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賴小民存2億多現金的"超市"曝光 別墅名車"出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05:4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金融虎”賴小民存放2億多現金的“超市”內景曝光,別墅、名車“出鏡”

  來源:北京青年報

  1月13日,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第二集《全面監督》在央視播出。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專題片中披露了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以及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羣等落馬官員的違紀違法細節,兩名“老虎”的涉案房產、物品等畫面首次公開。

  專門一處房產暗稱“超市”

  放置現金兩個多億

  “我們也曾經辦過多件金融領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賴小民(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事後查清的違紀違法的這種數額、危害程度、犯罪情節、犯罪手段,都是觸目驚心,讓人瞠目結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幹部監督室副主任陳清浦說。

  在本案調查過程中,專案組在北京某小區發現了賴小民藏匿贓款的一處房屋,裏面有多個保險櫃,存放的現金達兩個多億。賴小民爲了逃避調查,都是要求行賄人用現金交付,收錢後他自己開車來這處房子,親手放到保險櫃裏,路上還會特意多繞幾圈,以防有人跟蹤。他和一些關係密切的知情人之間,說到這處房子都是用暗語,管它叫做“超市”。

 △賴小民的“超市” △賴小民的“超市”

  賴小民說:“拿了就往那兒一放,就像經常會去超市嘛,把這個名字叫超市。就在裏面鐵櫃裏,鐵皮櫃,一分錢都沒有花,都放在那裏了,最後組織上都收了。所以我說要這麼多錢有什麼用呢,最後又不敢花又不敢用,還提心吊膽的。”

  “超市”裏藏的鉅額現金,只是賴小民違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現金,他還收受大量房產、名車、名錶、黃金、字畫。陳清浦介紹:“他用也用不了這麼多,手錶幾十塊,誰用得了?他就是想要。車也是這樣,賓利車、奔馳車、阿爾法車,一個地下車庫那幾個車都是他的,都是百萬的豪車。”

 △賴小民涉案房產、物品 △賴小民涉案房產、物品

  賴小民說:“金融行業天天跟錢打交道,而且接觸的老闆都是動不動幾個億、幾十個億、上百億的,給你點錢對他來說小菜一碟,自己來說覺得我支持他這麼大,都是幫他發展起來了,我自己也是覺得很正常的了。有的時候老闆他買了跟你說,我最近買了好多房子,在哪個地方,地段很好,就張口就說了,他一說都無所謂,反正這麼多房子給你一套。你跟他要一套,或者車子這個不錯,我喜歡開這種車,留在我這吧,當時就非常麻木了。”

  任人唯親

  從管理層到食堂大廚都是“老鄉圈”

  華融公司是一家經國務院批准,由財政部控股的國有非銀行金融機構,主業是經營處置國有銀行的不良資產。但賴小民激進經營,急速擴張,開設幾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發展成擁有銀行、證券、信託、投資、期貨、金融服務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團,嚴重偏離主業,甚至違背國家政策,參與一些明令禁止國有金融機構涉足的項目。

  賴小民在追求政績的同時,也從中瘋狂謀取個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預下,華融公司向與他存在利益輸送關係的私營企業提供了大量資金。

  華融國際原總經理白天輝說:“有很多項目都是賴小民直接交代的,都是他的朋友的,有些時候爲了完成領導交代的任務,把一些從市場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和點,要麼是忽略了,要麼是給美化了。”

  金融行業的專業性、分業監管帶來的空檔,加上賴小民有意逃避監管,使得外部監管難以抵達,而華融公司的內部監督也形同虛設,並沒有發揮作用。

  賴小民說:“黨委書記、董事長、法人都是我一個人挑,紀委書記都還是自己黨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權威啊?紀委書記是我的黨委委員,我的部下,他很難監督我,說句實話。”

  按規定,國有企業的“三重一大”事項必須上黨委會集體決策,但賴小民卻經常自己直接拍板,即使上會也是獨斷專行,聽不進任何反對意見。

  華融國際原董事長汪平華介紹:“基本上都是老賴說啥就是做啥,我們個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績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內部集團發展,你想獲取多大資金支持,實際上都是老賴一支筆說了算。你要是說在這個事情一次能頂他,如果頂兩次、頂三次,我估計你工作崗位就調整了,因爲我們也有活生生的例子。”

  賴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權,排擠異己、任人唯親,將國有企業當作自己的私人領地。賴小民是江西瑞金人,從管理層到食堂大廚,很多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鄉圈的人。白天輝說:“基本都是他的老鄉。所以個人色彩很濃,並且他也不掩飾自己這種獨斷專橫,很享受這種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這種感覺。”

  一次收取價值1600萬北京房產

  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羣在鏡頭前說:“成了一把手,就在那個時候自己的思想有了波動,犯罪源頭的思想苗頭已經出來了。那麼我要走一條既要能當官,又要能夠發財的所謂中間之路。”

  2019年1月31日,法院一審開庭,檢察機關起訴白向羣涉嫌貪污、受賄、內幕交易等多項罪名,違法所得超過1億元。

  白向羣回憶了他收受的第一筆賄賂:“當時是自治區團委書記。蓋辦公樓,這個老闆找到我,也不錯關係,就說是想幹這個活兒,日後要給我錢,自己也是經受不起這個誘惑,這樣就走出了犯罪的第一步。”這第一筆賄賂就高達105萬元。

  2003年到2011年,白向羣在烏海市擔任市長、市委書記期間,用這片“烏金之海”的資源,爲自己換取了大量“黑金”。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九監督檢查室副主任陳正雲介紹:“他在烏海任職期間,大肆插手煤炭資源配置,通過審批煤炭資源、礦產資源開發、房地產開發來撈錢。在本案中涉案的37個老闆當中,有20個老闆都涉及到資源配置。他爲一個內蒙古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杜某某進行煤炭資源配置,就收取了價值1600多萬的北京房產一套。爲廣東一個老闆進行煤炭資源配置,收受500萬用於在北京買一個別墅。”

 △白向羣涉案房產 △白向羣涉案房產

  案發時,查獲白向羣在呼和浩特市、北京市、海南省等地實際控制房產十多套,其中不少面積巨大、裝修豪華。這一套套房產,都是他做“一把手”期間,或直接收受、或用違法所得置辦,或和老闆之間以小換大、以舊換新等方式變相受賄得來的。

  此外,白向羣還買官賣官,收受30多名幹部數百萬元的錢財。

  家中查獲1000多瓶名貴酒

  白向羣愛喝酒是出了名的,不少老闆也就投其所好,以高檔名酒相送,白向羣也來者不拒。曾經有一名老闆一次就送給他30箱茅臺。除了收禮,白向羣還用公款買酒,落馬時從他家裏查扣的酒就有1000多瓶,幾乎都是貴重的名酒。

 △白向羣案查獲的名酒 △白向羣案查獲的名酒

  陳正雲介紹:“(白向羣)四次動用公款六百餘萬,購買各種高檔的白酒、紅酒。特別是2010年5月份作爲參加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代表團到上海蔘加世博會,看中了世博會裏面一種紀念酒,叫做‘和平時代 醉美中華’系列茅臺酒,就讓(下屬)動用政府資金九十餘萬,購買了一個系列一共81瓶。”

  白向羣曾經說過一句話:要趁在位的時候把退休後喝的酒都準備好。

  “自己願意喝酒,也願意喝好酒。現在來想很可悲,收了這麼多的錢,換來的結果呢?一間牢房一張牀,收了那麼多的酒想着天天喝,一天三頓牢飯,一回想起這些,自己可以說是痛不欲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