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紐約時報這篇黑中國文章 讀者諷刺得非常形象到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9日 17:01   環球時報

  原標題:看了紐約時報這篇黑中國的文章,讀者諷刺得非常形象到位

  近日,美國《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非常怪異的報道,稱意大利國內的“極右翼”排外主義思潮,之所以近兩年能快速崛起,是中國的經濟發展導致的。

  有讀者看了後表示:這不等於在說,“德國納粹的怒火,是猶太人導致的”麼?

  在這篇題爲“意大利爲何‘右轉’,中國經濟衝擊埋下根基”(英文標題爲“意大利極右翼怒火中的中國根源”)的報道中,《紐約時報》宣稱,意大利的極右翼政黨“聯盟黨”近些年在意大利政壇中的崛起是受意大利與日俱增的排外情緒的影響,“但這種變化的根基,在數十年前就已經打下了”——這個“根基”便是中國的崛起。

《紐約時報》報道原文截圖《紐約時報》報道原文截圖

  接下來,在這篇大約3000字的報道中,《紐約時報》的記者將全文主要的篇幅,都用來“闡述”中國這個距離意大利1萬多公里的國家,是怎麼導致後者國內的極右翼勢力崛起的。

  其切入點,是依靠紡織業生存的意大利城市普拉託(Prato)。

  該報宣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隨着歐洲的重建,普拉託及其紡織業曾一度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期,當地人的生活不僅富足,很多人還都支持意大利共產黨在當地執政,因爲這個左派政黨能增加就業並確保人們的福利和醫保。

  但自上世紀90年代起,中國的發展和隨後10多年的“入世”,卻給普拉託人帶來了“危險”乃至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些意大利人發現,歐美國家開始不再找他們下訂單,而是選擇了廉價的中國紡織產品。結果,普拉託當地的紡織廠只能一個個倒閉,工人失業,這座曾經欣欣向榮的意大利城市,如今卻讓當地人“看不到未來”。

《紐約時報》報道原文截圖 《紐約時報》報道原文截圖

  接着,《紐約時報》又稱,過去幾年裏大量中國移民的到來,也加劇了普拉託居民的不滿。儘管中國接手了在當地垮掉的紡織業,但當地人還是認爲中國人搶走了他們的工作。他們不願意給中國人打工,並懷疑中國人沒有依法納稅和支付工人工資。

  更令他們無法接受的是,他們認爲中國人以及非洲移民,正在把普拉託這座意大利的城市變得越來越沒有“意大利味”——即便是出生在當地的意大利華人二代,在本地人看來也不是真正的意大利人。

《紐約時報》報道原文截圖《紐約時報》報道原文截圖

  以上,在《紐約時報》看來,便是意大利人會從原來支持左翼政黨,到如今倒向“極右翼”勢力的“根源”,即“中國”。

  在《紐約時報》這篇文章的評論板塊,該報“精選”出來的評論也大多是在指責中國並批判“全球化”的。

  其中獲得最多“推薦”的一個評論就稱,全世界有很多國家都成了中國這種“擴張式”的經濟發展模式和“全球化”的“受害者”。

  還有人稱普拉託已經成爲了一個中國的城市,雖然這個城市在地理上還屬於意大利,但裏面的產品都是中國人的工廠製作的,這對於當地的社區和經濟“打擊太大了”。

  但在境外社交媒體推特上,《紐約時報》這篇報道卻引起了強烈爭議。

  認可這篇報道的人包括在英國BBC供職的華裔媒體人馮兆音。她認爲《紐約時報》這篇報道寫得很好,是她“在很長一段時間裏讀到的最好的一篇關於中國影響力的新聞文章”。

  但來自意大利、目前在香港供職,且非常排斥中國政府的記者Ilaria Maria Sala,反而認爲《紐約時報》的這篇關於自己老家的報道,寫得“太爛了”。

  “將意大利的經濟問題怪給中國…。往好聽了說是太偷懶了,往難聽了說就是種族主義”,她在自己的推特賬號上寫到。

  其他一些推特上的網民,也並不認可這篇文章。例如下圖中這位網民就認爲《紐約時報》的報道是在給極右翼勢力“洗地”,並追問該報的記者說:你們這文章,不等於就是在說“德國納粹的怒火,是猶太人導致的”麼。

  還有網民表示,這報道的立意,和天天把美國一切問題都怪罪給外國的美國總統川普沒有區別。

  對於這些網民的追問,《紐約時報》的記者辯解說,他們這篇報道並沒有怪罪中國和中國人的意思,也不是在給極右翼勢力“洗地”,稱自己只是在報道“事實”,而且他也採訪了意大利的華裔企業家,也報道了他們的觀點。

  該記者還稱,他在文章裏還寫了意大利人倒向極右翼勢力的原因很複雜,有腐敗、開支緊縮和人口老齡化等一系列問題,並不只是在指責中國。

  但耿直哥檢索發現,在《紐約時報》這篇報道中,意大利華人的聲音在這篇近3000字報道的結尾才出現,總共爲4小段共136字。

圖爲《紐約時報》報道中給出的意大利華人的觀點,在這篇近3000字的報道僅有136個字 圖爲《紐約時報》報道中給出的意大利華人的觀點,在這篇近3000字的報道僅有136個字

  我們還發現,儘管《紐約時報》這篇報道確實也提到了意大利“極右翼”勢力崛起的其他原因,但這些原因在這篇近3000字的報道中只出現過兩次,一次54個字,一次59個字,總共113個字。

圖爲《紐約時報》報道中給出的意大利人倒向極右翼的其他因素,僅爲兩小段共計113字圖爲《紐約時報》報道中給出的意大利人倒向極右翼的其他因素,僅爲兩小段共計113字

  另外,除了“意大利爲何“右轉”,中國經濟衝擊埋下根基”(英文標題爲“意大利極右翼怒火的中國根源”)這種明確將責任指向“中國”的大標題,以及“中國衝擊”和“中國移民的意大利製造”這樣的分標題,我們發現“中國”和“中國人”這兩個詞在這篇文章的正文部分裏分別出現了13次和21次,是這篇文章中所有關鍵名詞中出現率最高的。

  相比起來,意大利的極右翼政黨“聯盟黨”在文章中只出現11次,右翼一詞出現5次,種族主義只出現了兩次,排外主義(Xenophobia)則一詞沒有出現過。

  因此,我們認爲《紐約時報》的記者辯稱這篇報道不是在怪罪中國和中國人的說法,並不成立。這篇報道不論從標題、文章架構內容,以及文章發佈後《紐約時報》“精選”出的評論來看,都是在把意大利“極右翼”勢力的崛起,怪給距意大利1萬多公里外的中國。

  其實,客觀地說,中國這麼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後發國家,其在20世紀末的快速發展和崛起,勢必會影響到歐美髮達國家原本的經濟格局。這是中國的體量及其14億人的人權所共同決定的。但中國的崛起,也給世界帶來了更多的機會和更廣大的消費市場。

  然而,一些歐美髮達國家卻選擇躺在過去的功勞簿上,拒絕順應新的形勢做出改變。他們的決策者沒有與中國合作開拓新機遇的魄力,有的只是通過民粹煽動民衆焦慮情緒,再如同“割韭菜”一般收割他們選票的“政治小聰明”。這才導致他們不僅經濟裹足不前,思想也愈發極端。

  遺憾的是,《紐約時報》未能去深入探討這個深刻的經濟議題,而是“以偏概全”甚至“偷換概念”地,將意大利等西方國家的問題直接怪給了中國。不知這是反映出西方媒體的水平在日漸衰落呢,還是暴露出西方社會對於發展中國家崛起的某種“根深蒂固”的“自私”呢?

圖自視覺中國 圖自視覺中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