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拆彈”中小銀行風險 如何實現慢撒氣軟着陸?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26日 03:5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拆彈”中小銀行風險,如何實現慢撒氣、軟着陸?

  來源: 國是直通車

  2019年還有一個多月時間即將結束,這一年是金融行業集中整治的一年,也是金融風險由快速累積逐漸轉向高位緩釋的一年。

  從包商銀行被託管、錦州銀行被重組、恆豐銀行獲匯金公司入股,到河南伊川農商行、營口沿海銀行相繼出現風險事件,中小銀行的安全性問題被推上風口浪尖。

 中新社記者 張興龍 攝 中新社記者 張興龍 攝

  中小銀行經營狀況如何?金融系統是否有足夠工具應對個別機構出現的流動性風險?政府、銀行如何穩妥處置和化解各類風險?國是直通車採訪多位金融專家對上述問題作出解答。

  中小銀行經營狀況如何?

  中國中小銀行的經營狀況可以用一組數據來描述。

  ——4000餘家中小銀行。

  目前,全國有4000餘家中小銀行,包括各地的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信用社、農村合作銀行、村鎮銀行、民營銀行、外資法人銀行等,他們是整個金融系統的“毛細血管”,在落實普惠金融政策、支持中小企業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10.25%,貸款損失減值準備1.74萬億。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中小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10.25%,貸款損失減值準備1.74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24.4%,今年前三季度中小銀行實現淨利潤4483.5億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超過99.2%的中小銀行流動性比例高於監管要求。

  央行有關部門負責人25日對記者表示,目前金融市場運行平穩,中小銀行整體經營穩健,資本和撥備水平充足,流動性整體充裕,抵禦風險的“彈藥”充足。

  中小銀行經營狀況相對穩健,與過去一年國家“精準拆彈”中小銀行風險離不開。

  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接受國是直通車採訪表示,過去一年,國家針對中小銀行存在的流動性風險實施了“精準拆彈”的辦法。以包商銀行爲例,在出現嚴重信用風險後,國家果斷實施接管,發揮了及時“止血”作用,最大限度保護了存款人和其他客戶的合法權益,同時也避免了風險跨市場、跨機構間轉移,對社會的不良影響降至最低。

  宗良還特別提到“存款保險制度”在化解風險方面的積極作用。在包商銀行被接管後,接管前的個人儲蓄存款本息由人民銀行、銀保監會和存款保險基金全額保障,接管前的5000萬元(含)以下的對公存款和同業負債,本息全額保障,5000萬元以上的對公存款和同業負債,由接管組和債權人平等協商,依法保障。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教授何平認爲,存款保險制度的實施,是市場化金融體系建設的必然選擇。首先,它保護了存款人的權益,在銀行出現風險關閉的情況下,給予存款者以償付保護。其次,進一步完善和強化了國家的金融安全網,增強金融業處置和抵禦風險的能力。第三,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對大小銀行客戶實施同等額度的償付金額,有利於建立多元的多層次的銀行體系。

  據瞭解,目前,世界上已有14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存款保險制度。當個別金融機構經營出現問題時,存款保險基金依照規定對存款人進行及時償付,保障存款人權益,它是保護存款人權益的重要措施,是金融安全網的重要組成部分。

  除了國家對高風險機構“精準拆彈”,銀行業金融機構對不良資產的分類也更加審慎,已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全部納入不良貸款,部分銀行將逾期60天以上貸款也逐步納入不良貸款,不良貸款率的上升,使得銀行撥備計提力度加大。

  風險要“慢撒氣、軟着陸”

  在全球經濟金融動盪和風險點增多,國內經濟增速有所放緩的背景下,競爭力相對較弱的中小銀行仍然存在風險暴露的可能。

  何平接受採訪指出,不同於大銀行擁有大量的優質客戶,中小銀行面對的中小企業對外部市場的衝擊更爲敏感,承擔風險的能力也相對較弱,尤其在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中小銀行面臨的風險相對更高。

  除了外部環境,中小銀行自身管理的不規範也是爆發風險的重要原因。

  包商銀行的核心問題是,大股東違法違規佔用大量資金,形成逾期,長期難以歸還,導致出現嚴重的信用危機。錦州銀行核心問題是股東關聯貸款額度大,長期依靠同業負債激進擴張,加上內部管理制度漏洞,審計師無法出具意見導致年報一再推遲,進而引發市場不信任。

  總體而言,股權結構、信用違約、同業業務、表外業務等方面仍然是中小銀行風險的高發區。

  針對中小銀行可能爆發的風險,央行已經通過多種方式向市場投放流動性,建立了包括再貼現、常備借貸便利、存款準備金和流動性再貸款在內的防範中小銀行流動性風險的“四道防線”,這對穩定市場信心,保持貨幣、票據、債券等金融市場平穩運行起到了重要作用。

  然而,依賴“外力”只能一定程度上緩解風險,要想真正化解風險,必須通過增強“內功”最大程度上防範流動性風險的暴露。

  宗良認爲,中小銀行需要進一步完善自身經營治理機制,加強內部財務約束,不斷提升自身競爭力。特別是,在競爭力相對較弱的情況下,中小銀行更要通過精細化、特色化經營保障業務的穩健發展。

  何平則指出,中小銀行要明確應該做什麼和不應該做什麼。從大的方面來講,金融機構應該服務於實體經濟,不應該讓資金在金融體系內空轉而不流向實體經濟;從金融機構本身而言,金融機構應該要把自己真正當做一個市場主體,將收益性、風險性、安全性結合起來,不應該認爲是國家機構,由政府兜底;從具體業務而言,金融機構應該回歸傳統業務,不應該投向P2P業務以及大量非標業務。

  何平認爲,中小銀行面臨的風險,既有增量的風險,也有過去多年積累的存量風險,在處理風險的過程中,首先要更加嚴控增量風險,在增量風險得到有效控制的條件下,進一步化解存量風險。在化解風險的過程中,要把握政策的節奏和力度,政策過緊,會發生“處置風險的風險”,政策過鬆,風險則會集聚難解。

  前述央行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整體看,中小銀行風險應對能力不斷提升,風險防控的主動性、前瞻性有所增強。央行表示,下一步將持續關注中小銀行流動性狀況,加強市場監測,不斷加大對中小銀行的政策支持,推動中小銀行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提高風險防控水平,實現中小銀行健康可持續發展。(張文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