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新京報:教職工入職先查性侵,織密未成年人保護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07:56   新京報

  原標題:教職工入職先查性侵,織密未成年人保護網

▲教職工入職先查性侵,將讓曾經的不法分子露出隱藏的“大尾巴”,確保校園一方淨土。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教職工入職先查性侵,將讓曾經的不法分子露出隱藏的“大尾巴”,確保校園一方淨土。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據報道,9月18日,最高檢、教育部、公安部聯合下發的《關於建立教職員工准入查詢性侵違法犯罪信息制度的意見》正式發佈。意見要求,中小學、幼兒園新招錄教職員工前,教師資格認定機構在授予申請人教師資格前,應當進行性侵違法犯罪信息查詢。若未按規定查詢,將被追責。

  善良的人們很難想象,被認爲是孩子成長搖籃的教育場所,包括中小學、幼兒園,都有可能成爲一些不法分子伸出罪惡魔爪的地方。然而,要辨別這些隱藏的“大尾巴狼”,卻非易事。此次意見出臺,則如同給了學校一雙“火眼金睛”,讓那些之前留下過性侵違法犯罪“痕跡”的不法分子,在信息庫裏露出隱藏的“大尾巴”。通過制度的針對性設計,把披着僞裝的“大灰狼”擋在校門外,對保護未成年人不受性侵害,可謂善莫大焉。

  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打擊性侵兒童犯罪,早已成爲各國共識。而在我國立法上,《刑法》中也不乏嚴懲各種傷害未成年人行爲的條款,《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的出臺,更搭起了保護未成年人權益的體系框架。但在預防關口前移上,仍存在一些制度性缺口。也因此,在一些中小學、幼兒園,有過性侵犯罪前科者,堂而皇之成爲教職員工或者臨時聘用人員。

  比如,在最高檢當天通報的典型案例中,2019年4月,上海市通過對本市教職員工信息篩查,發現26名曾有猥褻、介紹賣淫等違法犯罪記錄;同年10月,河南省也在相關篩查中發現24人有前科或正被刑事追究……人們不能不擔憂,他們混入校園,重操舊業,又將黑手伸向無辜的孩子們。

  此一現實,也凸顯了制度性補漏的緊迫性與必要性。而此次意見的出臺,也正是因應了這種現實所需。回看意見出臺過程,從去年2月,最高檢在《2018-2022年檢察改革工作規劃》中提出,“建立健全性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庫和入職查詢制度”,到去年8月開始試點,再到如今三部門聯合下發意見,短短一年多時間裏,制度構想變成現實、地區試點變成全國推行。這種“超乎常規”的建章立制行動背後,折射出國家對未成年人保護的重視,也展現了以嚴格制度保護未成年人的決心。

  事實上,在很多國家立法中,性侵記錄針對的僅是犯罪者,打擊範圍雖然聚焦,但也可能出現“漏網之魚”。而此次出臺的意見,覆蓋羣體則更寬,不僅將強姦、強制猥褻、猥褻兒童犯罪分子列入“規制”範圍,更明確規定,將有關“作出不起訴決定的人員信息”“被行政處罰的人員信息”,納入性侵違法犯罪人員信息庫。這就意味着,但凡在性侵犯罪上有過蛛絲馬跡者,都逃不脫“法眼掃視”。

  而此次意見的另一大亮點,便是釐清了責任主體的職責,“公安部負責建立性侵違法犯罪人員信息庫”,“教育部建立統一的信息查詢平臺,與公安部部門間信息共享與服務平臺對接”,“地方教育行政部門主管本行政區內的教職員工准入查詢”,“對教師資格申請人員的查詢,由受理申請的教師資格認定機構組織開展”。各個主體職責各有區分、各有側重,有利於板子落到人頭。與此同時,意見還明確了查詢信息的操作程序、救濟措施,既有利於保護隱私信息不被泄露,也能保證無辜公民的合法權益不受侵犯。

  當然,制度都是在實踐基礎上發展而成,最終也還要回到實踐中去檢驗其效用。也期待此次意見能在今後的具體實踐過程中,不斷豐富、完善,與時俱進地織密未成年人保護網,靠前構築起一道阻擋“大尾巴狼”的防火牆,以制度的力量遏制未成年人性侵犯罪,護佑校園一方淨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