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割頸港警:希望香港恢復平靜自己可以重回前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10日 16:42   新京報

  原標題:對話被割頸港警:希望香港恢復平靜,自己可以重回前線

  行兇者是一名年輕男性。將其追截並制服後,Alex才發現,地上有血,自己的衣服也已經被血濡溼。

  一道長約五釐米的疤痕,醒目地橫在香港警員Alex的脖子上。

  在10月13日的一起遊行示威活動中,Alex奉命到港鐵觀塘站執法,現場有多人聚集,但並未出現破壞事件。正當Alex和同事準備離開時,他突然感覺右邊脖子“被人戳了一下”。

  行兇者是一名年輕男性。將其追截並制服後,Alex才發現,地上有血,自己的衣服也已經被血濡溼。

  Alex被送往醫院,進行了一次長達4小時的手術,他的頸部靜脈和部分神經受到損傷,幸運的是沒有傷到動脈、危及生命。術後,Alex在醫院住了9天。目前,他每兩週見一次醫生,需要接受持續六個月的治療。

Alex頸部的傷痕仍未痊癒。新京報特派香港報道組Alex頸部的傷痕仍未痊癒。新京報特派香港報道組

  根據香港警方通報,警方以涉嫌“意圖謀殺罪”拘捕了割傷Alex的男子。該名男子今年18歲,在新界的一所中學就讀,警方在他家搜出了遺書。

  這是Alex從警20餘年間,第一次因公受傷。據香港警務處統計,“修例風波”半年以來,共有493名警務人員受傷,包括452名男性、41名女性。他們有的被汽油彈燒傷,有的被咬斷部分手指,還有的被弓箭射中小腿。

  傷害不止是生理上的,警員們的心理和生活也受到了很大影響。每當接到新的任務,Alex和同事們都要在同一個地點駐守,可能十幾個小時都不能離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休息,承受着極大的壓力。

  Alex的妻子阿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事發後,Alex的身份被網友起底,孩子的學校也被起底,她很擔心孩子的安危。“現在孩子都不能告訴別人自己爸爸是警察,以前他們是很驕傲的。”

  12月1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香港警察總部見到了Alex。接受採訪時,Alex全程背對攝像機。因傷勢還未痊癒,他戴着口罩,聲音嘶啞,講話十分吃力,偶爾咳嗽幾聲。

  聊起這半年以來經歷的一切,Alex語速緩慢地表示,他不憎恨傷害自己的人,相信自己受到的傷害也只是個別事件。他最大的願望是,希望香港儘快恢復平靜,自己可以重回崗位,“如果有可能,我想回到前線工作。”

香港警員Alex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新京報特派香港報道組香港警員Alex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新京報特派香港報道組

  以下是新京報記者與Alex的對話:

  新京報:目前,你的傷情如何?

  Alex:我的靜脈和一組迷走神經被割斷了,幸好沒有傷到動脈,所以傷勢是樂觀的。因爲割斷了我的一組神經,其中一個功能就是運作我右邊聲帶的蠕動,雖然現在接補回來了,但是右邊的聲帶還是用不了。現在暫時是在康復期,要看之後講話會不會像現在這樣(嘶啞)。如果之後講話都像現在這樣,就會接受治療。

  新京報:家人知道你受傷以後,是什麼反應?

  Alex:當時父母通過電視,都認出來可能是我,然後就打電話給我太太,我太太怕我父母擔心,沒有接電話。在手術之前我是清醒的,我跟我太太說,還是要跟父母說一聲,我受了傷進醫院,讓他們不要擔心,不用過來。

  對於我做警察的工作,他們一直都很支持我,但是因爲這次事件,他們確實有點擔心。他們勸我,當我身體康復後,儘量做一些文書的工作,他們就會放心一點。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這次受傷事件?

  Alex:我想我這次受傷不過是個別事件,我不相信香港以後會變得更加暴力。我不憎恨他,不生他氣,但是不明白爲什麼他要做出這樣的行爲。想對暴力示威者說,回頭是岸,好好做人。希望大家可以停止使用暴力,令香港可以慢慢平復爲以前那樣。

  新京報:最近半年,你的工作狀態怎麼樣?

  Alex:這幾個月裏,我們每天都要工作很長時間,不論是精神還是體力都透支,都有相當大的壓力。與此同時,我們的家人往往都會因爲我們工作時間長受到了忽略。但是我聽說,好多同事的家人,都非常支持他們。整個警隊裏,我覺得是比以前更加齊心,更加團結。

  新京報:你最擔心的是什麼?

  Alex:我最害怕的是會影響到我的家人。我自己來說,我的個人資料都被公開了,我的家人受這種情況影響,很多原本正常的生活現在都變得不正常了,比如,接小朋友放學(怕被人認出來)。

  新京報:你的生活有哪些變化?

  Alex:我覺得在香港生活有很大的自由,但是現在反而這些自由被剝奪了。因爲有這些示威活動,影響交通,令我原本有的自由都沒有了。示威之前,我想去哪裏就去哪裏。

  他們有的自由是發表他們的意見、聲音,但不代表他們的自由可以用武力的手段去解決。作爲一個香港人,我完全不想見到香港有這麼多的暴力事件出現,他們的示威,以和平合法的方式去表達他們的訴求,我完全不會說,完全沒問題。當涉及任何暴力活動,不論是什麼原因,都是不應該的。

  新京報:你現在如何看待警察這份職業?

  Alex:做警察二十多年,一開始只是把警察當成一份職業、一份工作,但是做了這麼久,你會在這份工作找到一份滿足感、使命感。你會知道哪些應該要做,哪些不應該做。所以這麼久以來,我都很享受我的職業。等我康復以後,我會繼續我的工作,我想重新回到前線。

  新京報:有一些評論認爲,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存在濫用暴力的情況,你怎麼看待這種說法?

  Alex:在這幾個月裏,好多同事使用武力已經好溫和、好剋制了,因爲有的示威場面、暴力事件,他們(激進示威者)扔汽油彈、扔磚,有的時候甚至使用弓箭,這些都是一些致命的武器。我們警察經常使用的催淚彈,已經是好低層次的武力。我們使用武力其實是被動的。

  但是從我個人來說,不論市民支不支持警察,警察都應當做自己的事,要執法。當然如果市民支持的話,我們處理日常的工作會更順暢。如果不支持,我們都要做我們應該的工作。不論是什麼人,即便是政府高官,違法的話我們都要處理的。

  新京報:這半年以來,受到過哪些支持和鼓勵?

  Alex:謝謝他們支持我們香港警察,我認爲香港警察不孤單,除了有香港其他的市民支持我們,還有很多內地的朋友,謝謝他們支持我們。我受傷以後,收到了很多來自內地的慰問卡。

  新京報:將來會考慮去內地看看嗎?

  Alex:內地有好多地方我都想去,但是我都沒去過。起碼北京我沒去過,作爲我們國家的首都都沒有去過。當我身體康復了,有時間了,我會去內地旅遊。

  新京報特派香港報道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