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官方證實 安徽阜南縣“刷白牆”花了財政近800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05:0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官方證實!阜南縣“刷白牆”花了財政近800萬

  來源:北京青年報

  編輯 | 高語陽

  1月14日,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第三集《聚焦脫貧》在央視播出,陝西省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馮新柱違紀違法行爲細節被曝光,他是落馬中管幹部中首個被提及“落實脫貧攻堅不力”。

  此外,曾備受關注的安徽阜南縣“刷白牆”事件事發地被“回訪”,更多細節披露。

  私下跟祕書說不願意分管扶貧

  2018年初,陝西省政府原黨組成員、副省長馮新柱被立案審查。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通報裏,馮新柱“對黨中央關於脫貧攻堅重大決策部署落實不力、消極應付,且利用分管扶貧工作職權謀取私利”。

  這是對中管幹部的落馬通報裏首次提及“落實脫貧攻堅不力”。

  2015年4月,馮新柱從銅川市委書記提任陝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長,分管扶貧和農業,兼任省脫貧攻堅領導小組副組長,這意味着省裏扶貧的日常工作由他主持。但馮新柱打心底裏就不願意分管扶貧。

  馮新柱說:“有畏難情緒,感覺到陝西的扶貧面很大,一年下來你要報成績是報不出來的,所以大家都願意搞一些看得見、摸得着的。我有時候悄悄跟祕書講,我說明年換屆,我都想建議能調調一下(分工)。”

  按照規定,每個省級領導都要確定一個貧困縣作爲自己的扶貧聯繫點,但馮新柱上任後的兩年時間,都沒有選定自己的扶貧點。

  直到2017年被國務院約談後,馮新柱才按照整改要求,選擇了咸陽市淳化縣作爲自己的對口扶貧點。當他第一次到淳化調研時,瞭解到的一些基層情況讓他很驚訝。

  馮新柱:“淳化縣一個村去,去了以後聯繫幹部說住院了,水利廳的一個幹部,說住院了,累得住院了。我說怎麼累成這樣了,他說我們這個村20公里,你們這個村有20公里嗎?我咋沒聽說過一個村有20公里。他說我每戶都要跑到,最近爲了要把這個表填好,所以現在累成這樣子了。”

  馮新柱到扶貧點仍然只是走馬觀花。這讓淳化縣的幹部對他的期望很快轉爲了失望。陝西省咸陽市淳化縣副縣長辛民說:“非常期盼也非常高興,但是實實在在通過2017年一年,什麼都沒做,其實他就來了三次,而且都是匆匆來,匆匆去,兩個小時左右就走了。”

  貧困戶兩年前“被搬遷”

  副省長家中搜出674張購物卡

  寶雞市眉縣的一些村子地處高山深處,交通困難,導致深度貧困。2016年,省裏計劃實施整體易地扶貧搬遷,將村民們遷入山下的新村。

  雖然村民們在2018年才搬遷到山下,但他們並不知道,在2016年底陝西省上報給國務院的材料裏已經提前兩年“被搬遷”了。當時,眉縣由於一些原因沒能如期完成這項工作,又擔心被扣分,因此虛報已經完成搬遷。

  除了眉縣之外,陝西省還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虛報搬遷數,一共涉及2038戶。兩千多戶搬沒搬並不難覈實,但馮新柱作爲分管副省長,對下面上報的材料照單全收,不採取任何把關措施就上報,結果國務院扶貧辦實地檢查時發現,實際上只有23戶遷入了新居。

  除了虛報脫貧進度,在馮新柱分管陝西省扶貧期間,還被發現貧困人口退出不精準、扶貧資金使用不規範、幫扶工作不紮實等多方面問題。

  馮新柱:“當時定了一個目標,我們說啥都不能(再)被約談。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覈,月月排隊,給每個縣排隊。縣裏也怕(排末尾)、鄉里也怕,每個人都怕。這樣就說那就先搞短期的吧,只要能夠加分的。”

  馮新柱對扶貧工作敷衍應付,甚至利用手中扶貧資金管理權謀取私利。在馮新柱的幫助下,和他關係密切的三傢俬營企業順利加入精準扶貧試點項目,每一家都獲得上千萬元的扶貧資金投資。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人員李金鵬介紹:“跟這些老闆他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他有個微信羣叫開心團,大家在一起開心,所以打麻將、吃喝玩樂、旅遊,由這幫老闆買單,那老闆買單肯定不是白買的。”

  馮新柱落馬時,從家中搜出的購物卡就多達674張,最終查明,他受賄總額高達七千多萬元。

  安徽阜南“刷白牆”花費799萬餘元

  從2018年1月到2019年3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共通報曝光了271起扶貧領域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監管不力、作風漂浮、違規決策、弄虛作假四個方面。發生在安徽阜南縣“刷白牆”事件就是其中一起典型案例。

  2018年9月,阜陽市委原主要負責同志提出3個月內徹底整治153個莊臺,並要求立馬見效。在一個月後的工作推進會上,郜臺鄉因爲整體工作進展緩慢受到了批評。會後,郜臺鄉決定先花錢刷白牆,儘快出效果。

  時任安徽省阜南縣郜臺鄉黨委書記戎澤軍:“有急功近利的思想。爲了面子、丟了裏子,好多問題沒有解決,好多莊臺路燈都沒安,斷頭路還沒修好,拿出大量的資金來進行刷白牆。”

  就在郜臺鄉緊鑼密鼓大刷白牆的時候,中央第十一巡視組來到安徽做下沉式調研。安徽省阜南縣紀委監委工作人員鞏福民介紹:“巡視組來的時候,就發現這個靠路的這一邊這個牆全部都刷白了,但是這個牆的背面還有一些地方塗了一半。有的下面塗了,上面沒有塗,還有一些情況就是外面的牆塗白了,裏面的地方沒有(塗)。”

  2018年11月,就在郜臺鄉加快進度刷白牆期間,安徽省委兩次在全省電視電話會議上嚴肅批評了一些地方刷白牆、搞面子工程,要求省紀委監委立即調查,立行立改,但時任阜陽市委主要領導仍然不以爲意,並沒有對阜南縣刷白牆的問題提出整改要求。

  在省委已經批評警告的情況下,郜臺鄉繼續刷了6700多戶的白牆。除了郜臺鄉之外,阜南縣仍有其他鄉鎮也在刷白牆。2019年1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向安徽指出該問題後,省委立即責成省紀委監委進行查處、問責,並在全省進行通報,整個阜南縣的刷白牆工程才徹底停了下來。據統計,這項面子工程共花費財政資金799萬餘元。

  阜南縣是個貧困縣,脫貧攻堅任務很重,當時在郜臺鄉“刷白牆”涉及的8700多戶中,貧困戶就有2641戶。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