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媒體:從SARS到新型肺炎 怎麼就戒不掉這口野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21日 22:51   新京報

  原標題:從SARS到新型肺炎:有些國人怎麼就戒不掉這口“野味” | 沸騰

  請禁食野味——以保護自己之名。

  文 | 宋金波

  近期,隨着新型肺炎疫情擴展,“病毒源頭”、“野生動物”、“野味”成了公衆關注的熱點。

  對此,鍾南山院士也指出:“目前,對於病毒的源頭是什麼動物,我們還不清楚。但通過初步的流行病學分析,通過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可能性比較大,比如竹鼠、獾。”

  不僅鍾南山,近期其他專家針對疫情傳播在接受採訪時,也多次提及了“野生動物”與“野味”。

  他們表達的信息,都集中指向了一點:新型冠狀病毒的最初來源,與野生動物有關。

  這兩天,一張“大衆畜牧野味”的價目表又刷爆網絡,顯示被售賣的“野味”包括活孔雀、活鱷魚、果子狸等,還標明能“活殺現宰”。而這家店正位於這場風暴的中心——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附近。

▲1月21日下午16時許,已被關停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外景。圖片來源:新京報▲1月21日下午16時許,已被關停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外景。圖片來源:新京報

  發源地“野味”生意的存在,也暗合了很多人對病毒來源的想象。

  查到SARS病毒源頭,花了近十年

  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從野生動物傳播到人類身上的途徑,不是野生動物侵入人類環境造成的意外接觸,而是因爲“野味”。

  “野味”之所以重要,是因爲中國對“野味”的飼養、運輸方式,不僅製造與增加了攜帶病毒的野生動物與人類接觸的機會,而且不同種類的野生動物在較小空間內蓄養,各種原本烈度低、傳染性不強的病毒得以在不同物種間傳播、變異,最終就可能演變成可以傳人的惡性病毒。

  野生動物將病毒傳染給人類,造成嚴重疫情,有着極爲悠久的歷史。這是專家們首先想到野生動物的大前提、大背景。其中最近也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次,就是2003年的SARS疫情。

  基於目前的信息,可以確認的是,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不是一種病毒,但是相似度仍然非常高。

  現在能找到的武漢冠狀病毒的最近緣來自舟山的菊頭蝠,它倆和SARS都屬於冠狀病毒。所以,當疫情開始擴大,人們不能不首先想到SARS。

  病原體相似,病原體的自然宿主相同或相近,就是大概率事件。

  病毒從野生動物世界到人類世界的傳播,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其中還存在病毒本身的變異,並不是說人類與野生動物接觸就會造成病毒傳染。

  這裏就有對病毒的自然宿主與中間宿主進行區分的問題。以SARS爲例,目前我們都知道,SARS的源頭是中華菊頭蝠,換句話說,SARS的“祖先”,曾經在自然狀態下攜帶於野生中華菊頭蝠身上。

  這時候人類與中華菊頭蝠一般接觸,並不見得會造成嚴重的傳染疫情。

  SARS最終傳染到人類身上,是因爲它在中華菊頭蝠之後,找到了新的中間宿主,並且很可能在中間宿主身上發生變異,成爲可以傳染給人類,並且傳染能力和致死能力都非常強的“超級病毒”,這時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SARS病毒。

  這個中間宿主,今天我們也都知道了,就是果子狸。

▲網傳”大衆畜牧野味“價目表。圖片來源:新京報▲網傳”大衆畜牧野味“價目表。圖片來源:新京報 

  對SARS源頭和中間宿主的研究,在SARS爆發期間沒能找到答案,從中間宿主一直追到源頭,差不多用了十年,多次接力,才最終大體論定。

  從目前病毒的相似度來說,新型冠狀病毒最初源頭來自野生蝙蝠的概率相當大。

  就SARS來說,很難說中華菊頭蝠和果子狸誰是真的“罪魁禍首”,誰是無辜的“替罪羊”,因爲它們都是病毒傳播鏈條上的一環。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即便果子狸身上有SARS病毒或其變體,如果人類沒有“招惹”果子狸,人類與果子狸保持距離,自然也就相安無事。

  “野味”是病毒傳播最關鍵的一環

  事實當然沒這麼發展。這也就使專家們談及“野生動物”和“野味”時,有了不同的意涵。

  提到“野生動物”可以側重理解爲自然狀態下野生動物與病毒的某種關係。提到“野味”,則必然指向人類的某種飲食習慣及相關的一系列行爲。沒有這種行爲,就不會完成病毒傳播鏈條的最關鍵一環。

  完成這一環,接下來就簡單了。北京大學醫學部病原生物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彭宜紅接受採訪時表示,“攜帶病原體的動物分泌物,可經呼吸道黏膜進入人體。比如,手上沾染了病原體,再去摸鼻子、揉眼睛,病毒都可以在黏膜細胞上大量增殖而進入體內發病。”

  SARS時期找到這一環,是專家根據前期的流行病學調查,發現最早的11個病例大多和野生動物有接觸的歷史。

  他們或是野生動物的運輸者,或是野生動物的交易人員,或是餐館的廚師、服務員。由此,人們判斷SARS病毒有可能和野生動物的傳播有關係。

  順着這條線索,科學家們首先瞄準了廣東野生動物市場,並很快就在市場上的果子狸體內分離和檢測到了和SARS病毒完全一樣的病毒。

  “野生動物市場”,當然就是販賣“野味”的。

  那麼,在武漢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有沒有類似的野味市場呢?

  很不幸,也有。

  正如鍾南山在採訪中明確指出的:“這次冠狀病毒肺炎發源地,來自武漢的那處海鮮市場,我們在現場看,相當多(賣)的並不是海鮮,而是野味。”

  病原體接近,可能有近似的宿主,存在同樣的“野味市場”,也就是傳播鏈條最後一環的客觀條件,邏輯鏈條已經相當完整。

  剩下的,只是繼續確認誰是那個“倒黴”的中間宿主:果子狸,還是竹鼠或獾,或者其他野味市場中某種待宰的動物。事實上,這已經不是最重要的問題了。

  野生動物攜帶的病毒傳染給人類,並造成嚴重疫情,本來應該是一個很小概率的事件,但野味市場的長期存在,使這種小概率事件變成了幾乎必然發生的大概率事件,只是間隔週期不同,或者需要老天在氣溫、降水等方面,給一點配合。

  只要野味市場還存在,某種類似SARS的病毒造成新的疫情,就是隨時會被放出盒子的魔鬼。

  關於這一點,我們在2003年之後,曾經有過痛苦的感受。然而顯然,即便那麼痛的教訓,仍然沒能讓我們下定決心把人類親手打造的傳播鏈條斬斷。

  國人對野味的嗜好,有文化心理、傳統以及中醫藥文化影響等多方面的原因。

  與此同時,據估算,中國地下野味市場規模已達上百億,這或許是非法野味市場屢禁不止的一個重要原因。

  然而,一旦發生大規模疫情,經濟損失動輒數千億,生命的代價更是無法衡量。

  在2003年SARS疫情後,中國野生動物市場的管控力度在短時間內曾經大幅提升,不過現在來看,這種提升顯然沒能達到制止下一次疫情發生的要求。

  非法的野味市場一直存在的現狀,恐怕不僅需要一次預料中的、雷厲風行的整頓,也需要在立法、執法機制設計上,做出相應的改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