,滕珍晶分管扶貧工作以來,該鎮的扶貧工作進步很大,扶貧政策落實全覆蓋,各項臺賬資料井井有條,而且她爲人謙虛謙和,羣衆都親切地稱呼她爲“貼心小棉襖”。

滕珍晶走訪扶貧對象的工作照。 受訪者供圖滕珍晶走訪扶貧對象的工作照。 受訪者供圖

  “有時候吧,你也許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別人並不認可你,還否定你批評你,但對我來說,更多的是開心,因爲人與人之間,你真心對他們,他們也會真心對你,這種時候你會覺得,你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滕珍晶表示,雖然自己是年輕人,有時候還是有點扛不住,新的一年,希望能多抽點時間出來陪陪家人、帶帶小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