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馬曉霖教授:以發展的思路化解上合組織成長的煩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6日 14:4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以發展的思路化解上合組織成長的煩惱

  來源:北京青年報

  馬曉霖(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  

  11月10日,一再延期的2020上海合作組織峯會將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召開。盤點前10個月的形勢可見,除新冠疫情造成的各種不良後果外,上合組織裏裏外外都遭遇成立近19年來罕見的多重危機,包括內政危機、軍事衝突、邊境摩擦、外交紛爭和大國博弈,給這個處於擴員轉型期的歐亞新型區域組織構成前所未有的挑戰。這也必然使聖彼得堡峯會議題頗有分量,意義非同尋常,因爲上合組織的確面臨一次智慧大考。

  據10月15日俄新社報道,吉爾吉斯斯坦總統熱恩別科夫宣佈辭職。熱恩別科夫9日曾簽署總統令,解除博羅諾夫的總理職務並解散政府,承諾議會於11月6日前再次選舉,一旦組成新政府,他將離職以求國家恢復安定。13日,議會推選來自吉爾吉斯斯坦黨的伊薩耶夫爲議長。14日,熱恩別科夫正式任命反對派領導人、剛出獄的扎帕羅夫爲總理,並敦促其支持者不要繼續舉行示威活動,還首都以寧靜。

  熱恩別科夫提前3周卸掉總統職務,也提前3年結束合法任期,臨時總統將由新議長伊薩耶夫擔任。61歲的熱恩別科夫在官方聲明中暗示自己迫於壓力辭職,稱“沒有任何權力比國家完整、社會和諧更重要”,表示不想因爲權力而引發暴力衝突和流血。

  這場始於10月4日的議會選舉風波,本質上是兩任總統及其追隨者的權力角逐,最終以熱恩別科夫高姿態引退而暫時渡過危機。但是,它折射了上合組織核心板塊中亞諸國的普遍現象,即政治良治尚未完成轉型,依然處於規則意識和公民意識缺乏、暴力土壤肥沃的議會民主初級階段,給上合組織的穩定、整合與發展造成了巨大隱患。

  多事之秋的上合組織“苦惱”,並非僅限於吉爾吉斯斯坦一國權爭與政變,而是“家大業大”頭緒繁多,矛盾叢生。與19年前的6個創始國規模相比,上合組織正式成員與準成員已擴大3倍,包括8個成員國、4個觀察員國和6個對話夥伴國。今年以來,這個大家庭近半數成員捲入裏裏外外的各種是非,挑戰前所未見。

  內憂之一是持續一個多月的納卡衝突。作爲上合組織的兩個對話夥伴,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圍繞蘇聯解體留下的納卡遺產再次大打出手並造成嚴重損失。另一個上合組織對話國土耳其全力支持阿塞拜疆,影響力直逼裏海,深入上合組織安全利益範圍。

  內憂之二是持續4個月的中印邊境西段摩擦。2017年上合組織首次擴容並吸納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個南亞大國,不僅是該組織人口規模、幅員面積和影響力的一次升級,也將更復雜的宗教、民族、邊境矛盾伴生帶入。然而,6月剛剛被上合組織接納的印度,7月就派兵侵入洞朗地區中國境內。今年5月以來,印度又在班公湖地區越界挑起事端並引發流血衝突,再次導致雙邊關係緊張。

  內憂之三是未曾中斷的印巴衝突與摩擦。2018年初,印巴爆發幾十年來罕見規模的邊境衝突,去年關係降級並將零星交火延續至今。巴基斯坦指責印度試圖升級邊境衝突,僅今年前10個月就違反停火協議2400餘次,造成近200名平民傷亡。雙方外交戰今年年中後也有加碼,互相壓縮外交人員編制乃至彼此驅逐外交官並在聯合國口舌對攻。分析家認爲,印度分別對中巴兩個鄰居製造事端,完全是基於內政需要,旨在轉移經濟嚴重下挫而造成的執政壓力。

  上合組織擴容帶來新麻煩,也凸顯了新機遇和新功能,其一爲內部斡旋。2019年中國在印巴間做了多次斡旋。今年俄羅斯也表現突出,先在莫斯科組織多輪中印防長外長會談並達成冷卻邊境事態的成果,後利用天然影響力資本,分別在吉爾吉斯斯坦內部各派以及納卡衝突雙方之間勸和斡旋。

  儘管俄羅斯的斡旋角色得到提升,但是其外交也是磕碰不斷。10月12日,德國《法蘭克福匯報》報道稱,歐盟準備就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利內疑似“遭遇未遂暗殺”(下毒)制裁俄羅斯。同日,俄羅斯宣佈驅逐兩名保加利亞外交官,以報復9月兩名俄羅斯商貿代表被逐。此外,俄羅斯宣佈退出馬航MH17班機墜落事件的三方調查機制,以回應海牙國際法院和西方壓力。

  凡此種種,以及另外3個觀察員國阿富汗、伊朗和白俄羅斯所處的諸多麻煩,都給上合組織構成巨大的成長煩惱。很顯然,這些煩惱都是發展中的煩惱,無法簡單回避,只能用發展的眼光和有創意的思路去消化,用更大的視野和情懷來整合上合組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