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首部省級禁食野生動物法規出臺 違規可處10倍罰款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4日 06:00   新京報

  原標題:首部省級禁食野生動物法規出臺,違規食用可處10倍罰款

  新京報訊(記者 王俊)2月14日,天津市十七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天津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 規定了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範圍、措施、管理職責和法律責任。

  新冠肺炎疫情的源頭和中間宿主,不少研究都指向蝙蝠和穿山甲等野生動物,“禁食野生動物”的呼聲一再高漲。

  此次天津市人大常委會通過《決定》,是省級人大第一部專項規定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地方性法規。決定擴大了“禁食”範圍,並強調違反本決定食用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處二倍以上十倍以下罰款;此外,網絡平臺法律責任也被提及。

  中國綠髮會副祕書長馬勇告訴新京報記者,野生動物的非法交易很大一部分是網絡聯繫交易,目前對平臺的責任約束有限,等同於避風港。此次天津通過的決定中網絡平臺法律責任是一大亮點。

  看點1:擴大禁食範圍 實行禁食野生動物名錄管理制度

  根據現行野生動物保護法,野生動物被分爲三類分級管理: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地方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和具有重要的科研、經濟和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最後一類即通常所說的“三有動物”。

  目前,納入禁食範圍的僅包括國家重點保護動物。2016年修訂的野生動物保護法明確:禁止生產、經營使用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製品製作的食品,或者使用沒有合法來源證明的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製品製作的食品。

  這意味着,《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之外的野生動物不屬於禁食範圍。該名錄自1989年實施以來,僅於2003年進行過一次微調。名錄更新滯後,導致許多野生動物的保護無法可依。

  此次天津市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決定明確,禁止食用的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範圍爲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天津市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三有動物和在野外環境中自然生長繁殖的其他陸生野生動物,以及法律、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禁止食用的其他野生動物。

  爲增強可操作性,決定明確天津市實行禁止食用野生動物名錄管理制度,由天津市規劃和自然資源會同市農業農村、市市場監管等部門制定,報天津市人民政府批准後公佈實施。

  看點2:違規生產經營禁食野生動物最高處貨值30倍罰款

  食用野生動物的違法行爲涉及非法生產、經營、獵捕、交易、運輸等諸多環節。

  北京林業大學生態法研究中心主任楊朝霞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談到了非法捕獵的監管難題。“野生動物的非法獵捕幾乎發生在崇山峻嶺,成點源式分散,監管起來有難度,並且運輸也不好排查。”

  此外,以馴養繁殖爲名行獵捕、走私爲實的違法活動非常普遍,還時常出現租借馴養繁殖許可證的情形。“搞一個養殖場,把非法走私、獵捕野生動物在養殖場遛一圈‘漂白’,向外宣稱是人工繁育的動物。”楊朝霞說。

  爲了加強對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全方位、全鏈條監管,天津市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決定明確規定:一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生產、經營利用禁止食用的野生動物及其製品製作的食品,不得以食用或者生產、經營食品爲目的,獵捕、出售、購買、運輸、攜帶、寄遞禁止食用的野生動物及其製品。

  爲嚴厲打擊食用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相關違法行爲,決定以相關法律規定爲依據,規定了嚴厲的處罰。

  對於食用行爲,決定規定,違反本決定食用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相關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爲,沒收野生動物及其製品,並處野生動物及其製品價值二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罰款。

  違反決定生產、經營利用禁止食用的野生動物及其製品製作的食品的,相關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爲,沒收野生動物及其製品、食品,沒收用於違法生產經營的工具、設備和違法所得,野生動物及其製品價值或者食品貨值金額不足一萬元的,並處十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款;價值或者貨值金額一萬元以上的,並處價值或者貨值金額十五倍以上三十倍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依法吊銷相關許可證。

  看點3:網絡平臺不得爲相關違法行爲提供交易場所

  中國綠髮會副祕書長馬勇告訴記者,野生動物的非法交易很大一部分是網絡聯繫交易,“由於禁止售賣的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線下交易風險大,基本在網絡平臺上進行,多數有暗語。”

  他表示,線上非法交易野生動物已有成熟的銷售網絡,網上可以虛擬的IP完成聯絡,線下聯繫交貨。並且,除了直接售賣野生動物,平臺上非常突出的問題是銷售非法獵捕工具。“但目前法律對平臺的責任約束有限,等同於避風港。”

  天津通過的決定中提到了網絡平臺責任,明確網絡交易平臺、商品交易市場、餐飲場所、農貿市場等交易、消費場所以及運輸、倉儲、快遞等經營者,不得爲相關違法行爲提供交易、消費的條件、場所或者服務。

  馬勇呼籲在啓動修訂的《野生動物保護法》中也加強網絡平臺的法律責任。

  “野生動物製品的消費,特別是通過網絡平臺的非法交易,是刺激國際野生動物非法貿易的重要誘因,已成爲影響我國國際形象的負面典型,立法要加大網絡平臺的法律責任,促其強化管理。”

  觀點:應加強涉野生動物違法犯罪行爲的執法力度

  斬斷野生動物非法鏈條,一方面在於完善立法,另一方面是強化執法。“法治的基礎在立法,但法治的關鍵在執法。必須關注和強調野生動物保護法律的執行力。”上海社會科學院法學所研究員劉長秋表示。

  北京師範大學生態學教授張立認爲,目前施行的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制度監督管理不到位,是野生動物非法貿易和消費仍然猖獗的癥結。

  張立介紹,國家林草局是野生動物主管部門,但沒有執法權。工商管理部門負責市場監管,但缺乏專業力量,很難對進入市場的野生動物進行覈實梳理,更難區別非法來源與合法來源的野生動物。公安部門有執法權,但對野生動物犯罪打擊力度不夠。

  楊朝霞也有相同的觀點,他認爲,對於野生動物的保護、對非法野生動物交易的鑑別需要專業化隊伍。“此前林業執法是交給森林公安,由於機構改革,森林公安轉隸到地方公安系統,野生動物保護、森林保護的職能弱化,勢必導致執法能力的下降。”

  此外,加強相關執法部門的監督也是專家的共同呼聲。劉長秋認爲,近年來獵捕、盜捕現象嚴重,執法部門存在不作爲或怠作爲,加強執法可以考慮設立高額舉報制度,包括舉報執法部門徇私舞弊,違規許可以及個人非法獵捕、養殖等。

  新京報記者 王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