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個“小人物”爲什麼能撬動多個“明星官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18:4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一個“小人物”爲什麼能撬動多個“明星官員”?

  來源:北京青年報

  全國掃黑辦日前公佈了新疆石河子公安局副局長白波黑社會性質組織一案的詳情,這起案件被加上了這樣的定語:兵團歷史罕見、性質十分惡劣、影響特別重大。和大多數涉黑涉惡案件不同,白波不僅僅是保護傘,他本人就是一個黑社會老大。公安局副局長親自“下水”當老大,連個手套都不戴,其囂張程度可想而知。

  相比之下,另一些涉黑案似乎走的是智力含量的路子。2019年6月,陝西省紀委監委發佈了一則通報,稱陝西省生態環境廳原黨組書記、廳長馮振東,延安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祁玉江,延安市人民檢察院原黨組成員、副檢察長杜安平等六名官員涉嫌充當賈延成黑社會性質組織“保護傘”,因而接受審查調查。

  說起來這個賈延成的犯罪情節也不新鮮,打着小額貸款的名義放高利貸,受害人還不起了,他就進行辱罵恐嚇限制人身自由。更厲害的是,他還能串通公檢法部門非法逮捕受害人,由刑警出面威脅其交錢,甚至直通到時任延安市政法委書記的馮振東那裏。給他當保護傘的官員,都是延安當地的“明星官員”。馮振東2015年曾獲榮獲全國優秀縣委書記稱號,祁玉江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以“筆耕不輟”聞名當地官場。而其餘幾人也都曾獲得過各種榮譽。

  吃瓜羣衆看到這裏,第一反應大概都會覺得這個賈延成一定是個厲害的角色,不然怎麼可能讓這麼多不凡的官員給他當保護傘呢。但隨着案件細節不斷披露,人們才發現這個賈延成不過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和那種震懾一方威名遠播的“南霸天”根本不是一個層級。那麼這個種菜起家,靠親戚籌錢才開起小額貸款公司的人,是如何撬動這些明星官員的呢?

  說起來,此案再次映射出了某些基層地方那種光怪陸離的政商江湖圖景,從中我們能看到不良政治生態在“熟人社會”的環境中,迅速生根發芽的生長過程。

  賈延成很早就認識後來做了延安市公安局寶塔分局刑警大隊大隊長的加軍。通過加軍,賈延成又認識了延安市公安局原黨委委員、寶塔分局原黨委書記兼局長黨延文。攀上了公安系統領導幹部,賈延成進而又與延安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副隊長祁楊合夥做起了房貸生意。而祁楊的爸爸正是曾任延安市寶塔區區委書記的祁玉江。通過祁楊,祁玉江拿出數千萬資產夥同賈延成一起放貸謀利。

  當賈延成因爲暴力放貸被舉報時,他又通過關係找到了時任延安政法委書記的馮振東,祁玉江在這其中應該也起到了重要的牽線搭橋作用。至此,後來陝西省紀委監委點名的六個人都出現了。在馮振東和黨延文的作用下,延安市委交辦公安局的案件,硬生生被頂了回去。直到案件轉交西安辦理,賈延成才被批捕。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就是通過這些千絲萬縷的人際聯繫,“成長”了起來。

  賈延成雖然擠進了這個圈子,但其實他在這個圈子裏仍然處在“食物鏈”的底部。賈延成放貸的本金一部分從銀行借貸,另一部分則是由祁玉江等腐敗官員出資。賈延成需要按期向他們支付高額利潤,但是放貸出去的錢卻常常不能按期收回,爲了不得罪祁玉江這些食物鏈頂端的分肥者,他只好暴力催款。加軍等人雖然會利用公權力協助他,但是暴力放貸的帽子還是要扣在他頭上。

  對於賈延成來說,這個權力圈子既開放又封閉,他即使費盡心機撬動了那麼多官員的能量,但也只能淪爲工具。而祁玉江等人之所以願意收下賈延成這種小弟,大概也是看中這樣的人便於控制。這個江湖,有着界限分明的秩序和自成體系的法則。

  基層小江湖的形成,往往與地方政治的封閉性有關,小圈子裏更容易產生遮蔽效應。有人就認爲,或許與其獨特的政治地位有關,延安官場多年來極爲靜穩,鮮有處級以上官員被查處。延安的“遺世獨立”,對於其政治生態很難說是一件好事。延安與榆林是鄰居,產業結構也比較相似,都是以能源爲主,而這是最容易滋生腐敗的產業。聯繫榆林反腐的聲響,我們很難相信延安的所有官員都那麼出淤泥而不染。

  賈延成一案似乎可以說撕開了一個口子。有媒體調查發現,延安當地官員涉入民間借貸並非僅僅賈延成一例。2012年,在馮振東擔任富縣縣委書記時,其妻就拿出數百萬參與民間放貸。2019年當地16位中小企業代表聯名舉報,延安數家小額貸款公司窩藏官員鉅額資金,非法放貸涉黑涉惡等情形。據悉此案已經得到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的重視,被提級偵辦。隨着掃黑除惡的推進,相信我們會陸續看到相關調查結果。

  延安這些“明星官員”被查,再次提醒我們:無論對於個人還是城市,那些燦爛的標籤不是防腐層也不是護身符。只有嚴管才是厚愛。也只有嚴,才能安。

  (文/於永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