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他從勞改犯逆襲成重慶首富 "造車夢"碎陷晚年危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02:2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從勞改犯逆襲成重慶首富,一朝“造車夢”碎陷入晚年危機,但這個大佬不需要同情

  來源:環球人物

  “沒有夢想的老闆,跟酒囊飯袋有什麼區別?”

  |作者:阿曄

  “人生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大器晚成。”

  對尹明善來說,這句話可能是對他成爲重慶首富之前的人生最精準的形容:

  23歲入獄,坐牢18年,直到47歲才下海創業,只用了3年就成爲重慶最大民營書商;

  54歲時突然改行,一頭扎進了摩托車行業,花了9年時間,他再一次成爲行業老大;

  72歲時,一般人都開始安享晚年的年紀,他帶領力帆集團上市,一舉登上“重慶首富”的寶座!

  可惜,幸運之神並沒有一直眷顧尹明善——他最近陷入了暮年危機,一手打下的江山變得危機四伏。

  今年第三季度,力帆的業績暴跌20倍,鉅虧26.33億,總負債178.63億,負債率高達78.3%,甚至屢次傳出要破產清算的消息。

  供應商堵門討債,經銷商提車無期,員工則表示兩個月沒發工資,生產基地處於半停工狀態……種種跡象表明,力帆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兩年前,尹明善宣佈自己退休時,一定沒想到,自己80多歲了,還得不停出面收拾這樣一個“爛攤子”。

  “手持長矛,

  向命運的風車挑戰”

  雖幼年喪父,但出身於重慶涪陵鄉下一個小地主家的尹明善,童年倒也沒吃多少苦。

  直到1950年,12歲的他被“運動”到一個荒山頂上棄用的茅屋裏居住,一塊薄地、幾個鍋碗,生存難以爲繼。迫於無奈,他只能走街串巷吆喝賣鋼針賺一些生活費。

  不久後,他隻身一人到重慶求學,沒想到後來竟成了“學神”——高一沒念完就解完了整個高中階段的數學題,然後開始自學大學數學專業的課本。老師覺得,“尹明善這樣的天才學生一定會成爲一個非常成功的科學家。”

  可命運偏偏喜歡捉弄人。

  1958年,正在讀高三的尹明善因被揭發“有右派言論”而被踢出學校,3年後又上升爲“反革命”,被判勞動改造20年,囚於重慶長江邊的一個小塑料廠。

  但即便身陷囹圄,尹明善也從未放棄過學習和讀書。

  18年後,他終於等來了“平反”的那一天。一位官員過來對他說:“尹明善,你還年輕,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了!”

  他激動地在筆記本上寫下一句話:“在青春的世界裏沙粒要變成珍珠,石頭要變成黃金。”經受過磨難的他依舊樂觀,覺得“姜子牙80歲出山,我今年41歲,一切都不算晚”。

  之後,他當過英文翻譯、電大老師、雜誌編輯,47歲時下海做圖書,以出版《中學生一角錢叢書》積累第一桶金,短短3年後便成爲重慶最大的民營書商。

  尹明善說,他最滿意的就是自己這“一顆腦袋”。

  1992年,尹明善敏銳地發現了摩托車行業中的藍海。這一年,他已經54歲了,還是不顧一切改了行。

  “如果說以前我是被生活的潮水裹挾向前的話,現在我該做自己真正的事業了,像騎士堂·吉訶德那樣,手持長矛,向命運的風車挑戰。”

  他註冊成立了轟達車輛配件研究所,將此前賺來的20萬元全部砸進去,帶着區區9個人,租了一個不足40平米的房間當廠房,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一定要創造出全中國都沒有的發動機。

當年的轟達研究所當年的轟達研究所

  儘管是新接觸這個行業,但尹明善知道,掌握核心技術才是決定生死的關鍵,因此只要他一賺了錢,就立馬加大研發投入。

  功夫不負有心人。1994年,他們造出了全國獨一無二的100毫升四衝程發動機,有了專利;1995年,別人生產的發動機還是用腳踏方式啓動,他們卻研發出電啓動發動機,轟動市場。

  就這樣一步一個腳印,2000年,公司順利完成由“轟達”到“力帆”的變身,正式成爲該領域的龍頭老大。

  3年後,尹明善當選重慶市政協副主席,成爲改革開放後第一位步入省部級高官行列的民營企業家。

  朱鎔基到重慶視察時,稱讚他是一個成功的民營企業家。後來,溫家寶也表揚道:力帆迎難而上、逆勢而上、創新而上。

  尹明善一時風頭無兩。

  首富的“造車夢”

  隨着社會發展,“兩輪”變“四輪”逐漸成爲潮流。

  “到處是豐田,遍地桑塔納,問問力帆人,我們該幹啥?”風頭正勁的尹明善越戰越勇,心中也有了一個“造車夢”,甚至放話說:“沒有夢想的老闆,跟酒囊飯袋有什麼區別?”

  65歲那年,他毅然決然地選擇再一次冒險——收購重慶專用汽車製造廠,並改名爲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鐵了心要打造出來一輛完全自主的轎車。

  當時,不少人都相當看好這個曾經掀起過商場風雲的大佬,期待看到他在汽車行業再次締造時代神話。

  開局似乎還不錯——2006年,第一輛力帆汽車力帆520在全球同步上市。之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尹明善便與俄羅斯、尼日利亞、阿爾巴尼亞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簽下了力帆520的銷售定單。

  2010年,力帆登陸了上海證券交易所。儘管上市時間比比亞迪晚了8年,比吉利晚了5年,但當時已經72歲的尹明善還是很欣慰,自豪地把這次上市稱之爲自己的“第二次創業”。

  他感慨萬千:“我以前自卑過,因爲家庭出身不好;後來自傲過,因爲學習非常好;再後來被關到監獄裏,又一次自卑;現在自己的企業上市了,會不會再次自傲呢?我想不會,畢竟經歷過太多太多了。”

  上市之後,成爲重慶首富的尹明善並沒什麼變化,看起來也不怎麼興奮,依舊按時上下班,保持着節儉作風,“工作餐也就是盒飯和方便麪”。

  但實際上,尹明善早就變了,而正是這些變化,給力帆埋下了“雷”。

  當年造摩托車發動機的時候,他把座右銘塗在企業大牆上:“獲利路有三,壟斷我無權,投機我沒膽,創新求發展。”他寧願花費巨大的時間、金錢、人力成本也要搞好核心技術。

  而這個成功祕訣卻在造汽車的時候被拋諸腦後。多年來的順風順水,讓力帆不願再選擇最難的那條路。

  他們省掉了高昂的設計費,直接“複製粘貼”寶馬MINI有了力帆320,“山寨”寶馬3繫有了力帆620,“參考”福特新款S-Max有了軒朗,“借鑑”漢蘭達有了力帆X80……

  他們也不再願意費錢做研發。近5年來,力帆的研發投入均不超過10億元,且呈現逐漸下降的趨勢。研發支出佔營收比例也維持在5%左右,只有2016年達到9%。而去年,比亞迪的研發投入是49億元,長城也達到了17.4億元……

  不好好做研發,就意味着很難有拿得出手的產品。力帆旗下車型多達十幾款,產品佈局完整,卻始終沒有一款爆款車型,且質量問題頻發。

  2015年,一輛力帆520轎車和一輛公交車相撞後,力帆520的後軸帶車輪以及排氣管竟然完全處於分離狀態,力帆由此深陷“掉輪門”↓↓

  2016年,在汽車之家發佈的《中國乘用車市場整車質量表現研究報告》中,力帆汽車以658.2的故障係數排名榜單倒數第四,大幅高於行業平均的486.9(故障係數越高,質量越差)。

  春江水暖鴨先知,尹明善意識到了危機的存在。

  於是,2015年,他左思右想尋摸了兩個突破口——

  一是共享汽車,出資1000萬元創建了重慶盼達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結果沒有足夠多的現金流,玩不起燒錢大戰,黃了;

  二是新能源,大手筆修建換電能源站,結果2016年因爲數千輛新能源汽車電池標示不符引發騙補1.14億元事件,被取消新能源汽車補助資格,以及取消該款型號的新能源汽車生產資格。

  恐怕尹明善也只能無奈感嘆:屋漏偏逢連夜雨。

  選不出的接班人,

  放不下的“權杖”

  也許是因爲接二連三的打擊,尹明善開始認真思考接班人問題。

  他膝下有一兒一女,均在力帆擔任董事職務,也兼任力帆控股旗下多家公司的董事。在他內心深處,還是希望由兒女接班。但無奈,倆孩子都不是靠譜的接班人。

  兒子尹喜地在網上自稱“精彩哥”,因對超跑有着近乎狂熱的癡迷而廣爲人知。

 尹喜地(黃圈內)參加中國頂級跑車聚會。 尹喜地(黃圈內)參加中國頂級跑車聚會。

  2009年,力帆集團投資俱樂部緊縮銀根,尹喜地卻一擲千金,花了3000萬買下一臺布加迪威龍,成爲中國第一輛布加迪威龍的擁有者。而在他的車庫中,還停着30多輛豪車……由此,尹喜地喜提一頂“敗家子”帽子,至今也沒摘下來。

  尹明善則公開表示:“我從來沒有考慮指定兒子接班,他是新派人物,對經營企業的興趣並不那麼濃厚,不像我是個工作狂。”

  女兒尹索微倒是比較低調,但無功無過,也並非是一個好的接班人該有的品質。尹明善只能無奈表示:我女兒才30多歲,還沒成熟,等成熟了再說……

 尹索微 尹索微

  任正非有女兒孟晚舟,宗慶後有女兒宗馥莉,魯冠球有兒子魯偉鼎,李書福有兒子李星星……這些“商二代”們都長成了父親的得力助手,再加上公司的諸多高管,任正非甚至曾擔憂“華爲接班人太多了”。

  對比一下,尹明善真有些心酸。

  “每一個企業都想可持續發展,都想辦百年老店,但是有一個殘酷的現實,就是富不過三代。”

  “即使兒女有這個意願(當接班人),但沒有這個能力,我也不會在董事會上提出來這樣的要求。你夠條件就當董事長,不夠條件就當大股東,該分多少錢分多少錢。”

  經歷了一系列心理建設,尹明善最終決定在家族外選擇接班人。

  2017年,79歲高齡的他把力帆交給了牟剛領導的職業經理人團隊,宣佈退休。

 尹明善(中)卸任後,牟剛(右)接棒力帆董事長一職,馬可出任公司總裁。 尹明善(中)卸任後,牟剛(右)接棒力帆董事長一職,馬可出任公司總裁。

  但這個倔老頭似乎總是不放心,時不時就要插兩手。他認爲:“目前的現實是還退不下來”,“新班子才上了半年多,本來我是完全放手的,但他們有些事總是要來找到我……”

  在職業經理人的打理下,早已千瘡百孔的力帆沒能創造奇蹟。2018年,力帆被曝資金鍊斷裂、拖欠經銷商款項。

  風雨飄搖之際,大權再次回到了尹明善手中。雖然他是以“救火”的名義出山,但外界還是覺得有些許耐人尋味。

  更引人關注的是,尹明善一出馬,就把一片慘淡的業績變爲“盈利2.5億”,淨利潤還同比增長48%。光看這結果,誰不讚一句:尹老爺子,真乃神人也!

  但其實在這番“紅火”景象的背後,操作很迷,總結起來就兩招——瘋狂甩賣+政府輸血。

  比如突然宣佈搬遷工廠,把原本佔地740畝的廠房給賣了,作爲收購方的重慶市兩江新區土地儲備整治中心立馬轉賬24億元,力帆因此確認資產處置收益20億元;

  再比如轉賣股權,將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100%股權轉讓給重慶新帆,轉讓價爲6.5億元,又確認投資收益 6億元。

  總之,接二連三的操作之後,本該出現在年報上的“血虧”就變成了“盈利”……

  可惜,再厲害的操作也不過是在粉飾太平,力帆的危局仍舊無解。

  對如今的尹明善來說,《從頭再來》的歌詞——“昨天所有的榮譽,已變成遙遠的回憶。勤勤苦苦已度過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風雨”,似乎就是他本人的真實寫照。

  然而問題是,再過2個月就82歲的尹明善,真的還有心力從頭再來嗎?

  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