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廣西桂林交控運營集團原總經理受賄137萬元獲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15:32   新京報

  原標題:桂林交控運營集團原總經理受賄137萬元 獲刑三年半

  新京報訊(記者林子)桂林交控集團子公司高管近日因受賄落馬。

  新京報記者近日自裁判文書網獲悉,桂林市交控資產運營管理集團有限公司(下場“桂林交控運營集團”)原董事、總經理廖福萬因受賄137.1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30萬元。

  企查查顯示,桂林交控運營集團成立於2009年11月3日,是桂林市交通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桂林交控集團”)的全資子公司。桂林交控集團成立於2002年2月6日,註冊資本12億元,是桂林市國資委旗下的全資子公司。

  受賄落馬

  據裁判文書網披露,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年12月4日判決,駁回廖福萬上訴,維持原判。

  判決書顯示,桂林交控集團的前身是桂林市交通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桂林交投公司”),2013年,桂林交投公司與桂林市公共交通集團有限公司重組合併爲交控集團。

  2012年至2018年期間,被告人廖福萬先後擔任桂林交投公司副總工程師、桂林交控集團工程建設發展部副部長、交控集團工程工作部部長等職務。事發前,廖福萬擔任交控集團旗下交控運營集團的董事、總經理。

  判決書顯示,2012年至2014年期間,廖福萬利用擔任桂林交投公司副總工程師、桂林交控集團工程建設發展部副部長等職務上的便利,多次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2016年至2017年期間,被告人廖福萬利用其擔任交控集團工程工作部部長、灕江西岸桂陽公路旅遊休閒慢行綠道工程施工監理項目評標業主評委、桂林北綜合客運樞紐一期工程勘察項目評標業主評委等職務上的便利,多次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

  案發前,廖福萬通過其兄廖某分多次上交桂林市監察局清廉賬戶78萬元,並將所收陳某的行賄款44.1萬元退還給陳某。案發後,桂林市監察委員會依法追回廖福萬已退還給陳某的贓款44.1萬元,之後廖福萬將所餘贓款全部退出。

  一審判決認爲,被告人廖福萬身爲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人民幣137.1萬元,數額巨大,其行爲已構成受賄罪。公訴機關指控廖福萬犯受賄罪成立。

  同時,廖福萬歸案後如實供述辦案機關尚未掌握的同種較重罪行,依法予以從輕處罰。廖福萬案發前及案發後已經退出了全部違法所得贓款,酌情從輕處罰。原判綜合考慮廖福萬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危害程度及認罪悔罪態度,認爲廖福萬受賄金額巨大,雖然有從輕情節,但不宜適用緩刑。

  一審判決,廖福萬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廖福萬退出的贓款137.1萬元,依法予以沒收。

  二審請求緩刑被駁回

  一審判決後,廖福萬與辯護人對受賄數額有異議。

  廖福萬方面提出,廖福萬向廉政賬戶上交的78萬和退還給陳某的44.1萬不是受賄,不應計入受賄數額,原判認定其受賄數額有誤;廖福萬有坦白、全額退贓等從輕處罰情節,原判量刑過重,請求二審法院依法對其適用緩刑。

  二審法院則認爲,廖福萬身爲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爲已經構成受賄罪。廖福萬有坦白、全額退贓情節,原判已經依法或酌情從輕處罰。

  對於廖福萬及其辯護人所提原判認定其受賄數額有誤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經查,在案證據證實,廖福萬基於受賄故意,利用職權爲他人謀取利益,並實際收受了他人財物,其受賄行爲已經既遂,且廖福萬上交、退換贓款的部分原因是與其受賄有關聯的人被查處,爲了掩飾犯罪而爲之,故該項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採納。

  此外,原判已充分考慮廖福萬在本案中所具有的各項量刑情節,作出了適當量刑,現二審期間,廖福萬及其辯護人在無任何新的從輕處罰情節的情況下,再次以相同事由請求二審對其適用緩刑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審查明的事實與原判一致,二審駁回廖福萬上訴,維持原判。

  新京報記者 林子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