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北上廣深 憑什麼喊出“沒有封城,也不會封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8日 04:4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北上廣深,憑什麼喊出“沒有封城,也不會封城”!

  來源:國是直通車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一些城市選擇自我隔離,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的門庭卻依然打開。

  但開門,也有開門的煩惱。本就人口密集、流動性高,再疊加春節期間的大規模遷徙,一線城市蘊含的巨大疫情擴散風險不容忽視。

  它們憑什麼喊出“沒有封城,也不會封城”?

  返程的難題

  “您從哪裏來的,家裏幾口人,健康狀況如何?”

  將日曆撥回1月30日,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這天下午剛從家鄉返京,回到位於海淀區的某小區。傍晚時分,戴着口罩的社區工作人員便登門拜訪,詢問登記相關信息。

  記者是幸運的。雖然進城的大門打開着,但就在那幾天,不少匆忙趕回北京的“北漂”因防疫升級,“一刀切”地被保安和居委會攔在家門之外。

北京順義區鐵匠營村村口,工作人員爲進村人員進行登記,出示證件。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北京順義區鐵匠營村村口,工作人員爲進村人員進行登記,出示證件。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

  來勢洶洶的疫情,800萬人返京帶來的巨大防控壓力,讓北京這個超大城市面臨嚴峻挑戰,由此也生出不少慌亂。

  國家發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員馮奎指出,當前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在全力“防輸入”的同時,高度重視做好“防擴散”。特別是節後返程客流到來,對原有防控體系與防控能力構成巨大挑戰。

  疫情防控是一項系統而細緻的工作,需要打一場更加周密、精細的城市管理戰。

  北京市政府隨後重申,所有返京人員要配合社區和公共部門做好體溫檢測和居家留觀,但北京市內任何社區、村、物業也無權自行阻止體溫檢測合格返京人員進入。許多人這才擺脫了“有家不能回”的窘境。

製圖:侯雨彤製圖:侯雨彤

  而隨着復工潮開啓,另一打開門庭的超級城市上海疫情防控壓力也有所升級。據統計,2月7日至10日,上海出現返程小高峯,其中民航日均到達客流約5.43萬人次;鐵路日均到達客流約10.4萬人次。

  嚴防死守疫情,上海用上了無縫銜接的“三道防護圈”,採取道口防輸入、社區防擴散、集中力量抓篩查與救治的防控策略。

  舉個例子,上海官方透露了這麼一件事。近日上海浦東機場在入關測溫時發現2名同行旅客中,一名溫度達38.7度,一名有咳嗽症狀。海關根據聯防聯控機制,通知浦東新區定點醫療機構,並派出120急救車第一時間將2名旅客送至發熱門診就診;與此同時,浦東新區衛健委接通知後安排車輛,將該航班相關乘客和乘務人員共計29人送至該區指定的集中隔離點觀察。

  最終,這2名旅客經市疾控中心檢測被確診爲新冠肺炎,當日即送往集中收治醫院治療;29人則作爲密切接觸者接受爲期14天的集中隔離醫學觀察。

  迎接返程的難題也落在中國最大移民城市深圳的頭上。爲了迎接1200多萬人陸續進城,深圳設置了52個市際道路聯合檢疫點。1月25日開始,由交警、衛生防疫部門和基層街道“三位一體”組成的近600人執勤力量,24小時輪班值守,累計檢疫車輛逾14萬輛、人員超34萬人次。

  復工的學問

  北上廣深都是GDP總量超過2萬億元人民幣的經濟重鎮。打開門庭,很大程度上是爲了最大程度維持社會生產生活秩序。

  爲此,企業復工復產是必須的,但怎麼做到有序是門學問。

  在深圳,被稱爲“宇宙最強街道”的南山區粵海街道已收數千份復工申請。這裏孕育出了華爲、中興、騰訊等衆多國內外知名科技企業,雲集了上百家上市公司。

  可疫情之下,復工復產卻不是回到公司,打開機器就完事兒。深圳規定,企業復工要嚴格落實防控機制到位、員工排查到位、設施物資到位、內部管理到位等原則,並實行復產復工報備制度。

  位於粵海街道的深圳灣科技生態園共有500餘家企業入駐,員工超過5000人。因爲研發企業多,目前大部分企業都安排員工居家辦公,截至2月12日,到園區上班的僅600多人。在人員密集的用餐時段,30多臺挺着“將軍肚”的送餐機器人將盒飯送到園區各企業樓道中,降低了感染風險。

製圖:侯雨彤製圖:侯雨彤

  復工率高、到崗率低,這也是北京CBD的普遍特點。據北京CBD管委會走訪和抽樣調查,目前CBD總部企業絕大部分已復工,國際金融、高端商務服務、文化傳媒等重點行業的業務恢復達到九成以上。但爲了降低人員聚集和流動,很多企業仍然採用居家辦公、遠程會議、線上辦公等方式。

  擁有4000多名員工的普華永道會計事務所就開啓了預約到崗模式:如確需到辦公室,員工要在前一天向公司預約並說明理由。“通過預約方式,可以調節各部門和區域人員在崗密度,其中外地回京員工需居家觀察14天以後才能預約到崗。”普華永道相關負責人說,預約到崗模式並未影響業務開展,不久後其就將推出《2020年中國經濟及行業展望》等重磅行業分析報告。

  上海的企業,則收到了一份復工復產指南。在目前疫情形勢下,上海企業復工主要堅持“四個優先”,即對涉及疫情防控、事關國計民生、保障城市運行和羣衆生活必需的企業優先保障復工。例如上海家化的上海青浦跨越工廠和海南工廠就已順利復工,它們將優先加急生產六神抑菌洗手液等防疫物資。

  對於企業復工面對的供應鏈和人工短缺難題,有關部門前期已通過向外地企業發放公函、募集志願者等辦法,協調了一批外地原材料企業復工,以解防控物資生產企業之需。

  據官方此前公佈的抽樣調查,上海製造業企業中,80%以上企業有意願復工,這部分企業復工率約70%;軟件和信息服務業的企業根據抽樣調查,目前也有80%以上已經開始復工,總體以居家辦公爲主,居家辦公員工數量約70%。

  戰備的積累

  “廣州2003年應對過非典疫情,在防疫方面的經驗會比較豐富,這也是我選擇暫留廣州的原因。”一位在廣州定點酒店接受醫學隔離觀察的湖北籍遊客對當地媒體如是說。

  17年後疫情再次來襲。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逐步完善,讓傳染病防控從遭遇戰演變成阻擊戰。儘管仍存在許多短板和不足,但這些年來的戰備積累,讓北上廣深能夠堅定“不關門”的信心。

  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是當年抗擊非典的主戰場,時任該院院長,如今是廣州市衛健委主任的唐小平接受媒體採訪時道出了17年間的變化。

  他舉例說,當年在疫情發生早期,很多病人只能在一棟樓裏收治。現在定點收治醫院設了獨立病房,有些還有負壓病房。17年前也沒有中心吸氧,對於重症病例只能靠醫護人員把一瓶瓶氧氣搬過去進行救治,現在搶救設備已更加先進。此外,非典後醫護人員應對傳染病意識越來越強,救治能力與水平也越來越高。

  北京是另一座被非典重創過的一線城市。作爲武漢火神山、雷神山的前輩,2003年春天,僅用7個晝夜便建成的北京小湯山醫院在兩個月內收治了當時全國七分之一的非典患者,同時工作人員無一人感染,成爲當時北京市民們的集體記憶。

北京小湯山醫院改造工程。 中新社發  李新洲 攝北京小湯山醫院改造工程。 中新社發  李新洲 攝

  17年後,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小湯山醫院於農歷臘月二十九(1月23日)啓動修繕改造,近5000名建設者進駐現場。據瞭解,工程預計於2月中旬完工,並視疫情變化啓用作爲補充。

  根據此間媒體報道,目前病房區裝修基本完成進入開荒保潔階段,後勤保障區也進入設備安裝階段。而除了小湯山醫院,北京市還啓動了新冠肺炎救治定點醫院北京地壇醫院和北京佑安醫院等的改造工程,統籌兼顧戰略儲備和防控應急需要。

  與廣州和北京不同,上海面對非典時曾創下值得驕傲的防控“戰績”——1700萬人常住人口僅8人感染。非典後,上海在國內最早實行“市-中心-社區”醫院三級防護網絡,進一步爲突發傳染病防控打下基礎。

  黃浦區衛健委主任楊國威就告訴媒體,該區10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平均每家醫護人員大約五六十人,目前大都採用一二三級編組,24小時三班倒無休,人員全部投入疫情防控。他們既要在一線排摸上門排摸居家隔離人員,還要提供門診、住院等常規健康服務,減輕二三級醫院就診壓力,已成爲防疫的“網底”。

  面對傳染性更強的新冠肺炎疫情,截至2月18日12時,上海市發現確診病例333例,但近期每日新增確診病例逐步下降。18日0時至12時,上海無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

  不過專家仍提醒,現在說拐點到來還爲時過早。目前最關鍵的是,把行之有效的措施繼續落實做細,爭取無遺漏、全覆蓋。千萬不能麻痹大意、千萬不能心存僥倖、千萬不能放鬆措施。

  這三個“千萬”,不僅適用於上海,也適用於同樣面臨巨大疫情防控壓力依然打開門庭的其他一線城市,乃至全國各個地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