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雪兔子遭明星“採摘”背後:曾被曬乾 以每棵三五元價格賣給遊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2日 17:28   新京報

  原標題:雪兔子遭明星“採摘”背後:曾被曬乾,以每棵三五元價格賣給遊客

  顧壘表示,雪蓮花有明顯的大型苞葉,雪兔子是絨毛多,兩者外觀並不像。但還是有人把雪兔子曬乾,以每棵三五元的價格賣給遊客。

  新京報見習記者 吳採倩 實習生 周思雅

  綜藝節目《極限挑戰寶藏行》嘉賓被指在高原上採摘水母雪兔子一事,持續引發關注。

  首都師範大學植物學家顧壘介紹,“水母雪兔子”是雪兔子的一種,生長在海拔4500-5000米的高原上,屬於多年生一次開花植物,數量稀少且瀕臨滅絕。

  但在藏區,有人會把雪兔子當成雪蓮花賣。顧壘表示,雪蓮花有明顯的大型苞葉,雪兔子是絨毛多,兩者外觀並不像。但還是有人把雪兔子曬乾,以每棵三五元的價格賣給遊客。

  青藏高原生態保護網負責人扎西尼瑪也提到,當地野生植物被破壞頻次較多的是雪兔子、雪蓮花等,因爲這類植物被認爲是有醫藥價值或外觀比較好看。

  今年7月,水母雪兔子被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徵求意見稿)》中的國家二級保護植物。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工作人員表示,但是在徵求意見稿未正式發佈之前,對新增野生植物的採摘行爲不屬於違法行爲,後續他們將加快推進名錄的生效進程。

  目前,不僅是雪兔子,其他的瀕危植物也經常被採摘和售賣,面臨着保護困境。顧壘認爲,保護生物多樣性,不是保護某個物種,而是保護整個生態系統的完整性,“也是爲了保護我們自己。”

▲ 水母雪兔子。受訪者供圖▲ 水母雪兔子。受訪者供圖

  綜藝節目被指採摘瀕危植物雪兔子

  9月20日播出的綜藝《極限挑戰寶藏行》中,三名嘉賓前往青藏高原採摘“雪蓮花”。

  節目組在配發的微博中稱:“當地居民給予雪蓮花小提示,在高海拔的石碓中,白顏色的花。@MD▁摩登兄弟 劉宇寧東走走西瞧瞧,終於在石碓中看到一朵珍貴的雪蓮花。”

▲東方衛視節目組發佈的聲明。▲東方衛視節目組發佈的聲明。

  有聲音指出,節目中被採摘的植物是水母雪兔子,屬於野生珍稀植物。21日,東方衛視節目組及節目嘉賓發佈道歉聲明,提及“嘉賓手中的是道具雪蓮”“沒有實際發生採摘珍稀植物的行爲。”

  對此,首都師範大學植物學副教授顧壘提出質疑。

  顧壘表示,自己仔細觀看節目視頻,確認嘉賓採摘的並非道具。“他們採集的是活植,根上還帶着泥土,還有莖葉之類的細節,沒有哪個道具師能把每一株道具都做得形態各異。”

  此外,顧壘認爲,節目嘉賓採摘的,也不是所謂的“雪蓮花”。“其實是它同屬的近親,就是水母雪兔子。當然這也不可能是人工栽培的,因爲在高山上進行植物人工栽培是非常困難的。”

  資料顯示,雪兔子,是桔梗目、菊科、風毛菊屬植物。生長於高山流石灘、山坡巖縫中、山頂沙石地,海拔4500-5000米。

  “水母雪兔子是雪兔子的一種,花序像兔子,苞葉像水母”。顧壘表示,水母雪兔子是多年生一次開花植物,積累多年的營養才能開花,並且在種子成熟之後整個植株就死去了,“因爲數量稀少,我們科考時連標本都不捨得採。

  22日,新京報記者就此事致電西藏自治區林業廳,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節目嘉賓採摘的植物是否爲道具仍在覈實調查中,如果屬於國家一級或二級保護野生植物,有關部門會給出相應處罰。

▲褐花雪蓮。受訪者供圖▲褐花雪蓮。受訪者供圖

  雪兔子被採摘曬乾後賣給遊客

  在藏區,有人採摘雪兔子並冒充雪蓮花賣給遊客。

  顧壘介紹,沒開花的雪兔子很不起眼,開花時則容易被人發現並採摘,民間有時候會把雪蓮亞屬和雪兔子亞屬合稱雪蓮。“雪蓮花有非常明顯的大型苞葉,就像花瓣一樣,雪兔子是絨毛多。”

  即便雪兔子和雪蓮花在外觀上並不像,但還是有人爲牟利將雪兔子曬乾,以每棵三五元的價格賣給遊客。顧壘稱,“有人會覺得它生長在一個特別奇怪的地方,說不定有奇特的藥效,他們根本不在乎這是不是真的雪蓮花。”

  青藏高原生態保護網負責人扎西尼瑪也提到,當地野生植物被破壞頻次較多的是雪兔子、雪蓮和綠絨蒿,因爲這類植物被認爲是有醫藥價值或外觀比較好看。

  扎西尼瑪表示,當地的生態環保機構保護野生動植物的舉措,通常是編寫展示動植物知識的書本畫冊,以達到宣傳普及的效果,受衆羣體多是當地人、環保機構和動植物愛好者。

  下一步,環保人士會進一步尋找相關的科普資料,做野生植物保護的普及宣傳,扎西尼瑪說,“希望保護野生動植物成爲一種普遍認識,而不是因爲個例才被人瞭解。”

  暫未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

  公開資料顯示,水母雪兔子,是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名錄(徵求意見稿)》)中的國家二級保護植物。

  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名錄(徵求意見稿)》目前已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完畢,後續需要繼續聯合農業部、生態環境部等部門召開專家評審會,進行進一步的評估。

  《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植物保護條例》中明確規定,禁止採集國家一級保護野生植物,採集國家二級保護野生植物的,必須經採集地的縣級人民政府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門簽署意見後,向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野生植物行政主管部門或者其授權的機構申請採集證。

  上述工作人員提到,《名錄(徵求意見稿)》未正式發佈之前,對新增野生植物的採摘行爲不屬於違法行爲。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的制定被列爲今年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的重點工作,後續將加快推進《名錄(徵求意見稿)》的生效進程。

▲雲狀雪兔子。受訪者供圖▲雲狀雪兔子。受訪者供圖

  瀕危植物面臨保護困境

  不僅是雪兔子,其他的瀕危植物也經常被採摘和售賣,面臨着保護困境。

  顧壘介紹,以蘭科植物爲例,有人會覺得野生石斛具有藥用價值並用於燉湯,致使瀕危的野生石斛被採摘售賣。2020年7月,兜脣石斛等104種蘭科植物也被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名錄(徵求意見稿)》。

  “人對植物沒有共情,”顧壘認爲,保護野生植物比保護野生動物要難,因爲動物會引起人們的共情,人們會不忍心殺生。對於植物特別是偏遠地區的植物,很難去保護它們。

  “雪蓮亞屬和雪兔子亞屬總共有八十多種,有一半是瀕危的。”顧壘表示,目前最有效保護方法是推動植物保護名錄更新,利用法律來保護這些瀕危植物,民間機構的保護幾乎沒有太大作用。

  此外,公益團隊做科學傳播和公衆教育也起到一定作用。顧壘說,希望普通公衆平時不要傷害和購買野生動植物,有錢有餘力可以去做一些生態環境志願者工作。

  目前,還有許多瀕危植物未被例入保護名錄。

  “保護環境保護多樣性,也是爲了我們自己。” 顧壘解釋,保護生物多樣性,不是保護某個物種,而是保護整個生態系統的完整性。“我們暫時也不瞭解整個生態系統中不同物種間具體的關係是什麼,不知道如果失去某些物種,這個生態系統是否會崩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